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3的文章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智慧財產權理論的共性)

文:吳莉瑋
圖:walknboston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智慧財產權理論的共性」部分,Jeffrey A. Tucker讚揚《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所做的功夫,這本書透過大量案例與歷史修正,用實例給出震撼教育,這是很辛苦的工作,但他們做了,正如Tucker所言:
人們有時會問我對於研究計畫的想法。作者在瓦特案例中所作的事情可以被用於數千次個案分析。很多工作要做,很多反思要開始。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你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是什麼?)

文:吳莉瑋
圖:massdistraction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你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是什麼?」部分,Jeffrey A. Tucker先丟出問題,問問讀者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他強調,模仿是提供社會與經濟發展的燃料,而智慧財產權反對模仿。

他說:
這不過取決於個人如何看待自己對他人產生的影響力。在沒有智慧財產權的情況下,創造出較開闊的胸襟,人們尋求差異性,並將模仿行為視為自己的成功。智慧財產權則補助了一種狹窄的挖苦心態,將全世界都視為需要防範的潛在小偷。…你用哪種態度看待模仿?在你回答之前,請想想,模仿是不可避免的。沒有什麼東西是絕對的原創。在一個成長與健康的社會中,每樣事物都是已存事物的進一步發展。這適用於技術、文學、音樂、藝術、語言,還有一切。一個套用智慧財產權道德觀的世界,將會退步與停滯,哪裡都去不了,只會倒退。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前言)

文:吳莉瑋
圖:Cayusa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前言」部分,是Jeffrey A. Tucker集結自己在閱讀《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後發表的部落格文章所成的長篇,對於書裡的每一章,Tucker都提供了有趣又令人深思的引言。

我決定採取分段發表的方式,智慧財產權的主題應該要獲得更多重視,在網路與數位時代中,只要「智慧財產權法」還存在的一天,我們就處於隨時都會變成「法定罪犯」的威脅。

Tucker花了六年時間來想這個議題,感謝Stephan Kinsella與mises,org,我只花了不到兩年時間,從滿心憧憬地進入幫助眾人的「智財工作者」行列,逐漸深刻瞭解這種「人為財產權」的邪惡,變成現在的堅定自由主義者。

堅決反對智慧財產權,不需要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反對這些人為性政府干預,理由很簡單,因為自由市場與真正的財產權,才是讓每個人,也包括我自己,能夠有機會透過努力工作與天賦,在社會中獲得除了混一口飯吃以外還要再多一些的立足之地。

這是,自私的美德。

【譯作】萬聖節及其糖果經濟|Halloween and Its Candy Economy

文:吳莉瑋
圖:Rakka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Halloween and Its Candy Economy」,Jeffrey A. Tucker用萬聖節的糖果交換當例子,說明簡單的直接交換與間接交換的轉變過程,有關此種類比,在《年輕人的經濟課》中亦有著墨,想更了解的不妨參閱該書第6章「直接交換與易貨價格」。

【譯作】地下美國|America’s Underground

文:吳莉瑋
圖:Cayusa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America’s Underground」,Jeffrey A. Tucker用反諷的方式,談談所謂「非正式部門」的原罪,在國家主義者眼裡,這些人等同於「犯法」、「剝削」、「逃漏稅」,但在接受這些服務與僱傭機會的人眼裡,「非正式部門」提供更多交換的機會,換言之,也就提供了更多「幸福的可能」。

【譯作】遇見我的恩人|Meet My Benefactor

文:吳莉瑋
圖:gak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Meet My Benefactor」,Jeffrey A. Tucker用包裝餅干的OPP塑膠袋為例子,有感而發地深思生活中各式各樣的微小進步與新增便利性,都是由努力替消費者提供更好服務的每一個市場參與者,一點一滴打造出來的,當然,我們很少有人會為此感到充滿謝意,或許,「大家這個做對彼此都有好處」這種想法,其實早就根植在心了吧?

【譯作】歐巴馬的自動除霜冰箱|Obama on Auto-Defrosting Refrigerators

文:吳莉瑋
圖:SS&SS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Obama on Auto-Defrosting Refrigerators」,Jeffrey A. Tucker戳破Obama所謂政府監管帶來創新的主張,用除霜冰箱為例,政府法規實際上不但沒有促成創新與進步,甚至可能造成產品成本提高、品質下降等問題。針對這類政客的胡說八道,當然,有人可以戳破真是幸福的事。

【譯作】我們的五旬節奇蹟|Our Miracle of Pentecost

文:吳莉瑋
圖:algo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Our Miracle of Pentecost」,Jeffrey A. Tucker將Google的翻譯服務與聖經故事相比,確實,這可能在中世紀人或甚至是阿公阿嬤的眼中是奇蹟,但我們這些一有記憶以來就活在Jetson世界的人而言,奇蹟久了,就是麻痺。

各種技術創新別說是被視為奇蹟了,它甚至不會是新聞。重複不斷地提醒自己,這個世界不是理所當然地要進步,所有的繁榮與便利,都是成千上萬在自由底下有機會協同合作的人們,一代一代地累積,不斷前進的結果。

