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4的文章

【譯摘】國家解剖學|國家之間怎麼互動

國家解剖學|國家之間怎麼互動

作者:Murray N.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中文版電子書下載
圖片: Oxfam International via photopincc

由於地球上的領土面積被不同國家瓜分,國際關係肯定佔用了國家很多的時間與精力。國家自然傾向於擴大自己的權力,而這種擴張的外部表現則體現於領土征服。除非這片領土不受國家統治或無人居住,任何國家擴張都會帶來現有國家統治者之間的固有利益衝突。只有一組統治者可以獲得在任何給定領土面積上的脅迫壟斷,X國只能透過驅逐Y國獲得某一時段中某個疆域的完全統治權。戰爭雖然有風險,但其打斷和平時期、轉移聯盟並合併不同國家,仍是不斷體現的趨勢。

我們已經看到從「內部」或「內政」限制國家的企圖,經過17到19世紀的發展,演進到最顯著的憲政形式。而「外部」或「外交」的對應發展則是《國際法》,尤其《戰爭法》和「中立國權利」等形式。[37] 部分的國際法起源於純粹的私法,因為有越來越多商人需要保護私有財產與仲裁糾紛,例如《海事法》和《商事法》。政府統治者間自願性地不施加任何高於各別國家的世界政府。《戰爭法》的目標是用來限制國家之間對國家機器本身的破壞,從而保護無辜「平民」大眾遭受屠殺與戰爭破壞。中立國權利發展的目標是保護私人國際貿易免於被交戰國家之一奪取,甚至是與「敵國」的貿易。最重要的是限制戰爭規模,特別是限制對中立國民眾甚至是交戰國民眾的破壞。

法學家F.J.P. Veale動人地將其描述為15世紀義大利短暫蓬勃發展的「文明戰爭」:

中世紀的義大利富有民眾與商人忙著賺錢與享受生活,他們不想肩負防禦自己這個辛苦又危險的任務。因此,他們聘僱傭兵替他們戰鬥,節儉又務實的公眾在不需要傭兵的服務時,就會解僱這些傭兵。當時的戰爭,是受僱於交戰雙方的傭兵團間的戰鬥。…這是第一次,軍人變成合理且相對無害的職業。這一時期的將領使用精湛的技藝互相對抗,但當某方贏得優勢時,他的對手一般會撤退或投降。公認的規則是,只有反抗的城市會被攻擊:它們總是可以透過支付贖金獲得戰爭免疫。…其自然的結果,從來沒有城市進行抵抗,明顯的,人民收回對無法提供保護之政府的忠誠。平民對於戰爭並不很擔心,因為戰爭是職業軍人的事。[38]
Nef也點出了18世紀歐洲這種平民與國家間戰爭脫離的情況:

就連郵政通信也不會在戰爭期間被成功地限制。信件的流通不受任何審查…

【譯摘】國家解剖學|國家的恐懼為何

國家解剖學|國家的恐懼為何

作者:Murray N.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中文版電子書下載
圖片: stenz via photopincc

國家最擔心的,當然,是對自身權力還有存在的根本威脅。國家的滅亡主要透過兩種方式:(a)被另外一個國家征服,或(b)被自己的人民革命性推翻-簡言之,就是戰爭或革命。戰爭和革命這兩個基本威脅,總是引起國家統治者最多努力與對人民的宣傳。如上所述,不管是什麼方法,始終都是用來動員群眾替國家防衛,並讓他們以為他們是在保衛自己。當這種徵昭降臨在那些拒絕「捍衛自己」的人時,這個概念的荒謬變得明顯,他們被迫加入國家軍隊:更不用說,他們不被允許「抵抗」「他們自己的」國家。

在戰爭期間,國家以「防禦」和「緊急」等口號,將國家權力推到極端,並強加那些在和平時期可能會被公開抵制的暴政。戰爭從而提供了國家許多好處,事實上,每次的現代戰爭都留給交戰人民國家對社會的永久性負擔增加。此外,戰爭提供誘人的機會,讓國家能征服更多行使壟斷權的土地面積。Randolph Bourne的「戰爭是國家的健康之道」肯定正確,但對任何國家而言,戰爭也可能意味著破壞健康或是嚴重傷害。[35]

對於國家主要是在保護自己而不是它所聲稱的人民的這個假設,有個方法可供測試:國家對於哪些罪名特別追究且懲罰最重-是那些侵犯民眾還是那些侵犯國家的?在國家的字典中,最嚴重的罪通常不是對個人或私有財產的侵害,而是對國家本身的威脅,例如:叛國、逃亡、拒絕兵役、顛覆國家政權、暗殺統治者,還有偽鈔或逃避所得稅等對抗國家的經濟犯罪。或者,比較一下國家追究私人襲警的認真程度,以及國家賠償受侵害民眾的程度。奇怪了,國家公開地將自身防禦優先於公眾,並以不符合國家存在目的為由打擊少數人。[36]


35 我們已經看到知識分子的支持對國家至關重要,而這種支持也包括反對兩個嚴重的國家威脅。因此,美國在進入一次大戰時美國知識分子的作用,參見Randolph Bourne,「The War and the Intellectuals」,《The History of a Literary Radical and Other Papers》,New York: S.A. Russell,1956年,頁205-222。如Bourne所述,知識分子普遍用來替國家行動爭取支持的工具,是把任何管道中所討論的範圍侷…

