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2的文章

市場、價格與貨幣

文:吳莉瑋
圖:h.koppdelaney via photopincc

本文的規模有些龐大,原先只打算簡單介紹標題裡提到的市場、價格與貨幣,但邊寫就邊想著得把該釐清的地方解釋清楚,寫著寫著就不知不覺超過一萬字,有興趣點進去的讀者請有心理準備。

稍微帶過這次的內容,首先,我溫習了財產權的概念與財產權的規則,為個體交換行為的理打地基,接著,花了好些篇幅討論自由主義對於個體行為與主觀評值的看法,也算是針對「自由沒有雙重標準」一文的補充論述。複習完先前曾經介紹過的觀點後,繼續往下探討在自由主義概念下,個體之間的交換行為,順著個體間交換行為的持續發展,逐步介紹市場、直接與間接交換、自然貨幣與經濟計算等概念。

文末稍微補充了我對於經濟學理論的想法,有別於圖表、統計數字還有複雜數學公式的刻板印象, LW Studio 裡有特別加註觀點引用來源的文章,都是我將自己對於奧地利學派經濟理論的理解,透過自己的文字重新消化並加上例子的成果。

Mises 所主張的人類行為學,研究領域並不只涵蓋經濟活動,而是以個體行為當作基礎,用來分析各種人類活動的理論方法,所以,LW Studio 裡也偶爾會出現以這套觀點來分析社會現象的個人意見,私以為,越是深入理解經濟學與經濟現象的人,越傾向支持自由主義。

自由主義者的原則之一就是我解釋我的看法,但是絕對不強迫任何人接受,雖然如此,我仍深信同一件道理不斷地用各種角度切入與闡釋,讓有意願理解的人可以像我一樣,慢慢接觸到相關的資源,慢慢看、慢慢想、慢慢辨析各種觀點,通過理解與思辯之後,逐漸成為自由主義人,當然,我的自學思想之路尚未完成,這門學問是越深究越有趣,對我而言,這是一門不需要雙重標準,也經得起不斷檢驗的人生哲學。

個體行為與主觀評值

文:吳莉瑋
圖:fisserman via photopincc

經濟學有很多種研究方法,主流的實證經濟學多佐以各式各樣統計數據分析加上各種條件限制,最後以艱澀的數學公式作為理論的表述形式,而我個人直到遇見奧地利學派之前,對經濟學的粗淺概念也都來自於學校教育中偶然提起的供需曲線或者是社會階級論等片段。

由於主流經濟學的閱讀門檻拿出很多統計數字,實在是令人在望之卻步之餘,又沒足夠時間與精神來仔細檢視附上大量數據圖表的理論是否可疑。然而,學過統計的人應該也都很清楚,統計只是一個粗略代表,而統計結果,一方面可能因為取樣的準確度以及統計項目的偏頗而喪失代表性,另一方面,也可能因為詮釋數據的理論不同,而出現各種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狀況,換句話說,統計極容易出現一套數據卻可以套用多種解釋的矛盾。私以為,利用統計作為研究方法的學問,不能否認地具有相當地不確定性。

奧地利學派的經濟學和主流的實證經濟學的研究手段不相同,他們把經濟學回歸到問題本質上,認為經濟學所關心的是人的活動,將經濟學的基礎分解成獨立個體的行為,每個個體都在經濟活動中扮演各種相互重疊的角色,有時是消費者、有時是企業家、有時也是勞動提供者等等,以個體行為為出發點,建立出一套人類行為學(Praxeology)理論,解釋各種經濟現象,包括社會秩序、成本、價格、市場、貨幣、交換學、供需平衡、所有權、企業家精神、商業週期等等各種細節理論。

有關個體行為的基礎討論、個體行為與其他理論的比較,以及由個體行為論發展出來的經濟學概念,以 Mises 的 Human Action 最為完整,英文版原書在 Mises Institute 可以免費下載,此書有繁體中文的譯本「人的行為」,實書版本似乎已經絕版了,需要繁體中文版本的讀者可能要花心思找,但有許多中國網路書店碰碰運氣還可以買到簡體中文版本,此書為 Mises 理論的核心鉅作,篇幅當然是很長,不過書中不厭其煩地詳盡解釋,每每重讀都有新體會,以下先介紹個體行為與主觀評值的粗略概念。

自由沒有雙重標準

文:吳莉瑋
圖:ryantron. via photopincc

拒絕聽取他人意見,這是自由;說想說的話,這是自由。遇到不合理的待遇離職,這是自由;遇到不合理的待遇還是死賴活賴但是每天抱怨,這是自由。開想開的公司付給員工負擔得起的工資,這是自由;在便利商店的捐款箱裡投錢,這是自由。養狗養貓養鱷魚,這是自由;怕蟑螂怕老鼠怕蛇怕打雷,這是自由。吃菜吃米吃豬吃鱉,這是自由;抽煙喝酒嚼檳榔,這是自由。愛同性愛異性什麼都愛什麼都不愛,這是自由;想活想死想睡覺想熬夜,這是自由。遵奉道德教條苦旅行善,這是自由;我行我素活得瘋瘋癲癲,這是自由。

只要不偷不搶不騙不礙著他人,就有資格自由。

什麼不是自由?

