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3的文章

【譯作】為什麼宗教人士苦於經濟學|Why Religious People Struggle with Economics

文:吳莉瑋
圖:RubioBuitrago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Why Religious People Struggle with Economics」,Jeffrey A. Tucker認為,近代宗教人士未能深刻理解「稀有性」,這導致了他們缺乏理解經濟學的基礎,透過這個例子,闡述稀有性與非稀有性資源的差別,以及為什麼非稀有性資源不應該要設定「財產權」的原因:結果就是當今世界的智慧財產權混亂。

【譯作】做得對的電影|A Movie That Gets It Right

文:吳莉瑋
圖:SalFalko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A Movie That Gets It Right」,Jeffrey A. Tucker用獨特的角度詮釋《The Social Network》這部電影,電影中細膩地處理創新如何開始,同時也血淋淋地帶出成功以後的招妒,當然,就是你我都太熟悉的,以「智慧財產權」之名理直氣壯地行法律勒索之實。臉書確實是個創新的故事,這間公司目前也正不斷變化中,最令我感到有趣的地方,就是,在台灣,「臉書」已經開始從酷變成不酷,這不過是短短一兩年的事,在敬愛的政府大家長開始大舉殺紅了眼入侵干預以前,數位世界的變化程度,或許快過少女情懷。

這值得樂觀看待,我們要搭著自由要走得夠快,快到讓那頭政府恐龍永遠見不著屁股,讓那群寄生蟲自己萎縮,當然,要如此的前提,就是自由得夠勇健,禁得起謬論與蓄意語意學扭曲的挑戰。

【譯作】恆久的早餐麥片|The Permanent Thing Called Cereal

文:吳莉瑋
圖:beketchaiCC BY-NC-SA 2.0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Permanent Thing Called Cereal」,Jeffrey A. Tucker分享自己的早餐麥片回憶,還有美國人的早餐麥片文化。像這類商品造成的傳世文化,台灣最經典的,莫過於中秋烤肉一例。

【譯作】釋放Bernie Madoff|Free Bernie Madoff

文:吳莉瑋
圖:Colourless Rainbow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Free Bernie Madoff」,Jeffrey A. Tucker用獨特的角度詮釋據稱大惡人的Bernie Madoff所為:
Madoff的行為到底有多邪惡?根本就沒有那麼不尋常。事實上,用現有投資者的資金來支付先前投資者,正是社會保障制度的核心。至少Madoff尋求他客戶的同意,客戶讓Madoff依照自己的意志來管理自己的錢。至少Madoff沒有試圖為自己辯護,Madoff沒有說他的行為是明智的公共政策。

【譯作】政府的反文明效應|The Decivilizing Effects of Government

文:吳莉瑋
圖:leafy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Decivilizing Effects of Government」,Jeffrey A. Tucker直言回歸原始、鄙棄科技的時髦浪漫想法,事實上是降低生活水平、甚至回到貧困的道路。

假若這一切都是出於個人意願,那也就罷了。畢竟我們處在自由社會,但不幸地,許多強制性回歸原始的作為,都透過「政府」而強迫實施,換言之,我們無可選擇地,被迫走上回到貧困的道路。

Tucker給了一些例子,譬如驅蟲劑、熱水器、垃圾清運系統等等,當然這只是很小一部分,還要忍受多久?希望別太久。

【譯作】正在前進的人類|The People on the Move

文:吳莉瑋
圖:VinothChandar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People on the Move」,Jeffrey A. Tucker用K-cup的例子,談談人類歷史前進的動力,正是讓生活過得更好,讓每個人都盡可能可以照著自己的意願去過最想要的生活,前進,是因為「個人主義」。

【譯作】平反政治冷漠|In Defense of Indifference

文:吳莉瑋
圖:TahoeSunsets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n Defense of Indifference」,Jeffrey A. Tucker對於「政治冷漠」的觀點相當有趣,相比於著急著大家都不對糟糕的現局做些什麼,這些政治冷感,在Tucker眼裡,就像沉睡的大熊一樣,既不暴力但也不溫順,本身就是一種平衡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