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3的文章

【譯作】第一個真正的寫作世代|The First Truly Literate Generation

文:吳莉瑋
圖:Jiuck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First Truly Literate Generation」,我很欣賞Tucker對於網路增進寫作能力的特色觀點,確實如此,我們越來越願意寫作,越來越容易找到溝通的讀者,越來越樂於表達自己的意見,這些,可是從古到今的「義務」教育都沒辦成的大事。

至於什麼叫做文學已死?我想,文字不過是用來溝通的東西,思想不死,文學就不會死。

【譯作】我也是問題的一部分|I’m Part of the Problem

文:吳莉瑋
圖:cobalt123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m Part of the Problem」,Jeffrey A. Tucker用自身經驗談到美國的醫療改革,正在普及化不顧成本的醫療服務,沒有人去問不管什麼症狀都受到高規格待遇的檢查與治療是否適合,但可以肯定的,如果是在自由世界中的醫療服務,成本也將是重要考量之一。

【譯作】橄欖、國家與規則歧義|The Olive Bar, the State, and Rule Ambiguity

文:吳莉瑋
圖:Danielle Scott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Olive Bar, the State, and Rule Ambiguity」,Jeffrey A. Tucker用超市裡頭橄欖櫃的例子,說明自由市場中的灰色地帶,和國家法律中的灰色地帶,本質上有何不同。
公營部門的灰色地帶要達到什麼目的?它可不像商店的橄欖櫃,規則歧異是為了要滿足服務我們的最終目標。當國家深思熟慮地創造法律上的歧義時,目的是為了要讓國家可以陷害我們、對我們徵稅、脅迫我們、讓我們生活在恐懼的邊緣。

【譯作】讚美豬油|In Praise of Lard

文:吳莉瑋
圖:Eleventh Earl of Mar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n Praise of Lard」,Jeffrey A. Tucker用豬油的例子,說明許多「進步觀念」是如何受「行銷活動」影響,當人們漸漸接受許多說法以後,就會形成「文化」,不符合這些觀念的文化當然會給大多數人帶來衝擊,但事實上,最終,替行為負責的是行為者本人,選擇不接受「觀念」並不會傷害任何人,相反的,強迫他人接受「觀念」這件事本身,才是一種迫害。

【譯作】認真思考自由|Getting Serious About Freedom

文:吳莉瑋
圖:zcopley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Jeffrey Tucker發表於Laissez Faire Books的「Getting Serious About Freedom」,Tucker分享前不久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FreedomFest」參加心得,主要提到兩場他參加的座談會,第一場討論最近的熱門議題「政府監視」,第二場則談到比特幣Bitcoin)的發展,第二場座談會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全程錄音,有興趣的讀者請點閱聆聽

Bitcoin對我而言是全新名詞,稍微做了一些調查後,出乎意料的是,中國已有許多使用者,相當有趣又令人興奮的發現。

除了花一點時間了解之外,有些看起來不錯的Bitcoin介紹供參考:

Bitcoin or How I Learned to Stop Worrying and Love Crypto by udemy課程(英文影片)weusecoins.com(英文網站)Genesis Block blog by BitInstant LLC(英文網站)Bitcoin  - The Libertarian Introduction by Erik Voorhees(英文Blog文章)You Can Learn Bitcoin  by David R. Sterry(英文電子書)比特幣技術報告 by Satoshi Nakamoto(簡體中譯文章)比特幣愛好者論壇(中國論壇)
此外,因為調查Bitcoin,我發現了好一些更加有趣的網路服務,首先是類似Leanpub的獨立出版服務Lulu(抽成數也滿高,另外能夠印出實體書販賣、分銷到iBook與NOOK,不過轉檔服務做得沒有Leanpub好),以及類似線上學習平台的udemy

【電子書】該做什麼。|What Must Be Done

文/圖:吳莉瑋

這本書是Hans-Hermann Hoppe教授在1997年《美國政治的破產》研討會中的講座,篇幅不長但結構完整,mises.org將逐字稿整理成電子書以方便留存傳閱,你可以到mises.org上下載原文閱讀,mises.org亦提供該場演講的錄音

在這場演講中,Hoppe簡單解釋了國家的起源、國家與人民的關係、國家的演變與現狀,最後提出在現今公有化國家的情況下,我們該如何一步一步地奪回財產保衛權的策略。

我們首要認清這場革命的目的,也就是打破司法與保護的國家壟斷,由於經歷了這些日子以來的國家體制轉變,要解放這種壟斷已經不再能夠單單透過幾個國家機構的上位官員就能達成,相反的,Hoppe指出了該如何由下而上地進行革命,從相當小範圍的選區自治與不配合執行中央法規開始,利用地方層級的選舉制度嚴格限制地方政策的投票權,慢慢移除稅金資助系統的慢性腫瘤,最終達成地區解放的工作,讓自由疆域在地圖上由零星小點漸漸散佈成面。

