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恆久的早餐麥片|The Permanent Thing Called Cereal


文:吳莉瑋
圖:beketchai CC BY-NC-SA 2.0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Permanent Thing Called Cereal」,Jeffrey A. Tucker分享自己的早餐麥片回憶,還有美國人的早餐麥片文化。像這類商品造成的傳世文化,台灣最經典的,莫過於中秋烤肉一例。

恆久的早餐麥片|The Permanent Thing Called Cereal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有時候,替你的心靈健康著想,稍微脫離繁華喧囂的日常生活是必要的,逃離生活中難以置信的忙碌、科技狂潮`、不斷變化的專業要求、被捲入短暫浮華的壓力,躲到T.S.艾略特所謂恆久的事物裡。那是一些橫跨時空、凝聚好幾代人,而我們也都知道將比我們短暫的生命更長久存活於地球的事物。

當然,我是在說早餐麥片。美國的早餐首選。

就像其它恆久事物一樣,早餐麥片的起源是宗教。在古代,人們從早餐中攝取的纖維很少。然後,在19世紀的最後四分之一期間,一位新教的宗教改革者引入吃穀物有益身心的概念。而這個概念後來被「基督復臨安息日」教派的創辦人John Harvey Kellogg看上。

說到早餐麥片,我們心中就會浮現那些具體品牌,它們過去總是在我們身邊,而未來似乎也會如此。它們顯然是人們心中的文化標記,無論是幾年前出生的人,還是幾十年前出生的人。就算在今時今日,穿過商店裡的麥片走道時,我們當中的許多人仍會感到衝擊,我們會湧起回憶,而孩子們則是因為一切都很新鮮而感到興奮。

沒有什麼可以比得上看著年輕一代發現我們熟悉之經典的那種感覺。「嘿,老爸,我們可以買這些好吃得不得了的Smacks蜂蜜麥片嗎?」這個全世界都聽得到的字,應該要佐上配樂!

新的麥片品牌想要進入市場顯然相當困難。因為事情就應該如此。它們歷久彌新,想想,我們從小就知道這些名字,而今天的孩子也都知道它們,絕大多數孩子的孩子們也將會知道它們。而又有多少流行品牌能夠如此呢?

Cheerios(從1941年開始,流行至今) Boo Berry
Lucky Charms
Shredded Wheat(從1893年開始) Cookie Crisp
Rice Krispies(從1929年開始) Fruity Pebbles
Wheaties(從1924年開始) Frosted Flakes
Grape Nuts(從1897年開始) Cocoa Puffs
Kellogg’s Corn Flakes(從1906年開始) Cocoa Krispies
Cap’n Crunch(從1963年開始) Froot Loops
Smacks Raisin Bran
Kix Frosted Mini-Wheats
Trix Life
Alpha-Bits Honeycombs
Apple Jacks Wackies

有一半的美國人,每天都吃麥片。我們每年吃掉27億包麥片。美妙的麥片工業每年要用掉8.16億磅糖來生產它們。

誠然,美國人愛麥片!但還沒有那些把傳統看得更重要的國家那麼愛。愛爾蘭的麥片消費量排名第一,英國第二,澳大利亞第三。我們對於那些清教徒的抱怨這麼無動於衷,這真神奇。亞馬遜賣了一堆譴責麥片可能造成之危險的書籍。我們有多常聽到這些公司試圖用健康食品包裝這些垃圾食物的抱怨?

但是,我們忽略這一切,只是不停地嘎吱嘎吱。

這是事實,當然,那些把麥片當主食的人健康不會太好。但是,這並不是我們在此談論的重點。

什麼原因讓麥片這麼受歡迎?當然,它只需一分鐘的準備:倒、倒、吃。另外,我說麥片連結世代的這點可不是在開玩笑。它是很好入口的食物,我們在很年輕跟很老的時候都會拿它當早餐。

確實,我們的口味會變。年輕孩子臣服於每個廣告噱頭:Cocoa Puffs的杜鵑鳥(cuckoo for Cocoa Puffs)!年紀大一點的會喜歡用磁性嗓音廣告的健康五穀類口味。基本上這些都是相同東西,但這一點都不要緊。我們只吃想吃的東西,而我們想吃代表我們的東西。人生中的各個階段總是會有相應的麥片口味可以吃。

我的青少年時期回憶相當快樂,我會在房子拿著最大的攪拌碗,倒進整盒Crunch Berries口味的Cap’n Crunch麥片,加上半盒牛奶,然後用我能找到的最大號勺子開始嘎吱嘎吱地吃。

這些都是我們「有歲以後」甚至會帶進棺材的終生難忘回憶。

然而,在麥片世界裡,還有一些未解的奧秘。我永遠搞不懂,為什麼有些麥片像Sugar Smacks一樣用鋁箔包裝,而有一些則Froot Loops一樣用塑膠包裝。

我寫信去問Kellogg’s,他們的回信如下:
我們選擇內外層包裝的考量,是基於盡可能提供商家最新鮮產品的需求。我們預期這些包裝可以控制潮氣、預防破損或任何運輸與處理食品的過程中可能發生的損壞。
嗯,這不太是我期待的答案,但至少他們願意回答!

我承認我有些失望。正如你可能已經猜到,我一生中的首選麥片就是Crunch Berries口味的Cap’n Crunch。我在成長時期時,他們只有單一的紅色Crunch Berries。我每次都先吃掉其它的「Crunch」,把所有的Crunch Berries都留到最後再吃(除非你超過15歲而且不在乎這個)。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渾蛋決定要把Crunch Berries作成各種顏色,即使自然界中根本不會有那種顏色,所以,現在的Cap’n Crunch有著綠色、藍色、紫色還有一些沒人知道叫什麼顏色的Crunch Berries。我完全搞不懂那些人怎麼敢做出這樣的改變。

我的看法是:尊重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