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3的文章

【電子書】《摩登家庭》的世界:私營奇蹟與公營犯罪|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

這本書為 Jeffrey A. Tucker 所著《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的中文譯本,原書以 CC BY 釋出,有興趣的讀者可於 mises.org 下載。

書中集結了 Tucker 的網誌文章,共分五大部分:「私營奇蹟」、「自由、和平與富饒」、「替自由而作」、「想法可以擁有嗎?」、「公營犯罪」。他以詼諧但不失精準的筆觸,結合生活上的許多經驗,闡述出「自由與強迫」的主題。

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部分莫過於「想法可以擁有嗎?」,此部分為 Tucker 閱讀《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一書的逐章評論,不僅介紹該書內容,也加上了獨特的 Tucker 見解與闡述。曾身為專利工程師一員的我,也走過一段差不多的思想掙扎,特別有所感觸。

這是一本輕閱讀,用幽默帶出許多在政府控管之下所面臨的文明崩壞。

為了簡化排版程序,同時測試一下這類翻譯是否有機會賺些外快,我這次改用 Leanpub 的服務,當然,你仍然可以免費取得。

Leanpub 提供 pdf、epub 與 mobi 檔案,需要下載的讀者,可以選擇:

一、於本站直接下載(格式為 Leanpub 提供之檔案):下載 epub下載 epub (簡體中文)下載 mobi下載 pdf

二、點選下方按鈕免費下載或購買,若直接進入 Leanpub 網站上該書網頁

【譯作】應該要有營業時間法?|Should There Be Shop-Closing Laws?

文:吳莉瑋
圖:bluecinderella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Should There Be Shop-Closing Laws?」,Jeffrey A. Tucker用營業時間法為例,說明「建構式政策」的盲點,將社會拆解成一段一段地獨立分析,最終就是好像立意良善政策結果都適得其反(假設我們的政府都立意良善),這種不必要的干預,通常都導致「市場失效」,事實上,市場失效的原因,是因為作用的動力不是市場,而是政府的強制性干預,我提議最好要正名一下這種偏頗又會導致誤解的術語,正確的名稱,應該是「政府失效」。

【譯作】犯罪技能的市場|A Market for Criminal Skills

文:吳莉瑋
圖:samuel van dijk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A Market for Criminal Skills」,Jeffrey A. Tucker認為自由市場可以提供本來可能變成罪犯的人一個發揮自己天賦融入和平協作的機會,但我倒是認為,事實上,幾乎你想得到的任何技能都能拿來做壞事。

技能就跟科學一樣,本身沒有什麼好或壞,要拿特定技能來做什麼,這取決於操作者的價值觀,至於這些行為是好是壞,則取決於評價者的道德觀。

但誠如Tucker所言:「市場效應無法被量化,但這些巨大影響可以讓人們遠離犯罪,並轉以和平形式參與人類合作。」

確實,當自由市場讓和平合作變得更容易、更安全、獲得利益更高、更有成就感、機會可能性又更多時,人們將大幅降低冒險犯罪的動機與意願。

【譯作】所有法律都有殺傷力|All Laws Have Teeth

文:吳莉瑋
圖:Jaypeg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All Laws Have Teeth」,Jeffrey A. Tucker討論美國政府因為一般用於舒緩鼻塞的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成分藥品可以被用來製造安非他命為由,嚴格限制該類藥物的取得,並實施藥量配給,此種動輒得咎的法規造成大量無辜者遭受訴訟纏身,同時也未能真正實現「預防犯罪」。

其實,此類典型的因噎廢食法規,常常在「干預主義民主政府」中見到,要是一一列舉可能清單長長一大掛。譬如,台灣最近想「蠻幹」的「智財局擬修法封鎖境外侵權網站」。

這類由謬誤(或說是特殊利益)所構成法規,可怕的地方不只是政府隨心所致地以「預防犯罪」之名去限制各種「自由」,最令人生寒之處,正如Tucker所言:
人們紛紛譴責受害者。不知怎的,我懷疑,在最糟糕的極權主義國家中,同樣的情緒也無處不在。當人們最終清醒,發現法律還有執法者才是問題根源時,為時已晚。