正如Tucker所言:「它由資本主義而生,那個每個人都樂於仇恨並把所有世界弊病歸咎其上的資本主義。看看現實:資本主義賜予所有人祝福,但功勞卻幾乎未獲得認可。」

【譯作】為「瑣碎」小事舉杯|Three Cheers for “Petty” Concerns

文:吳莉瑋
圖:Gordon Lew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ree Cheers for “Petty” Concerns」,Tucker提出歷史是由人類生活細節所決定的,而非是誰去統治哪個地區而言,確實如此,真正劃分時代的是人們的選擇,不是偉大的戰功。

Tucker的文字相當動人,我本人都因此買了一套美白牙貼來用。(得意)

【譯作】擺脫計劃者|Ditch the Planners

文:吳莉瑋
圖:marsmet546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Ditch the Planners」,Jeffrey A. Tucker用實例說明政府是如何干預每個人的生活細節,而我們又是如何誤以為自己活在「自由企業」裡。

他說得很好:
如果有夠多的人拒絕計劃,計劃還會存在嗎?計劃可以存在圖書館書架以及《美國法典》的搜尋引擎上,但在我們的選擇以及我們的生活方式中,我們都可以做出貢獻,讓計劃與我們的生活越來越不相關。

【譯作】革命到家門|The Revolution Comes Home

文:吳莉瑋
圖:Viewminder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Revolution Comes Home》,Rothbard 分析 1994 年民主黨在國會選舉中慘敗的社會原因,並惋惜柯林頓的左傾因為民主黨選舉慘敗而將遭中止,由於柯林頓再次轉往中間派路線,使得兩極化的強烈社會反感革命動力也胎死腹中,正如 Rothbard 所言:
自由與小政府的主要希望,是矛盾地讓柯林頓跟隨希拉蕊與其意識形態向左傾,動員並分極化公眾更高強度地反對柯林頓統治的回應。這樣一來,柯林頓的同盟只剩下 Jesse Jackson和ACT-UP,而反稅收、反監管、反政府的民粹主義將升級並推翻他的統治。

【譯作】沒有所謂自製冰淇淋這回事|There’s No Such Thing as Homemade Ice Cream

文:吳莉瑋
圖:Ani-Bee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re’s No Such Thing as Homemade Ice Cream」,Jeffrey A. Tucker用冰淇淋當例子,說明了,現今世界裡,絕大多數人都參與了規模龐大的「複雜全球性勞動分工」,所謂「自製」,基本上是很難很難達成的任務,但這些讓生活更好,讓我們更輕鬆地,吃「自製冰淇淋」。

【譯作】「快速修復」的問題|the Trouble with the Quick Fix

文:吳莉瑋
圖:CarbonNYC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Trouble with the Quick Fix》,Rothbard 提出幾個政治上常常採用的「快速修復」解藥,事實上是如何因為專注於狹隘的某一層面而忽略長久的副作用,反而造成更嚴重的後果。

【譯作】《摩登家庭》的世界|It’s a Jetsons World

文:吳莉瑋
圖:thievingjoker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t’s a Jetsons World」,Jeffrey A. Tucker用《摩登家庭》類比自由世界的前景,而政府則還是那個《摩登原始人》,用語輕快又奇妙,相當有趣,這本書用各種生活上的例子,相比於先前Rothbard的(沉重)例子,別有一番閱讀趣味。

【譯作】給社會主義陣營的激進處方|A Radical Prescription for the Socialist Bloc

文:吳莉瑋
圖:me and the sysop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 Radical Prescription for the Socialist Bloc》,Rothbard 提出共產主義國家去社會化與私有化的有效處方:全面取消價格管制、將貨幣變成可兌換的硬通貨、建立完整的股市,並透過「原始占用(homestead)」原則一次性地將現有國有企業私有化。

【譯作】社會主義者的股市?|A Socialist Stock Market?

文:吳莉瑋
圖:Foxtongue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 Socialist Stock Market?》,Rothbard 介紹匈牙利引進股市的過程,並說明股市的存在是自由經濟的重要指標,雖然,匈牙利向西方學得太好,不幸也一併移植各種股市管制手法,即便如此,朝自由再多邁一步,總是好的。

【譯作】榮耀的戰後世界|The Glorious Postwar World

文:吳莉瑋
圖:Express Monorail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Glorious Postwar World》,Rothbard 點出每次戰爭之後,政府習慣性地以各種藉口擴大國家權力,雖然對外戰爭結束,但戰爭時期的各種利益團體,仍想盡辦法找出各種「敵人」,繼續延續所謂「聖戰榮耀」。

【電子書】自由與財產(Liberty & Property)

《自由與財產》這篇文章最初為  Ludwig von Mises 的一篇演講稿,於 1958 年 10 月在普林斯頓大學舉行的《朝聖山學會(Mont Pelerin Society)》第九次會議中發表,你可以在  Mises Institute  找到原文電子書