與此同時,反體制派知識分子的孤立知識分子,透過體制外的獨立智庫機構(譬如mises.org)連結在一起,在意識形態上與體制派宣傳大軍進行全球性知性鬥爭,改善政府教育壟斷下的普遍失智狀態。

Hoppe的建議主要針對美國地區,但我認為,他的策略放諸四海皆準,美國是一個很大的國家,中央政府沒有地方政府的配合確實如同斷手斷腳,放回台灣這個彈丸之地,策略可能需要做些調整,低調拓展自由領地的過程或許要做得更隱晦,事情要做得很多,從脫離體制思想開始。

此講稿中有關私有化防禦的藍圖,Hoppe在《私有防禦》書中有較為詳盡的說明,而有關知識分子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推薦閱讀Rothbard的《國家解剖學》。講稿全文不長,按繼續閱讀(Read more)後就可以跳轉全文閱讀,但為了方便攜帶與閱讀反芻,另外我於Leanpub製作了電子書,需要取用者可以選擇於本站直接下載(格式為 Leanpub 提供之檔案)或是連結到Leanpub網站上下載。

下載 epub下載 epub(簡體中文)下載 mobi下載 pdfLeanpub 免費下載或購買

【譯作】偏好自由企業是不是就意味著偏好「企業」?|Does Favoring Free Enterprise Mean Favoring “Business”?

文:吳莉瑋
圖:Thomas Hawk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Does Favoring Free Enterprise Mean Favoring “Business”?」,Jeffrey A. Tucker用當代案例說明政治上所謂「親企業」,事實上不過就是政府與大企業壟斷市場、斬斷競爭、扼殺自由,形成寡頭政治聯盟的重新包裝爾爾。

【譯作】廢除飲酒限齡|Repeal the Drinking Age

文:吳莉瑋
圖:miuenski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Repeal the Drinking Age」,Jeffrey A. Tucker用強制性的飲酒最低年齡法,說明「為你好」之名的許多「家長作風」道德觀,如何無理地「管太多」。而許多主張這些「壞東西」與犯罪關聯的論點,事實上就像Rothbard所言那樣:「只有真正的犯罪才應該非法,打擊受酒精影響的犯罪,需要專注於犯罪本身,而非取締酒精。而這也有助於減少不受酒精影響的犯罪。」

當然,主張廢除某種不合理的限制,並不等同於鼓勵。這兩者在邏輯上不是同一件事。

【譯作】物質世界的拾荒者|Scavengers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

文:吳莉瑋
圖:Coolm36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Scavengers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Jeffrey A. Tucker提出了有趣的觀點,有些事物的「稀有性」,在現今數位世界中已經和過去的物質世界有很大的差異,譬如,書不再是珍貴的東西(我提供的自由電子書基本上幾乎可以無限複製)。

我認為這是一種進步,當然,這種改變並不代表著強逼著每個人都接受,懷舊在每個時代中總是有它的愛好者市場;相反的,這種「選擇變多」的改變,應該要被視為人類克服現實障礙往前進的驕傲,那麼,為什麼會有這些榮耀:我的答案是「自由市場」。

【譯作】為何要當自由意志論者?|Why Be Libertarian?

文:吳莉瑋
圖:photo credit: Saint Huck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urray N. Rothbard所著之《Egalitarianism as a Revolt Against Nature, and Other Essays第15章,Rothbard談到真正的自由意志論者應該要有的精神,勉勵我們激進原則才是前進的唯一正道,他談到功利主義的說法只是自由所帶來的其中一個附加好處,追求功利並不能成為自由運動的主幹精神,只有對正義的渴望與激情才能成為自由意志論者心中的支柱。

相較於怯生生的漸進主義者,真正的自由運動應該要在追求正義的驅動下穩扎穩打,自由的目標不能有任何妥協,我們只有在遙望無疑目標的正確道路上信步前進,才不會走偏了路,我們抱著堅定的道德原則處事,正義與非正義都在心中澄澈清明,Mises、Lead、Rothbard、Hoppe這些名單列不完的自由英雄們,都在自由的道路上豎立了榜樣,面對責難、誤解、抹黑與嘲弄,他們堅定不移,提供我們許多意志的食糧,Rothbard的《The Ethics of Liberty》無疑是他留給我們最珍貴的禮物之一。