【譯作】寬頻生活|It’s a Broadband Life

文:吳莉瑋
圖:angelocesare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t’s a Broadband Life」,Jeffrey A. Tucker分享了生活中的網路經驗,另外還稍微帶到著作權的絆腳石議題,當然,這是一個需要比較正式處理的東西,但基本上,著作權(以及其他專利、商標等「智慧財產權」)是個不廢不行的怪物。

【譯作】讚美麥當勞咖啡|In Praise of McCafe

文:吳莉瑋
圖:Dave77459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n Praise of McCafe」,麥當勞是一家了不起的企業,總是能夠「重整腳步再出發」,而麥當勞提供拿鐵咖啡這個創舉(引來隨後的便利超商咖啡),將「布爾喬亞的飲料」推廣成「所有人的飲料」,就自由主義者而言,這是值得歡慶的樂事,但就精英主義者而言,這代表著能夠識別身分的象徵物又少了一樣,當然,就是該大書特書抱怨的事了。

【譯作】割草機可以教我們什麼|What Lawnmowers Can Teach Us

文:吳莉瑋
圖:Jennuine Captures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What Lawnmowers Can Teach Us」,Jeffrey A. Tucker用割草機刀片當成例子,說明市場「協作」的能力,那可是中央規劃者經常做不到的誑語,市場做到了,沒有強迫,只有自願交換。

【譯作】美國鋼琴業的終結|The End of the U.S. Piano Industry

文:吳莉瑋
圖:Яick Harris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End of the U.S. Piano Industry」,Jeffrey A. Tucker用美國鋼琴產業的例子,說明所謂「政府應該無條件保護不可或缺的基礎工業」,是個不必要的謬誤。

鋼琴是這樣,汽車也是。

【書摘】Thinking as a Science|Henry Hazlitt

摘錄:Thinking as a Science|Henry Hazlitt

文:吳莉瑋
圖: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Thinking as a Science》是 Henry Hazlitt 在 1916 年發表的教學,他在 1916 年就以專著來談「思考」,我認為,Hazlitt 本身就是實踐獨立思考的最佳實例。

Hazzlitt 首先談到思考是什麼、為什麼這麼重要、怎麼思考、有哪些思考方式、要怎麼練習、又可以從哪裡開始練習,最後還提供許多延伸閱讀指引,簡言之,這是一本簡明精要的「思考教戰手冊」,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在 Mises Institute 網站免費下載閱讀。

人類最重要的能力並不是「知識」,而是「思考」,在一個知識爆炸的年代,謹記這點於心更是重要,閱讀再多知識,都比不上好好靜下心來把所接觸到的訊息思考過至少一輪,想要這麼做的人,這本書讓你能夠按部就班地撿回自己思考的能力。

【書摘】

Page 4 | Added on Sunday, May 26, 2013 4:10:24 PM
When they think at all, the last thing men think about is their own thoughts. Page 5 | Added on Sunday, May 26, 2013 4:14:24 PM
If we are to find rules and methods of procedure, these methods must come from somewhere—must be based on certain principles—and these principles can come only from close, systematic investigation. For our purposes, all sciences may be divided into two kinds: positive and normative. A positive science investigates the nature of things as they are. It deals simply with matters of fact. Such a scienc…

【譯作】互惠的社會|A Society of Mutual Benefactors

文:吳莉瑋
圖:icedsoul photography .:teymur madjderey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A Society of Mutual Benefactors」;自願性交換行為中,參與交換的雙方都認為這次交換會讓自己變得更好,否則就根本不會進行交換,也就是說,交換行為總是雙方互惠的一種合作。這點現在看來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但其實,並非自古至今皆能認識到交換的互惠本質,除此之外,許多現代的「理論家」,往往在無視於交換本質的前提下,寫出一篇又一篇似是而非的「剝削」理論。

