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專利拯救我們的生命?)


文:吳莉瑋
圖:bored-now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專利拯救我們的生命?」部分,《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的作者勇敢地碰觸醫藥專利的議題,透過大量研究的整理,清楚地讓讀者了解,許多歷史上最偉大的醫療創新,絕少是由專利而起。相反的,出現藥品專利的地區,開始出現發展遲緩的現象,例如印度一度繁榮的仿製藥業。

此外,許多藥品專利必要的主張,其實都是其它政府干預的結果,這種滾雪球式的思考方式,最終將帶來漸進式社會主義的來臨。

有關於藥品專利的部分,我很喜歡Tucker的結語:「拯救生命的藥品真的很重要,不能落到政府授予的壟斷手下。」

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專利拯救我們的生命?

藥品專利的機制占了現代製藥業多重要的部分?令人難以置信地重要。廢除藥品專利又不提供其他改變,可能會導致這個每天都在拯救生命的龐大利潤產業崩塌。

具體而言,要是沒有專利,那些被迫丟入FDA的數百萬元將得不到補償。要是沒有專利,那些面對公開配方的大型製造商,配方可能會被取走,仿冒將立刻把價格推低到邊際成本。

那些丟入測試與實驗的龐大成本將無法以未來收入吸收。因為FDA的程序專斷,這些收入本身就不確定。感謝邪惡的反托拉斯法,要是合併資源、協同研究、維護價格並分享市場,公司就得面臨法律地雷。

但是,請注意,這些藥品專利看似必要的原因,都是因為其他形式的政府干預:藥品法規、反托拉斯法、政府資助還有各式各樣政府活動。政府法規生於政府法規,每一條都看似依賴於其它法規。

其結果,就是深埋在醫療產業的巨大法律老鼠窩,近一世紀以來,日益縮緊的國家控制一直佔據主導地位。還有一個進一步的問題,就是深潛在這個系統中的責任混亂與法院判例,就像穿梭在重度感染宿主身體裡的絛蟲一樣。

要怎麼只單純討論市場的某個層面,而沒有徹底討論其他層面?《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的作者如何穿破這個迷霧,提出廢除藥品專利的主張?

基於上述的複雜性,我對於本章感到最畏懼。我錯了。他們的成果簡直就是傑作。他們同時提供大小藍圖,每一段落都充滿的精彩的細節。他們透過恰當的邏輯與巧妙的證據,帶領讀者思考,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務:讀者完全相信,藥品專利不但沒必要,實際上還是當今世界的巨大邪惡。這是最困難的案例,他們明知這點仍勇敢踏入,他們的成果是大師級表現,值得單獨出版。

有些人喜歡藥廠,有些人討厭。作者則採取中間立場。藥廠對世界有貢獻,但它們深受單調化產業的監管制度影響,藥品專利在此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我們能想像世界上沒有藥品專利?你不需動用到想像。歷史上,現代專利基本上都是戰後現象,在那之前,產業在沒有專利的國家裡發展得比出現專利制度的國家還要快。我們可以透過檢視19世紀的化學產業來看到這點。作者告訴我們La Fuchsine公司染色技術的法國專利,該專利幾乎摧毀了法國的染色技術發展,與此同時,不存在染色技術專利的德國、瑞士、英國,則出現廣大的創新,並開啟了現代染紡工業。美國在這個領域相當落後,正是因為美國有著龐大的專利系統,即使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也不得不違反英國的封鎖政策,從德國進口染料。這是杜邦公司的開始。

近幾十年期間,仍有許多地區未有藥品專利。在1978年之前,義大利的藥業因為專利缺席而蓬勃發展了近一世紀。在1961年到1980年期間,新組成物只有約10%具有專利。外國企業爭相進入義大利進行模仿與開發。但這些都在1978年停止,義大利受到外國跨國公司的壓力而引進專利。印度接下藥品自由市場的地位,印度的仿製藥業成為市場要角,直到印度被迫同意WTO協議並關閉這個充滿活力的市場。

現在,藥品世界被令人難以置信的專利叢林吞沒,人們稱讚著正在發生的創新,但很少有人去問有多少前期創新來自於專利,很少有人會去問要是沒有專利的話,我們本來可以享用多少創新、價格又會多低。

Boldrin和Levine勇於提出問題,他們想找出過去幾個世紀以來最高社會價值的創新來自何處。他們翻閱醫學期刊並發現幾個調查。最重要的醫學歷史里程碑是什麼?列表:青黴素、X射線、組織培養、麻醉、氯丙嗪、公眾衛生、細菌理論、循證醫學、疫苗、口服避孕藥、電腦、口服補液療法、擴散神經系統(DNS)、單克隆抗體技術,還有吸菸危害健康的發現。

列表當中只有兩種技術擁有專利或由先前專利、專利獎勵而生。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提供了另外一份20世紀十大公共衛生成就名單。令人吃驚的是,沒有一項涉及任何專利。有些人寫信抱怨阿司匹靈、幽門螺旋桿菌還有醫學文獻資料庫沒列入名單。這些都非專利之功。

即使著眼於頂尖藥品清單,也不會出現對專利有利的結果。Boldrin和Levine發現,阿斯匹靈、AZT(譯註:抗愛滋藥物)、環孢靈素、醚、氟、胰島素、異菸鹼醯(譯註:抗肺結核藥物)、醫藥用大麻、美沙酮、嗎啡、催產素、青黴素、苯巴比妥(譯註:治療癲癇發作的藥物)、磺胺類藥、奎寧、利他能(派醋甲酯)、灑爾佛散(譯註:治療梅毒的藥物)、疫苗或維生素。

至於那些和專利存在有關係的藥,大多都是偶然發現或是大學研究室的產物,又或者同時有不同發現者,並導致昂貴的專利戰爭。

作者筆鋒一轉,談到藥廠與醫師之間的腐敗關係,以及為了獲准專利與FDA核可的多餘測試要求等問題。

新出現的專利藥品,超過一半以上都只是重新包裝市場現有藥品。那些專利快要過期的藥品,常常被以新發明之姿重請專利,耗費大量臨床測試的成本。藥廠出現了行銷專利藥品更甚於專利過期藥品的動機,醫師則響應這種戰術。

一些藥廠資助的研究結論,不令人意外地認為製藥業會因為廢除專利而變得更好,因為專利申請、行銷等成本高昂,而專利權期間與取得FDA許可的耗時相比,專利權期間的長度很短。

作者提出有力的結論,認為製藥業的自由市場,能夠帶來創新藥品的開發、節省許多目前要將藥品推出上市的成本,大大減輕消費者的負擔。你可能因為我的粗略總結而未完全信服,我強烈希望你能去閱讀他們的全文。閱讀之後將能讓你的思考與整本書的主題一致:創新與發展的根源是競爭,不是壟斷。

拯救生命的藥品真的很重要,不能落到政府授予的壟斷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