對於那些認為「廢除所有非正義」的呼籲「不切實際」的批評,Rothbard反過來提出這些評論是將「目標」與「實現目標的策略」混為一談的抹黑。自由意志論者的目標相當「實際」,因為,不公正的問題純粹只是人的意志所造成的結果,在這層意義上,只要有夠多的人認同自由,解放所有不公的目標終將實現,這個過程在人類歷史中不斷出現,美國的廢奴運動特別具有代表性。

感謝mises.org,追求正義的渴望凝聚在此,mises.org不只提供精神糧食,還提供推動運動的彈藥,驅動自由志士前進的不是功利主義,而是道德堅持,我很慶幸自己能夠成為自由意志推動者的其中一員。

【譯作】《魔髮奇緣》的政治寓言|Tangled as Political Allegory

文:吳莉瑋
圖:partymonstrrrr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angled as Political Allegory」,Jeffrey A. Tucker巧妙地把這部動畫中的巫婆角色視為政府的寓言故事,似乎也是這樣沒錯。時至今日,我們還在對抗奴役的戰爭中奮鬥。

【譯作】讚美旅遊陷阱|In Praise of the Tourist Trap

文:吳莉瑋
圖:Express Monorail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n Praise of the Tourist Trap」,Tucker總是能用輕快的文字,悄悄顛覆原先對於許多事物的刻板印象,這次是「旅遊陷阱」店,唔…當我們身為異地遊客時,這些廉價飾品確實提供了相當方便的「紀念服務」,說實在地,他們也沒逼你買,只要有滿足需求,那就是一場好交易。

【譯作】募兵制的迷思|The Myth of the Voluntary Military

文:吳莉瑋
圖:Randy Son Of Robert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Myth of the Voluntary Military」,Jeffrey A. Tucker在本文探討所謂募兵制,是否真的讓戰場中的所有士兵都出於自願?

事實證明,這些士兵並沒有真正離開的自由,政府透過「止損法規」,讓募兵制底下的士兵一進去這個遊戲,就進入由不得自己作主的兩難。叛逃其實沒有字面上講的那麼嚴重,那不過就是身為人的基本自由:離開。

【譯作】11月革命…該做什麼?|The November Revolution ... And What to Do About It

文:吳莉瑋
圖:Rev. Strangelove !!!!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November Revolution ... And What to Do About It》,這是書中的最後一篇文章,同時也集結了許多至關重要的觀點,思想革命不只是未來的事,而是對每一個當下議題的明白辨析,對每一次革命機會到來的勇於掌握,對每一位可能加入自由陣營的理智個體敞開心懷,還有最重要的,自由是每個人的事,而那些統治精英永遠都是少數,我們沒有悲觀的需要,只有面對非難與抹黑也要堅持信仰的勇敢。

【譯作】為什麼所有東西都越來越髒|Why Everything Is Dirtier

文:吳莉瑋
圖:Chiot's Run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Why Everything Is Dirtier」,Jeffrey A. Tucker花了些時間研究,為什麼生活上的東西不再像以前那樣乾乾淨淨,原來,一切都是政府的「環保政策」,政府以「拯救地球」之名,行毀滅「人類文明」之實,莫過於此。

【譯作】Hazlitt與大蕭條|Hazlitt and the Great Depression

文:吳莉瑋
圖:rishibando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Hazlitt and the Great Depression」,Jeffrey A. Tucker帶我們回顧讓Henry Hazlitt一戰成名的辯論,也就是羅斯福新政之前的《The Nation》社論大戰,即使Hazlitt以清楚的文筆一一分析對手的荒謬與錯誤,《The Nation》最終還是照計畫選邊站,堅持自由市場的Hazlitt當然是被一腳踢出門去另找頭路。

本格曾經介紹過Hazlitt的小說《Time Will Run Back》,他是一位多產又犀利的作家,文筆又如此簡練與透徹,除了長期耕耘《Business Tides》社論之外,他還寫了《Economics in One Lesson》、《Thinking as a Science》、《Man vs. The Welfare State》等等橫跨各領域議題的專著

除了強勁過癮的論述之外,他對自由與其信念的從不妥協,也令人肅然起敬。閱讀Rothbard、Hoppe、Mises、Hazlitt等等數不清的自由鬥士,不管是他們的人生還是他們的學術理論,都令我這個自由後進者感到勇氣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