Ayn Rand在《阿特拉斯聳聳肩》裡有句話我很喜歡:
矛盾其實並不存在,你無論在什麼時候遇到矛盾,檢查一下你都有哪些前提,就會發現其中一個是錯的。

【譯作】怪才和書呆子的政治理論|A Political Theory of Geeks and Wonks

文:吳莉瑋
圖:wetaskiwin.tomorrow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A Political Theory of Geeks and Wonks」,Jeffrey A. Tucker簡單地把政治上分成兩類人:怪才和書呆子;除了相當貼切以外,我很欣賞Tucker對這兩者的簡要評論:「書呆子盡量把國王拉到自己的陣營裡;怪才殺國王。」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我們時代的重商主義)

文:吳莉瑋
圖:tonystl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我們時代的重商主義」部分,《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在最後一章明確指出智慧財產權是一種癌症,我們應該全面廢除,而不是滿足於稍微收緊控制。

Tucker的論點則更令人玩味:「你所面臨的是整個世代都憎恨私有資本機構的嚴重問題。現在,你跟我都知道,這些機構正在進行一些非法行為,所謂的執行「智慧財產權」不過就是國家脅迫。然而,這卻醜化了自由市場的聲譽。將有一代社會主義者興起,他們憎恨美國的外交政策,因為他們相信美國的智慧財產權出口是某種形式的資本家帝國主義。由於這些原因,沒有人比資本主義支持者更應該強烈主張廢除智慧財產權。」

智慧財產權可以說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重商主義,16到18世紀,大部分的人都深信此種政策將有助於富國,而這種謬誤被隨後的經濟學家給駁斥。同樣的,現在有許多人都對智慧財產權深信不疑,我們正在努力破除這種謬誤,而反對資本主義的隊伍,需要每份對此有所認識的人出一份力,我們正處於歷史轉彎處,要往哪裡去,在其中的每個人都有份作出決定。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專利拯救我們的生命?)

文:吳莉瑋
圖:bored-now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專利拯救我們的生命?」部分,《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的作者勇敢地碰觸醫藥專利的議題,透過大量研究的整理,清楚地讓讀者了解,許多歷史上最偉大的醫療創新,絕少是由專利而起。相反的,出現藥品專利的地區,開始出現發展遲緩的現象,例如印度一度繁榮的仿製藥業。

此外,許多藥品專利必要的主張,其實都是其它政府干預的結果,這種滾雪球式的思考方式,最終將帶來漸進式社會主義的來臨。

有關於藥品專利的部分,我很喜歡Tucker的結語:「拯救生命的藥品真的很重要,不能落到政府授予的壟斷手下。」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發明歷史的騙局)

文:吳莉瑋
圖:hurleygurley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發明歷史的騙局」部分,《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以其中一章替真正的發明英雄平反,不管是飛行器、廣播還是電話,我們常見的歷史總是「專利版本」,但事實上,除了那些人除了沒能在「大眾歷史觀」中留名,還飽受壟斷者(所謂專利發明人)的法律威脅,是呀,這真諷刺。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謬誤橫行)

文:吳莉瑋
圖:Kalexanderson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謬誤橫行」部分,Jeffrey A. Tucker談到許多經濟學家之所以支持智慧財產權,是因為他們根深蒂固的「均衡理論」所致,但事實上,真實世界根本不存在這種狀態,如Tucker所言:
問題核心,在於均衡理論與實際經濟運作沒有什麼相關,奧地利學派強調這點超過了半世紀。每個行為都有成本,生活的各個方面普遍具有不確定性,企業家精神隱含於一切行為中,透過不斷試驗、錯誤與變化的過程,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出清市場。 但辯護士們無論是長久以來的政府宣傳或者是疏於反思,往往忽視這種根本上的前提錯誤,最終築起當代這堵難以推倒的高牆,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來到數位時代,「人為創造稀有性」的智慧財產權帶來的問題,也將越來越嚴重,這讓許多人更願意靜下心來反思,一個幾乎所有人都在某種程度上被「定罪」的制度,肯定有哪裡出了錯。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回到財產權與競爭的基礎)

文:吳莉瑋
圖:Hammer51012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回到財產權與競爭的基礎」部分,《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在第六章探討社會秩序的基礎,有關社會秩序與財產權的乏味版論述,可以參考本格的「財產權的理論基礎」。