【譯摘】國家解剖學|國家如何超越自身限制

國家解剖學|國家如何超越自身限制

作者:Murray N.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中文版電子書下載
圖片:praline3001 via photopincc

正如Bertrand de Jouvenel嚴肅地指出,經過幾個世紀後,人們形成限制並檢核政府統治活動的概念;然而,一個又一個的國家,利用其知識分子盟友,將把這些概念轉化成合法化並美化政府法令與行動的知性橡皮章。起初,在西歐,神的全權(divine sovereignty)概念認為君王只能依照神的法則統治;但君主把這個概念變成批准自己所有行為的橡皮章。議會民主制(parliamentary democracy)的概念後來開始流行,用來檢核專制君權統治;當國會基本上也變成國家的一部分且其行為完全自主時,這個概念已死。如de Jouvenel的結論:

許多主權理論的作家研究出…這些限制政府的措施。但最終,每個理論或遲或早都會失去原有目的,幾乎變成權力的跳板,為任何能成功自認的無形主權提供了強大的援助。[20]
John Locke和《權利法案》中與之類似但有更具體原則的「天賦人權」;功利主義者把它從自由的主張轉變成抵禦國家侵略自由行為的主張等等。

當然,至今限制國家權力最雄心勃勃的企圖,莫過於《權利法案》與《美國憲法》的部分限制,在這些限制國家的成文法中,詮釋基本法的司法部門理應獨立於政府其他部門。所有的美國人都對上世紀《憲法》限制不斷被擴張的過程相當熟悉。但少數人能像Charles Black教授一樣,看到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大量轉換司法意見,將本來用來限制政府權力的措施,變成另一個意識形態上合法化政府活動的工具。如果「違憲」被視為政府權力的強力檢核,那麼,隱晦或公開的「合憲」判決,就會變成促進公眾接受政府權力不斷擴張的強大武器。

Black教授在分析一開始就指出「合法性」是國家延續的關鍵必要,「合法化」象徵基本的多數民眾接受政府及其活動。[21] 讓民眾接受政府的合法性就成了美國這類國家的關鍵問題,因為這些地方的「政府理論內建了實質性限制」。Black補述,政府還需要一個確保民眾相信政府權力確實「合憲」的措施。他的結論是,這種措施就是司法審查的主要歷史作用。
讓Black替我們說明這個問題:

對於政府而言,最大的風險在於廣大民眾之間蔓延的不滿與憤怒以及政府道德權威的喪失,不管這個政府是透過武力、慣性…

【譯摘】國家解剖學|國家怎麼維護自己

國家解剖學|國家怎麼維護自己

作者:Murray N.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中文版電子書下載
圖片:leg0fenris via photopincc

一旦某個國家被建立,統治集團或「貴族」的問題變成如何維護自己的統治。7由於武力是他們的手段,他們的長期的基本問題在於思想。為了繼續留任,任何政府(不只「民主」政府)都必須獲得多數統治民眾支持。必須注意的是,這種支持不必是主動的熱情;它也可以被當成不可避免的自然法則而被動接受。但它必須在某種意義上受到某種形式的支持,否則少數的國家統治者最終會被積極的多數反抗群眾給推翻。由於掠奪仰賴生產盈餘的支持,構成「國家」的全職官僚(與貴族)必須要占疆域總人口的相對少數,僅管它們會透過收買疆域內的主要族群結成盟友關係。因此,統治者的首要任務,始終都是確保自己被廣大的民眾主動或被動接受。[8], [9]

當然,獲得支持的方法之一就是創造既得利益。因此,只有國王一個人是無法統治社會的;他必須要有數量龐大的追隨者作為統治的先決條件,例如全職官僚或體制派貴族等國家機器的成員。[10] 但這只確保了少數的積極支持者,甚至連用補貼或其它特權等政策收買手段都難以獲得多數人同意。為了獲得這個重要的支持,多數民眾必須被說服,相信他們的政府良好、明智或至少是不可避免的,肯定比其他可能的替代方案好得多。在民眾間宣傳這種意識形態是「知識分子」重要的社會任務。大部分的民眾不會自己創造想法,或甚至獨立思考這些想法;他們被動地追隨那些被知識分子接受並傳播的思想。因此,知識分子成為社會上的「意見塑造者」。而國家最迫切需要的正是「意見塑造者」,這個國家暨知識分子歷史悠久的聯盟關係變得清晰。

很明顯的,國家需要知識分子;但知識分子需要國家的理由卻不是那麼明顯。簡言之,我們或許可以說,知識分子在自由市場上從沒得到穩定的生活;知識分子必須依賴於其追隨群眾的價值觀與選擇,而普羅大眾的特性之一就是對知識問題一般不感興趣。但另一方面,國家願意在國家機器中提供這些知識分子安全又永久的職位,換句話說就是穩定的收入跟社會威望。知識分子提供國家統治者重要的社會功能而得到豐厚回報,他們現在也成為其中的一部分。[11]

這種國家與知識分子之間的聯盟,以19世紀柏林大學的教授們爭相成為「霍亨索倫王朝的學者保鏢」作為象徵。在此揭露一位著名馬克思主義學者對Wittfogel的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