跳到主要內容

社會保險迷思與政治謊言


文:吳莉瑋
圖:live w mcs via photopin cc

最近勞保基金可能破產的話題終於受到關注,事實上,這類由政府承辦的社會保險,從來都不是,也不會成為真正的「保險」,相反地,政府口中負有重要使命的社會保險,實質上是一種冠上空頭支票的強迫徵稅。

以勞保為例,想像一下如果有一間保險公司提出一份不簽契約的保單,保費強迫徵收,但是理賠項目與給付條件隨時可以變動,內容長這樣:
  1. 投保費率由保險公司訂定,隨時可能變動。註1
  2. 保險費無條件地由投保人稅前薪資裡「強迫」扣除,否則就犯法。註2
  3. 理賠項目與給付資格由保險公司訂定,給付規則可能隨時(因修法)而改變。
只要是頭腦還有點理智的人都看的出來,提出這種保單的公司,肯定招不到顧客,即使不倒閉也有敲詐犯罪嫌疑。但政府主辦的社會保險卻沒有這種問題,因為政府擁有執法、立法以及印鈔票等等特權,除了能夠強迫人民付保費,還能隨時通過立法或者是行政命令修改繳費與給付規則,要是真的入不敷出,更可以利用提高稅收、大幅舉債或是新印紙幣等手段完成給付。

其結果就是,所有保險人被強迫收取的費用,實質上等同於另一種強迫徵稅,這些保費首先會進入保險基金供政府花用,當遇到需要支付理賠的狀況時,除了理賠項目和給付規則隨時都會變動等不穩定性,就連好不容易拿到的給付金,也可能是政府運用提高其餘稅收、舉債、新印紙鈔等通膨手段所產生的「新錢」,這些「新錢」在輾轉落到被給付人手中時,實質購買能力早已縮水。

由於國家獨佔許多特權,能無條件地向所有人民收稅,而且也不像一般企業要靠競爭與服務才能存活,人民無從選擇甚至是無法拒絕眾多無效率與不切實際的國家服務,社會保險就是典型的國家制度困局。

這類國家問題並不只在台灣發生,《The Free Market Reader》中的 Lies, Damned Lies, and Social Security 一文,談到美國的社會保險制度問題,對照台灣目前的社會保險困境似曾相似,以下為該文的拙譯。

謊言、該死的謊言與社會保險│Lies, Damned Lies, and Social Security

作者:Patrick W. Watson
譯者:吳莉瑋

美國聯邦政府可能會稱呼「社會保險」為退休計畫,但它事實上是不健全、不公平、不可行也不道德的財產重新分配系統。它使美國破產、毀滅而不提供財政安全。

羅斯福在 1936 年推行社會保險。一如往常樂於違憲的國會也保證「社會保險會對所有可能導致貧困的危害提供保障」。但社會保險並沒有為此提供保障,而是提高了導致貧困的危害。

社會保險的負擔,就像地震開始前的小震動一樣,起初幾乎無法察覺。1937 年,稅率為第一個 3000 美元的 1%,最高為每年 30 美元,並由雇主支付。

在戰後幾年,國會和總統逐步增加福利項目使社會保險漸漸成長,直到它成為一個綜合性的政策買票。國會屢次通過全面性福利增加 7%(1965)、13%(1967)、15%(1969),然後在1972年將福利增加與消費物價指數綁定,產生了一年一度的「生活成本調整」。

社會保險的稅率當然也同步成長。1397 年每年最高稅額為 30 美元。1970 年每年最高稅額變成 374.40 美元,成長超過 1000%。有先見之明的《Social Security Fraud》作者 Abraham Ellis,在 1971 年提出當時被稱為右翼危言聳聽的預測:到 1987 年,稅率將上升至第一個 15000 美元的 5.9% (或 885 美元)。他錯了,實際上,1987 年的稅率為第一個 43800 美元的 7.15% (或 3131 美元)。即使是 Abraham Ellis 這樣的悲觀主義者,也是 300% 過於樂觀。

社會保險計畫剛開始時,每 100 個人支付保險金,只有 3 個人提領福利金。到 1985 年,這 100 個人所支付的保險金,需負擔 32 個人的福利金支出。這一收支比隨著出生率急遽變化,到 2030 年時,每 100 個人支付保險金將負擔 52 個退休人口的支出。隨著時間的推移,工作人口與退休人口比由 33:1 變成 3:1,而後更糟。

1987 年 7 月,美國人民的平均年齡為 32.1,達到歷史高點。成長最快速的族群介於 35 到 44 歲:戰後嬰兒潮。到了 2010 年,這一批人口將開始退休。屆時還有福利金可提領嗎?也許吧,但只在其他人的巨大成本下。

社會保險的支付來自於社會保險基金。其運作方式為:你的雇主就像沒有領政府薪水的課稅專員,直接扣除你 7.5% 的薪資,湊足每年 45000 美元後,將這些錢全數送往華盛頓。社會保險管理局將這些收入存放到國庫,得到一些在未來某個才支付的 IOU(國債)。國會和總統接著把這些現金花在菊苣研究或者是其他在職提升計畫。

