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智慧財產權理論的共性)


文:吳莉瑋
圖:walknboston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智慧財產權理論的共性」部分,Jeffrey A. Tucker讚揚《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所做的功夫,這本書透過大量案例與歷史修正,用實例給出震撼教育,這是很辛苦的工作,但他們做了,正如Tucker所言:
人們有時會問我對於研究計畫的想法。作者在瓦特案例中所作的事情可以被用於數千次個案分析。很多工作要做,很多反思要開始。

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智慧財產權理論的共性

《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本來可以從無法阻止非法下載或是對青少年下載的邪惡鎮壓等著眼點切入。但作者沒有這麼做,相反的,作者將我們帶回工業革命時期,瓦特與其蒸汽機的偉大創新神話。

為什麼?正如引言所述,這是一本經濟學的書。如果你對於科學想做些補充,這些補充不能只適用於現在、去年、這裡或那裡。經濟學是一門普遍的科學。經濟學法則和經濟學的課程,適用於所有時間與地點。出於這個原因,理論上的突破是個巨大事件。這意味著好幾代學者的參與:重新修正歷史、精細地調整理論的各方面,並把它應用到不同的領域。

這也是本書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為了加深他們並不只是處理數位下載問題的讀者印象,他們將古老的歷史放在前頭。他們以歷史修正者的角度破解著名的專利。

他們展示出,瓦特將大部分的精力,花在遊說與捍衛政府專利,由於他的尋租(rent-seeking)行為,他的技術還沒上市就被超越了。而這項專利本身對於瓦特的經濟貢獻也沒起到效用。直到瓦特的專利過期後,蒸汽機技術才真正起飛,工業革命為此喪失了10到15年可能的經濟進步。

透過這個例子,我們收到通知:這本書不光是一些怪胎在描述網路出現已後的數位生活。不,這本書是對整個智慧財產權的歷史作出全面性的修正,而作者堅持將它稱為「智慧壟斷(intellectual monopoly)」。

接著,他們採取了獨特的定位,既不是專利和著作權太超過,也不是它們做得不夠。他們採取了少數人才敢採用的立場:這些東西應該完全廢除。而他們敢這樣說的理由,並不像人們會先想到的那些理由那麼複雜。

首先,他們承認:「每個人都想壟斷。沒有人願意和自己的客戶或模仿者相競爭。目前的專利與著作權,同意了生產者的某些壟斷想法。」

接著,他們也同意每個人都會想到的第一點:「當然,會有少數人不為任何目的而創作。那些創作者和生產舊東西的生產者沒有什麼不同:他們希望自己的努力有所報酬。」

而後是論點的核心:
從創作者的努力應該得到補償的主張,結論出專利與著作權這種壟斷是提供此種補償的最佳方式,這是一個長距又危險的跳躍。…創作者的財產權可以在沒有智慧財產權的情況下受到良好保護,而後者本身並不會增加創新或創造。它們是不必要的邪惡。
他們繼續勾勒出自己真正的意思。他們支持生產者的財產權。創作者的財產權應該得到保護,而那些複製他們想法的人,這些人的財產權也同樣應該受到保護。前者的財產權鼓勵了創新,後者的財產權鼓勵創新的擴散、採用與改良。

現在,問題在於創作者是否有權決定購買者如何使用自己的創作。如果說,他們應該要主張智慧財產權而不是財產權,這意味著他們有特權去限制第三方如何使用自己的財產。這就是在授予壟斷特權。壟斷在任何生活領域中,都不是創新的朋友。他們對此點並未繼續深入,但我們可以透過郵局、公立學校或其它公營企業來瞭解這點。這些部門都由壟斷者所控制,而它們的特色都是高價格、低創新以及普遍的停滯。

但是我們卻相信相反的事情,這多奇怪,我們相信生活中不可缺少智慧財產權這種壟斷!

作者指出,所謂的鼓勵創新,是一把雙刃劍。總有人要買單。事情不是創作者受益這麼簡單。例如,他們引用了只用218美元製作的電影卻花了400,000美元在配樂授權上的例子。這是一項嚴重的社會成本,同時還是看不到的成本。想想那些因此胎死腹中的電影、那些可能因為發行電影而產生的利潤、被延遲或甚至未能上市的發明、消費者用在於專利藥品的數十億替代方案上的花費。

引言還談到《憲法》對於著作權與商標的背書。他們說沒有比這更過時的了。就我個人而言,我對這點有些疑問。《憲法》的許多部分從根本反對專制主義(例如只允許州際共和政府)。而英國的專利立法歷史則讓我懷疑,這種條款的目的,會不會是在說,政府將不會繼續擁有和分配重商主義特權,將由個人來執行這種權利。這本來是在反對君王式特權,但最後走錯方向,可以肯定的是,人們可以透過這些例子有感一點。

第一章具有高度挑釁意味,讓讀者感覺到即將到來的驚心動魄。作者沒有讓人失望。

人們有時會問我對於研究計畫的想法。作者在瓦特案例中所作的事情可以被用於數千次個案分析。很多工作要做,很多反思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