強迫別人不能歧視自己不是自由;強迫別人不能說話或只能聽自己說話不是自由;強迫別人要愛動物不能吃狗肉貓肉不是自由;強迫別人不能抽煙不能吸毒不能嫖妓不能賭博不是自由1;強迫別人替自己的小孩分擔學費不是自由;強迫別人繳稅作公益不是自由;強迫別人活著不是自由;強迫別人留長髮不是自由;強迫別人遭受輻射污染不是自由;強迫別人要道德不是自由;強迫別人接受多數人的意見不是自由。

詐欺不是自由;侵占不是自由;強盜不是自由;偷竊不是自由;謀殺不是自由;拘禁不是自由;任何只要未經所有權人同意的侵權行為都不是自由2。

自由是什麼,又不是什麼,只能有一種標準。我不喜歡被歧視,但是我捍衛對方歧視自己,以及自己也歧視對方的自由。

註1:人的行為 | Human Action, Page 895
如果「保護人民使其免於受自己的愚昧之害是政府的責任」這個原則一被承認,則我們就不能對政府進一步的侵犯自由提出嚴重的反對了。我們有很好的理由贊成政府禁止飲酒吸毒。為什麼把政府的好意只限之於保護人民的身體呢?一個人傷害他自己的心靈不比傷害身體更糟嗎?為什麼不禁止他讀壞的書刊,看壞的戲劇、繪畫、雕刻、以及聽壞的音樂呢?沒有一個父權式的政治不管制人民的心靈、信仰和意見。這是個事實。如果剝奪了一個人的消費自由,也即剝奪了他的一切自由。那些主張政府干涉消費的人,太天真了;當他們不理睬他們所認為的學究式問題時,他們是在欺騙自己。他們無意中對於檢查制度、宗教的不容忍,給反對者的迫害,都予以支持。 註2:Rothbard (1982) "Law, Property Rights, and Air Pollution"…

【書摘】文化苦旅 | 余秋雨

摘錄:文化苦旅 | 余秋雨

文:吳莉瑋
圖:Celeste via photo pincc

這是一本常常出現在中學考試中的書目,余秋雨的文字乍看之下叨叨絮絮掉書袋個不停,事實上,很多細膩處卻能悠悠然地把愁情煽起。

有共鳴的篇數很多,有時候心中莞爾,有時候鼻頭一酸佐上內心萬丈奔流,眼框紅了對我這個愛哭鬼而言當然不是新鮮事,但他對「上海人」的觀察卻可以說是擊中自我內心驕傲又柔弱的那點。

文化苦旅 | Page 134 - 135
上海人長期處於僕從、職員、助手的地位,是外國人和外地人站在第一線,承受著創業的樂趣和風險。眾多的上海人處於第二線,觀看著,比較著,追隨著,參謀著,擔心著,慶幸著,來反覆品嚐第二線的樂趣和風險。  上海人的眼界遠遠超過闖勁,適應力遠遠超過開創力。有大家風度,卻沒有大將風範。有鳥瞰世界的視野,卻沒有縱橫世界的氣概。  有敢為天下先的勇氣,沒有統領全局的強悍,上海人的精明也就與怯弱相伴隨。他們不會高聲朗笑,不會拚死搏擊,不會孤身野旅,不會背水一戰。連玩也玩得很不放鬆,前顧後盼,拖泥帶水。連談戀愛也少一點浪漫色彩。  似層相似的感覺湧上,像是在說自己至今就過著不夠放膽的二線人生,成立網站、花時間閱讀寫作,雖然得到小小的成就感,不過這不夠,還想要成就更多,中心思想找到了,想做的事情也找到了。

可最重要的,要怎麼做才能達到想望的目標,我還在找,像王陽明一樣,光找是不夠的,還得放手做。

【書介】Time Will Run Back | Henry Hazlitt

摘錄:Time Will Run Back | Henry Hazlitt

文:吳莉瑋
圖: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Time Will Run Back》是 Henry Hazlitt 在 1951 年發表的小說,情節主要在探討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的經濟理論,相較於學術論文或是經濟學專書裡的抽象解釋與容易喧賓奪主的註解或引用來源,閱讀小說的讀者能夠輕鬆地隨著故事情節發展,一步一步地跟著故事主角一起探討與體驗,深刻又一氣呵成地了解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這兩個不同政治主張下的經濟學現象。

Hazzlitt 首先探討社會主義下的規劃經濟樣貌及其難以避免的經濟困局,接著在故事主角逐步推動的自由經濟改革下,將奧地利經濟學派的經濟學理論融合在主角與其幕僚的蘇格拉底式討論中,將成本、價格、市場、貨幣、交換學、供需平衡、所有權、企業家精神、政府干預的結果等等經濟理論內容,以經濟分析的角度配合情節發展的種種社會現象,進行淺顯易懂的推演說明。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在 Mises Institute 網站免費下載閱讀,雖然《Time Will Run Back》的故事張力與娛樂性可能不比《Nighteen Eighty-Four》,但透過 Hazlitt 循序漸進的經濟分析,可以概觀瞭解奧地利學派的經濟學概念,相當適合做為入門讀物。

【故事簡介】

Hazlitt 以虛構的純共產主義世界 Wonworld 為舞台,在 Wonworld 裡,所有與自由主義相關的知識都被刻意抹除,人民從出生就開始接受純正的共產主義教育,雖然理論上所有人皆平等,但世界政府仍因社會運作之必要而將人民依照社會功能分類,並將所有生產活動交由世界政府規劃統籌,人民只能按照政府指派的方式生活,沒有選擇工作、教育、住所、娛樂甚至是食物的自由,幾乎所有人都被教育為服從領導、信仰共產主義思想、犧牲自我以成全社會整體意識的復刻雷鋒

相較於批判、誇大式的政治小說手法,Hazlitt 筆下的 Wonworld 政府嚴謹地依照馬克思的教條指導建構社會制度,為了統籌實行「規劃經濟」,無可避免地出現集權中央政府,為了做出最後決策,共產主義社會必然出現一個最高領導人,由於共產社會在理論上僅存在一個意志,因此這個最高領導人也就順理成章地成為極權者。

延續這樣一套共產主義的邏輯與社會運作,Wonworld 在政治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