當這些國債在 20 或 30 年後到期會發生什麼情況呢?美國政府自己當然沒有錢可以支付。它只能透過更多的稅收、更多的國債或者更多的通貨膨脹來償還社會保險基金。這一切都來自於納稅人的皮夾。

第一個在社會保險下退休的人是 Ida Fuller 女士。當她在 1939 年退休時,她只拿到 22 美元。她在 1940 年 1 月 31 日拿到第一張支票:22.54 美金。Ida Fuller 活超過一百歲,而這些支票也如同羅斯福保證的那樣繼續提供。在她共計 34 年的退休時間中,社會保險支付超過 20000 美元。

像 Ida Fuller 這樣長壽的人曾經是少數,但現在長壽已經變成常態。即便有越來越多的人超過 80 或 90 歲,但法定退休年齡始終是 65 歲。為什麼?因為獨裁德國總理俾斯麥在 1880 年代推出的社會保險計畫將退休年齡定為 65。但當時德國的平均壽命為 45。

在美國,1776 年出生的小孩平均壽命為 35 歲。即使到 1950 年,超過 65 歲的人口僅佔 7.7%。但是這個數字目前上升為 12%,預估在 2020 年將成長到 17.3%。

Neil Howe 在《American Spectator》說道,目前沒有可信的預測能夠提出下一世紀的公共醫療保健支出,即使是保守估計的圖表。不過,他認為,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到 40 年後,20 或 30% 的工資稅僅夠支付 Medicare 或 Mediaid 等醫療保險,若是加上現金支付,你的稅前收入約將損失一半。沒有人會認真相信將會出現這樣的稅。更有可能的是,我們不是選擇劇烈改變這個系統,就是經歷一場經濟崩潰。

社會保險建立於謊言、偷竊和脅迫。請注意,社會保險的依據為聯邦社會保險捐款法(FICA, Federal Insurance Contributions Act)。事實上,社會保險是一種稅。你需要依法支付,如果拒絕,政府可以把你關到監獄。但他們把它叫做「貢獻」,好像我們在捐款給聯合勸募協會一樣。更不用說它有任何「保險」。如果私人保險公司的保險政策像社會保險那樣不健全,賣家會去坐牢。

龐氏騙局那樣的私人老鼠會是非法的。但是,當政府這樣做的時候,就變成「社會」和「安全」。龐氏騙局是20年代的騙子向人推銷高獲利回報的投資承諾,然後把收集到的資金支付早期客戶,不斷循環。由於這類受騙投資者的供應有限,即是早期投資者能獲得報酬,騙局早晚會出現崩潰點。

社會保險與龐氏騙局的運作模式相像,差別在於「投資者」別無選擇。即便是查爾斯.龐齊(Charles Ponzi)也不會拿著槍強迫人投資。但政府是。法律區分了「詐騙」及「脅迫下的搶劫」。由於國家壟斷立法,並有權力用致命武器來對付那些抗拒它的人,我們能說那些為了社會保險而調用的「投資」亞於搶劫?

這場文字遊戲還沒結束。政府表示,僱員繳納部分社會保險稅,剩下由雇主負擔。但這只是會計把戲。經濟學的現況是,因為名義上由雇主負擔的部分仍然是一種勞動力成本,這些社會保險稅實質上仍全數由僱員支付。

社會保險傷害了國家整體經濟,因此,它傷害所有人。如果因為社會保險而每年流失的數十億美元被投入到生產性項目使用的話,那麼,我們的經濟問題會比今天要少得多。相反地,資本財被浪費在非生產性的政府項目。

凱恩斯主義者告訴我們,政府支出會創造就業機會和刺激經濟。但他們忘了考量若是這些錢挪做他用將會如何。稅務破壞工作機會,社會保險因為對就業者徵稅,不僅造成失業也傷害小型企業。

我們該對這隻恐龍做些什麼呢?有一些計畫被提出。不幸的是,這些計畫都像 Lee Smith 去年在《Fortune》提出的補丁計畫,或 Peter Ferrara 提出的政府應迫使人民不得不在「投資金融安全帳戶」與「留在社會保險體系」裡擇一的漸進計畫。自由市場主義者必須在原則上反對這兩種提案。只有堅持原則的立場才有機會在美國退休人員協會對國會的遊說之下倖存。

同時,我們必須照顧好自己並確保自己不需依賴社會保險、支持那些想要「真正」修正社會保險的人、指出現存系統的風險與不道德,並且反對通貨膨脹式的修復計畫和其他所有對經濟的干預。推動基於自由的持久解決方案,是我們廢除像社會保險這類敲詐的唯一機會。



註1:勞工保險條例 §13 …保險費率定為百分之七點五,施行後第三年調高至百分之零點五,其後每年調高百分之零點五至百分之十,並自百分之十當年起,每兩年調高百分之零點五至上限百分之十三。但保險基金餘額足以支付未來二十年保險給付時,不予調高…

註2:勞工保險條例 §71 勞工違背本條例規定,不參加勞工保險及辦理勞工保險手續者,處一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