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4的文章

【譯摘】年輕人的經濟課 - 1.像經濟學家一樣思考

作者:Robert P. Murphy
譯者:吳莉瑋(電子書下載
圖片:吳莉瑋

年輕人的經濟課 - 1.像經濟學家一樣思考

在這一課中,你將學習:
「像經濟學家一樣思考」是什麼意思。經濟學家能協助解答什麼類型的問題。為什麼對每個人而言瞭解基本經濟學很重要。
像經濟學家一樣思考

這本書是一本用新方式看待世界的手冊。掌握了這些課程內容後,你瞭解事件的眼光,將是那些未受訓練的同儕可能會忽略的。你會發現那些他們忽略的模式。像經濟學家一樣思考的能力,是此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只有運用健全的經濟思想,才能搞懂世界是如何運作。為了能在宏大政治理念、你的職業還有生活上的家庭財務狀況做出負責任的決定,你必須先學習基本的經濟學。

人類歷史發展的過程中,許多具有創意且謹慎的思想家,已經發展出了研習這個世界的一些原則。每個原則(或學科)都像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歷史,提供了自己的觀點。在完整的教育中,學生必須熟悉每個領域中最重要的發現。經濟學已經證明了自己值得被普遍研究。一個全方位的青年不僅習知代數、但丁和光合作用,還能夠解釋價格上漲的原因。

你所研習的每一門學科,都包含學科內自認重要的知識,以及日常生活中可能有用的實際應用。例如,每個學生都應對天文學有基本了解,因為它說明了偉大的宇宙;但當帆船運動員在失去航向時,基本天文學知識也可以派上用場。另一個不同的例子,譬如數學。研究先進微積分可以獲得純粹的優雅作為回報(雖然有些學生覺得這可能不足以獎勵所需的辛苦!)。但每個人都需要知道基本的數學運算以在社會中正常運作。

我們在經濟學學科中將看到同樣的模式。一方面,學習能夠解釋任何經濟體運作的一套原則或「法則」,無論是古羅馬時期、蘇聯或在愛達荷州波夕的一個園遊會,本身就很迷人。然而,經濟學也可以在很多日常事務上提供實際的指導。經濟學的知識本身不會使你致富,但是,忽略這本書的課程內容將讓你保持貧窮,可能是個不錯的打賭。

經濟學家以獨特的方式看世界。看到一張圖片上頭人們排隊等待遊樂園裡受歡迎的雲霄飛車時。生物學家瀏覽此景象可能會注意到快要輪到自己的人會開始出汗。物理學家可能會注意到第一次的爬升軌道最高。社會學家可能會注意到不同種族的乘客被安排在一起。經濟學家可能會注意到第一車和最後一車的排隊隊伍比其他的長,可能是因為人們雖然不喜歡等待,但他們更喜歡坐在最前面或最後面。

經濟學角度並非在每種情況下都有用。本書的課程…

【譯文】自由與聯邦制

組織犯罪|16. 自由與聯邦制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jypsygen via photopincc

美國人建立並維繫自由社會的重要手段「聯邦制或州權」已被剝奪,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大概都差不多。聯邦制被丟入記憶洞又或者被貶低為種族主義工具,並非只是意外。傑佛遜式的州權傳統,是理解為何傑佛遜認為政府管越少越好的關鍵,而且最小範圍的憲政政府也確實可行。自由的敵人們偏好政治壟斷,總是到處反對去集權化。

州權是什麼?

州權的概念與傑佛遜流的政治思想緊密相關。傑佛遜本人從未擺弄「州政府具有權利」的稻草人論點。「州政府」當然不具有權利,只有活生生的個體才具有權利。傑佛遜的基本想法認為,如果人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政府的奴隸,那人們就必須擁有能夠控制政府的機制。在傳統傑佛遜流思想中,這種機制就是州與地方層級的政治社群。人們足以監督、控制、管束他們自己的政府,必要的時候甚至能夠解散。

畢竟,傑佛遜寫下獨立宣言,寫下「政府權力的正當性基於人民的同意,一旦政府凌駕人民的生命權、自由權與其追求幸福的權利,人民有責任該解散政府,並以其他政府取代之」。為了實現到這個目標,當時的人們透過各州的政治協議來施行憲法。美國開國之初,每一州都被視為於獨立的國家,像大英帝國與法國一樣的獨立國家。獨立宣言中,州政府「自由且獨立」,獨立的程度就像其他國家一樣,可以徵稅與發動戰爭。

這就是為什麼,傑佛遜的政治後進與 19 世紀中的南方民主黨,都舉辦州範圍的政治會議(與普選),決定是否要繼續留在開國元老們所創建的自願性聯邦。新英格蘭州的聯邦黨人曾經在 1814 年於哈特佛舉辦政治會議,考慮是否退出聯邦,最終提案被駁回。美國憲法第七條,各州可以透過州內各社群代表召開的政治會議(不限指州立法機關),決定是否參加聯邦,在保有獨立宣言的承諾下,各州社群代表有權透過投票來退出現有政府並創造新政府。

傑佛遜不僅起草美國退出大英帝國的獨立宣言,他在 1798 年肯塔基決議中主張州法無效一事違憲,並相信憲法第十修正案為完善憲法的基石(「憲法未授予合眾國、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權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傑佛遜是「狹義釋憲派」,認為要盡一切努力迫使中央政府只能擁有拿些第八章第一條所賦予的權力。

