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文】「廢止權」的起源


組織犯罪|17. 「廢止權」的起源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I Said No Housekeeping! via photopin (license)

集權政府的捍衛者鄙視傑佛遜追隨者的「無效(nullification)」概念,「無效(nullification)」概念是指州民或者州政府對於聯邦法律的合憲性問題應有發言權,對於那些被該州認定違憲的聯邦法律,應該具有「廢止權」。

這個概念在美國殖民者間廣為流行,特別是那些與傑佛遜和詹姆士.麥迪遜親近的殖民者,兩位《肯塔基及佛吉尼亞決議案》(Virginia and Kentucky Resolutions of 1798)的作者。傑佛遜因應肯塔基州友人的請求撰寫《肯塔基及佛吉尼亞決議案》,作為州政府宣告約翰.亞當斯施行之《懲治煽動叛亂法案》(Sedition Act)無效的工具。該法案將「批評聯邦政府」視為非法。

聯邦黨於華盛頓退休後取得權力,不久後便公然地違背第一修正案,取締政治言論自由。點燃這波集權主義之火的導火線,是富蘭克林外孫 Benjamin Franklin Bache 在《費城極光報》的專欄。Bache 是傑佛遜與民主黨的追隨者,高調反對經濟國家主義的各種聯邦計劃,即保護關稅、中央銀行、企業福利、高稅率與大額公債。Bache 在一篇文章中形容約翰.亞當斯為「老、牢騷、光頭、瞎眼、殘廢、無齒的亞當斯」。

阿比蓋爾.亞當斯對於 Bache 形容自己丈夫的遣詞大為光火,她與親政府媒體開始呼籲 Bache 應該受到懲罰。《懲治煽動叛亂法案》是這波運動的結果。該法案於 1798 年 7 月 14 日頒布,將「公開發表反政府與其官員的錯誤、誹謗與惡意寫作」視為非法。當然,構成不正當與非法言論的標準,由政府自己決定,就像在那些極權社會的情況一樣。該法案只在約翰.亞當斯任期內有效,所以,只會被用來對付那些傑佛遜黨的成員及其支持者。

對於亞當斯家族所表現出來的皇室態度,許多傑佛遜派感到不滿,且相當直言不諱。1798 年 David Brown 在 馬薩諸塞州 的 Dedham 豎起旗幟,寫著「沒有印花稅、沒有煽動法、沒有移民法、沒有土地稅。美國暴君下台;總統和平退位;副總統(傑佛遜)萬歲。」David Brown 因此被罰款,還坐了 18 個月的牢。

許多支持傑佛遜的報刊作者,因為批判政府,以違反《煽動法》而被逮捕。此外,聯邦黨也經常攻擊那些對民主黨施以同情或者是批評約翰.亞當斯的報社與其編輯。聯邦黨國會議員 Roger Griswold 在眾議院內用拐杖攻擊他的議員同事 Mathew Lyon,因為 Mathew Lyon 批評聯邦黨人「違反十分之九選民的利益與意見」。

Mathew Lyon 在報紙上稱「亞當斯對荒謬的排場、愚蠢的阿諛奉承與自私貪婪有著無盡渴望」不久後,亞當斯政府召開大陪審團會議並起訴 Mathew Lyon。這位革命戰爭的老兵被迫銬上腳鍊走在自己家鄉的路上,鋃鐺入獄。他在服刑期間參選,贏得輕而易舉。

這些事件促使傑佛遜起草《肯塔基及佛吉尼亞決議案》,這份著名「決議案」的第一段如下:

決議,構成美利堅合眾國的各州,並非基於賦予聯邦政府無限權力而結合,而是在憲法與各修正案之下,基於特殊目的而構成廣義的政府,各州委託聯邦政府明確的權力範圍,同時保留各州的最大自治權,當這個廣義政府逾越了原始的授權範圍時,其行為當屬無效…在此框架下成立的政府,不對其行為有效與否擁有最終裁判權,否則將使得政府權力不受憲法衡量。此與其它沒有共同裁判的情況一樣,每一方都具有裁判內部事務的平等權力,包含違例行為的判定與補救措施。

麥迪遜的決議內容也很類似。傑佛遜當選總統後,《懲治煽動叛亂法案》的效期已終止,這位新任總統立即中止那些因為該法案而被起訴或受刑的案件,包括議員 Lyon。

在傑佛遜任職期間,新英格蘭的聯邦黨人以《肯塔基及佛吉尼亞決議案》來宣布傑佛遜的《禁運法案》無效(英國海軍當時竊取美國船隻並脅迫美國船員效命於英國的對法戰爭)。馬薩諸塞州議會在 1809 年 2 月 5 號宣布該州的州民不受《禁運法案》約束,並譴責該法案「不公正、壓迫且違憲」(引述 James J. Kilpatrick 著《 The Sovereign States 》)。所有新英格蘭地區的州紛紛宣布《禁運法案》無效。

《 1812 年戰爭》爆發時,新英格蘭的聯邦黨人因為拒絕參與戰爭而脫離聯邦。他們的反戰工具正是「廢止權」,引述 Kilpatrick 形容的康涅狄格州議會發言:

必須記得,康涅狄格州是「主權獨立的州」,美利堅合眾國是聯邦而非統一的共和國。「州政府作為獨立自主的主權政府」,州長被賦予「維護自州合法權益」的莊嚴任務,正如「州長具有支持美國憲法的義務」,而支持後者[美國憲法]的前提就是前者[維護自州權益]。假若大樓所依靠的支柱被破壞,大樓也無法繼續佇立。

這種說法呼應了傑佛遜將美國憲法解釋為各州聯邦的[州權]詮釋。類似的說法也出現在南卡羅萊納州宣布《 1828 年厭惡關稅》(Tariff of Abominations)無效時,出現在俄亥俄州人反對美國銀行(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企圖干預該州分行事務時,出現在威斯康星州和其他幾個州政府撤銷《 1850 年逃奴法案》時。「廢止權」從來都不是那些說謊又失職的歷史學家所錯誤斷言的「奴隸主用來自圓其說的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