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6的文章

終端機工具

轉型後端工程師的路上,看了很多教學,裝了很多套件,用過很多軟體。目前用得還算不手殘的工具只有終端機(terminal)跟文本編輯器(text editor)。

因為要經常性切換不同的 Git Branch,MacOX 本來附掛的 terminal 顯得有點陽春,需要極大注意力才能清楚知道自己究竟目前身在何處又在哪支 branch 裡。

先烈做了很多很棒的工具改善工作體驗與視覺效果,iTerm 2 很是不錯,搭配上一些快捷熱鍵可以有效增加效率。

除此之外,還從預設的 bash shell(bash)轉成 z shell(zsh),搭配華麗的 oh-my-zsh 主題 agnoster,記得補安裝 PowerLine Font 以免亂碼,讓後端工作也可以帶點美感,使用 Homebrew 安裝很是方便。

工具貴在熟練不在多,閒暇之餘,從 Learn Enough Command Line to be Dangerous 開始訓練肌肉記憶,專精之路尚遠矣。

【譯文】七月四日的真正意義

組織犯罪|18. 七月四日的真正意義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Flag via photopin(license)

許多美國人好像沒有意識到,他們最愛的假日之一:七月四日,是在慶祝透過暴力手段的國家分裂行動。「獨立日」是在慶祝美國殖民地脫離大英帝國的控制,也就是美國第一次獨立戰爭。

美國最傑出的分裂主義者-傑佛遜-在起草《獨立宣言》時相當清楚自己在說什麼:政府的正當權力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當這種同意被撤回的時候,人民的有責任也有權利「改變或廢除」政府,並「建立新政府」。

傑佛遜總統在第一次就職演說中更進一步捍衛「與國家分裂的權利」:「我們之中如果有人想解散聯邦或改變共和政體,就讓他安然地不受侵犯,只要理性能自由地去抗衡,就算是錯誤的言論也可以被容忍的。」[註:演說節錄翻譯來自《「悅」讀美國史的二十四堂課》,涂成吉著]國家分裂的辯論是可被接受的,傑佛遜心中從沒出現過要用暴力來阻止這些分裂國家的辯論。(對比林肯在第一次就職演說中對企圖分裂的人發出「入侵」與「流血事件」的威脅。)

隨著時間推移,傑佛遜從未改變過他將分裂權視為自由之工具的看法。他認為所有的美國人,不管身於何處,都是同一家人,決不會訴諸暴力來反對任何想從聯邦分裂的人。他在 1804 年 1 月 29 日一封給 Dr. Joseph Priestly 的信裡寫道:

不管我們維持單一聯邦,又或者是各自成立大西洋聯邦與密西西比聯邦,這對人民福祉都不是太重要的事。西部的聯邦在未來也將被視為平等的國家,對於我所預見的未來分裂,我感到更多的責任與熱忱,共同推進東部與西部的利益,做一切有利於未來家庭中兩個組成的事情…
傑佛遜在另一封 1803 年 8 月 12 日寫給 John C. Breckenridge 的信中再次重申這個議題,當時新英格蘭的聯邦黨人試圖以分裂並建立新聯邦作為強烈反對路易斯安那購地(Louisiana Purchase)的回應。傑佛遜寫道:「如果真的『分裂』,上帝會祝福所有人,如果留在同一聯邦是好的,上帝會讓他們留在同一聯邦,但如果分開會更好,上帝會讓他們分離。」

美國聯邦的起源是基於自由且獨立之主權州政府的自願結合。美國不是透過暴力、恐嚇、審查與軍事入侵而構成的聯邦。蘇聯是後者,而美國在 1865 年以後也成為後者。

【譯文】「廢止權」的起源

組織犯罪|17. 「廢止權」的起源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I Said No Housekeeping! via photopin(license)

集權政府的捍衛者鄙視傑佛遜追隨者的「無效(nullification)」概念,「無效(nullification)」概念是指州民或者州政府對於聯邦法律的合憲性問題應有發言權,對於那些被該州認定違憲的聯邦法律,應該具有「廢止權」。

這個概念在美國殖民者間廣為流行,特別是那些與傑佛遜和詹姆士.麥迪遜親近的殖民者,兩位《肯塔基及佛吉尼亞決議案》(Virginia and Kentucky Resolutions of 1798)的作者。傑佛遜因應肯塔基州友人的請求撰寫《肯塔基及佛吉尼亞決議案》,作為州政府宣告約翰.亞當斯施行之《懲治煽動叛亂法案》(Sedition Act)無效的工具。該法案將「批評聯邦政府」視為非法。

聯邦黨於華盛頓退休後取得權力,不久後便公然地違背第一修正案,取締政治言論自由。點燃這波集權主義之火的導火線,是富蘭克林外孫 Benjamin Franklin Bache 在《費城極光報》的專欄。Bache 是傑佛遜與民主黨的追隨者,高調反對經濟國家主義的各種聯邦計劃,即保護關稅、中央銀行、企業福利、高稅率與大額公債。Bache 在一篇文章中形容約翰.亞當斯為「老、牢騷、光頭、瞎眼、殘廢、無齒的亞當斯」。

阿比蓋爾.亞當斯對於 Bache 形容自己丈夫的遣詞大為光火,她與親政府媒體開始呼籲 Bache 應該受到懲罰。《懲治煽動叛亂法案》是這波運動的結果。該法案於 1798 年 7 月 14 日頒布,將「公開發表反政府與其官員的錯誤、誹謗與惡意寫作」視為非法。當然,構成不正當與非法言論的標準,由政府自己決定,就像在那些極權社會的情況一樣。該法案只在約翰.亞當斯任期內有效,所以,只會被用來對付那些傑佛遜黨的成員及其支持者。

對於亞當斯家族所表現出來的皇室態度,許多傑佛遜派感到不滿,且相當直言不諱。1798 年 David Brown 在 馬薩諸塞州 的 Dedham 豎起旗幟,寫著「沒有印花稅、沒有煽動法、沒有移民法、沒有土地稅。美國暴君下台;總統和平退位;副總統(傑佛遜)萬歲。」David Brown 因此被罰款,還坐了 18 個月的牢。

許多支持傑佛遜的報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