州權或者是聯邦制,並不代表州政府的政客就比較具有道德、智慧,或者是比聯邦政府的政客更不…

【譯文】政府的媒體走狗

組織犯罪|15. 政府的媒體走狗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the measure of mike via photopincc

羅切斯特大學經濟學家 William Meckling 與 Michael Jensen 在 1970 年代末,嚴謹地探討媒體追求自身利益,加上分析政府在媒體利益中所扮演之角色,提出媒體「自由」偏見理論。簡言之,他們的論文認為政府規模龐大,使得一般記者所報導的內容來源,大多仰賴於政府、政客、官僚、以及特殊利益團體。舉例來說,如果是環保議題記者,他就得花心思經營自己與政府環保部門官僚的關係,因為他們是環保政策的主要消息來源。如果是勞工議題記者,就給和美國勞動部的人交關,因為他們是勞動政策的最新消息來源。以此類推。

相對的,任何對於政府政策下嚴厲評論的記者,也就面臨消息來源被封鎖的風險,而消息來源是記者的職業命脈。因此,記者在追求記者生涯發展的前提下,基本上就會變成政府的走狗與喉舌。他們會容忍政府的政策,偶爾發表一些無關緊要的評論,但大多時候都忙著妖魔化批判政府政策的評論者。他們這麼做是為了愚弄民眾,讓民眾相信華盛頓還存在所謂的公共政策辯論。

每當出現像 Ron Paul 議員那樣挑戰國家中央規劃機構存在之本質的人(譬如美聯儲),媒體會忽略或者是妖魔化所有抱持類似看法的人。

Jensen 與 Meckling 的理論基本上沒什麼錯,但他們忽略了媒體的國家主義偏見根源這個重要元素。 Murray Rothbard 的《 The Nature of the State 》與《國家解剖學》填補了這點空白。 Rothbard 寫道,所有的政府都仰賴「政府仁慈與偉大」的神話,搭配「萬惡」自由、自願主義、私有企業與公民社會的謊言與迷思。各式各樣的學術與媒體機構傳播這些迷思,更甚政府官僚。那些學術界的「史官」不斷發表著自願主義與自由市場的「失靈故事」,呼籲政府加重對我們日常生活的干預。凱因斯派經濟學家正是這種現象的最佳例,紐約時報的民主黨評論員 Paul Krugman 則是史官的最佳代表。

媒體忽略像 Ron Paul 議員那樣的人,其實還有別的原因。在少數例外下,媒體花了許多年精神把自己訓練成福利國家、戰爭主義國家的職業喉舌。他們實際上跟政府機構或者政客一樣,是政府體系的一部分。媒體是政府愚化人民的基本工具,讓…

【譯文】策動主義的詛咒

組織犯罪|14. 策動主義的詛咒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Mr Jaded via photopincc

共和黨在 2011 到 2012 年間所有的候選人中,只有 Ron Paul 擁護 Washington 和 Jefferson 的美國外交哲學。為此, Ron Paul 和過去七十年中抱有類似思想的國會議員一樣,被誤導、抹黑成「孤立主義」。這種「孤立主義」的指稱,完全是歐威爾主義(維基百科註:指現代政權藉宣傳、誤報、否認事實、操縱過去,來執行社會控制)。 Ron Paul 提倡和平與自由貿易,只支持正當的防禦性戰爭,他所支持的是世界上人際互動的最大化。

人類文明的起源正是國際勞動分工與商務自由。我們日常生活中所享受與使用的商品及服務,都是世界上無數專業人士透過自利之激勵而作的結果,不管是麵包、牛肉、啤酒或者是其它所有東西。貿易限制才是真正的「孤立主義」,沒有什麼比戰爭更加阻擋國際間的互利性互動。戰爭導致孤立主義。人們在自由市場中進行和平且互利的互動,但若情境換作是戰爭,同一批人可能會互相殺戮。

經濟學的中心原則在於,只要私有財產與一定程度的自由市場存在,個體為了追求自我利益,會把自己的所能發揮極致,銷售自己擅長生產的東西給別人,然後再向別人購買那些自己不擅長生產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那些最窮困的人也依然能生存下來,並改善自己的生活。自由市場中沒有所謂「最適者生存」。窮困者不需要自己生產食物、建造自己的房子或者縫製自己的衣物(其他人也不需要這樣):國際勞動分工讓他們得以依賴他人提供這些物品,讓自己的可以持續生活。

然而,另一方面,戰爭則將這樣的國際分工「四分五裂」,正如 Ludwig von Mises 在其大作《 Human Action 》中所述。舉例而言, 19 世紀末與 20 世紀初,工業革命大幅增進平均生活水平,增進程度簡直讓上一代人無法想像。資本主義的蓬勃發展,讓一般人得以享受國際分工的果實,在每週工時不斷減少的同時,還能持續提高生活水平(也要歸功於資本主義下的資本投資所帶來的生產力提高)。第一次世界大戰毀掉了這一切,讓一個一個的國家回到孤立主義,打亂了國際勞動分工。 曾經在無數方面得益於陌生人努力工作成果的人們,因為受到孤立而與這些獲益隔離,他們的生活水平也跟著每況愈下。各國為了戰爭而組成政治聯盟,卻遠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