Mises 在這篇演講中井然有序地簡要描述他對自由與財產的一些看法:在第一部份中,他介紹了了 liberty 和 freedom 兩種自由的概念來源與意義。接下來,第二部份談到資本主義制度出現之前的社會情況(莊園社會與無法負擔的過剩人口),並談談資本主義如何顛覆這種無法供養多餘人口的舊社會,並把經濟主權以及政治主權逐漸帶給大眾。第三、四部份,談到社會主義的對資本主義錯誤批判,以及社會主義背後的邏輯(剝除所有人的自由)。第五部份談到政府的暴力與脅迫本質,強調生產要素的私有財產制是人民掌握經濟與政治主權的重要憑藉,並認為夜警型政府是維護私有財產制的必要之惡。第六部份點破許多人以為削減債權人以及福利國家等政策有利於自己,但在資本主義制度下,人有許多身份,絕大多數人同時身兼僱員、消費者、投資者、債務人與債權人。最後,在第七部份中,Mises 提醒我們,這段演講的內容,正是我們得記得永遠要爭取與保護的異議權。

有關 Mises 對於政府為維護私有財產制的手段這點,顯然他很清楚政府對於自由的威脅,雖然他並未進一步主張廢除政府,但在 Mises 之後的許多優秀追隨者,依循 Mises 的理論,已經逐步建構出一套可行也應該要如此的社會架構:無政府資本主義。

這套無政府資本主義的內容,可以在 mises.org 翻到一大堆值得一看的文章與專著,有免費版本的電子書、有聲書、演講、文章,以及付費版本的實體書、線上課程等選擇,當然,還有自由捐款的選項。

其中,有關道德合法性問題,除了 Mises 理論的基礎外,主要由 Rothbard 的《The Ethics of Liberty》貢獻;有關廢除政府後的「保護服務」,Hoppe 的《私有防禦》、Gustave de Molinari 的《The Production of Security》、Morris and Linda Tannehill 的《The Market for Liberty》論證得簡單又清晰;而「道路提供」的難題,Walter Block 的《The P…

【譯作】Ludwig von Mises簡傳(1881-1973)|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

文:吳莉瑋
圖:UniversidadFranciscoMarroquin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Rothbard 動人的敘述,令人無限追思 Ludwig von Mises,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他經歷幾乎整個世界的價值觀改變,但仍屹立不搖地堅持真理,接續他志業的人們,也應秉持他的精神,一代一代地努力,直到我們真的自由,直到我們真的都懂得自由。

【譯作】如何去社會化?|How to Desocialize?

文:吳莉瑋
圖:Dunechaser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How to Desocialize?》,Rothbard 討論前共產國家當時紛紛努力擺脫社會主義,轉向西方借鏡時竟找不到任何可用的參考解決方案,就像一位匈牙利人的發言:「有許多西方書籍討論奪取政權的困難,但沒有人談論如何放棄權力。」

【電子書】私有防禦(The Private Production of Defense)

《私有防禦》是 Hans-Hermann Hoppe 最初在 1998 年發表於《Essays in Political Economy》系列的文章,而後另編整理成 epub 於網站上發表

Hoppe 教授的立場相當極端,純粹的自由放任資本主義,許多論述看起來挺過癮,他有許多相當值得細看的著作,其中,我最推薦 DEMOCRACY: THE GOD THAT FAILED ,由於大多數他在 mises.org 上掛名的出版物都非公開授權,有興趣的讀者就請掏點錢或者是去網站上找原文來看吧。

在本書中,Hoppe 先從國家集體安全的理論開始,以推理方式說明把國家這種強制機構當成保護手段的錯誤以及理論矛盾為何,而這種錯誤理論所導致的後果為何?

在說明集體安全不但無法提供防禦保護反而會導致更多衝突後,Hoppe 再進一步提出私有防禦系統才是真正可以帶來永久和平與有效解決衝突的方法。

如 Hoppe 所言:
集體安全是我們這個時代中最流行的連帶信念。沒有什麼比現代國家的合法性更依賴這種信念。然而,集體安全的概念不過是迷思,它也無法替現代國家提供合法化依據。私有財產的所有者,透過勞動分工與市場競爭的協作,能夠也應該提供抵禦侵略的防禦。
下載 epub下載 mobi下載 pdf從 Leanpub 下載或購買
更新紀錄:
2013/05/04:發表 epub/mobi/pdf 格式2013/07/04:發表於 Leanpub 平台

【譯作】歡迎越南裔漁民|Welcoming the Vietnamese

文:吳莉瑋
圖:gari.baldi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Welcoming the Vietnamese》,Rothbard 介紹尋求政治庇護而受到美國歡迎的越南裔漁民,近來因為受到「法條困境」打壓競爭而訴諸司法公道的過程,他們一方面受到競爭對手引用過時的《瓊斯法案》禁止操作大型船舶,另一方面又受困環保主義者因各種物種之名禁止人類活動的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