簡短而言,社會秩序的目的是有效解決衝突,而衝突起源則是資源有限的現實,針對稀有性資源採用明確的財產權規則,可以減少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到此,我們可以先特別提出,針對非稀有性資源(譬如想法),要是設立了「財產權」,反而會造成衝突,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智慧壟斷。

接下來,要強調的是,幾乎所有社會都有一套財產權制度,只是各種不同形式的社會採用不同規則罷了,譬如,共產社會的財產權制度就是有限資源由所有成員共有(基本上這個無法真正實施)、專制社會的財產權制度則是由統治者擁有所有財產權,至於目前最大宗的混合經濟制度社會,則是讓個人保有「部分財產權」。

哪一種財產權制度才真正公平?原則很簡單,首先要能實施,接下來要對所有人都公平。Hoppe教授對此議題的貢獻,在於從根本理論上推導出只有一種財產權理論才合乎要求,規則很簡單:

rule #1:每個人都擁有自己身體的絕對自主權rule #2:除了身體以外的無主有限資源,第一個佔據的人就擁有該項資源rule #3:生產者擁有產品rule #4:個體之間可以透過自願交換的機制進行自有財產權的轉移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書籍與音樂殺手)

文:吳莉瑋
圖:Ian Sane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書籍與音樂殺手」部分,《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在第五章以現實提醒讀者,著作權挫敗的正是創作,受傷最重的正是創作人。

幸虧,目前我們還能在創用授權下喘息,許多創作能透過這種授權模式自由流通。我們必須時時注意那些壟斷者的蠢蠢欲動,譬如,WIPO很想加進武器庫的「廣播權(Broadcasting Treaty)」。你知道嗎?自由其實不是理所當然,我們都要小心呵護,就像文明一樣,很容易瞬間崩塌。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可見與不可見的專利成本)

文:吳莉瑋
圖:another.point.in.time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可見與不可見的專利成本」部分,專利有許多看得見的成本,申請費用、律師事務所費用、訴訟費用、和解費用、被延宕的市場損失、防禦性專利投入、權利金支付等等列舉不盡,但其實,還有那些因為專利而從未出現的技術、產品、創新等社會損失的「看不見的成本」。這些成本,都以「獎勵創新」為名而合理化,但如前頭所談,創新不會來自於壟斷,而這些成本卻都是不必要的社會浪費。

【譯作】自由革命|The Freedom Revolution

文:吳莉瑋
圖:Zach Straw via photopincc

今日是六四的前夕,暫停一下《思想:自由與不自由》的連載,來回顧《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Freedom Revolution》,Rothbard 為文當時世界各地的社會主義正面臨瓦解,而撼動世界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更是震驚人心,和平抗議的學生們被武裝坦克暴力鎮壓(還有坦克進場時的天安門外圍衝突),再次:政治自由與經濟自由必須齊頭並進,缺一不可。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創新需要智慧財產權?)

文:吳莉瑋
圖:HikingArtist.com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創新需要智慧財產權?」部分,《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接著提出更多創新與壟斷不兼容的案例,其中,我也同樣感到有趣的案例,就是發明軋棉機的Eli Whitney,剛開始他花盡力氣要用打擊「仿冒」、收權利金等法律手段賺錢,但後來,他終於看清,鼓勵模仿並持續創新,才是保持自己競爭力的Old Good Way:企業是透過創新而繁榮,不是壟斷。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壟斷創造財富?)

文:吳莉瑋
圖:TimmyGUNZ via photopin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壟斷創造財富?」部分,評介《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第二章內容,作者提供許多「創新並非出於智慧財產權壟斷」的實例,電腦軟體、書籍、報業、樂譜等,最後,以色情業作為總結。

Tucker的點評很觸動心弦:
這一章最後用一段有趣的篇幅作為結論,討論富有活力又利潤豐厚的色情產業。你退避三舍。當然。國家也是。著作權在這個領域行不通的原因顯而易見。從經濟學角度看來,這完全是一個合理的調查主題。這個開源產業規模龐大而且不斷成長、富有秩序又有利可圖,並且充滿技術創新。這真可悲,智慧財產權讓我們得從生活中難以告人的一面去找尋真正的自由市場如何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