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謬誤橫行)


文:吳莉瑋
圖:Kalexanderson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謬誤橫行」部分,Jeffrey A. Tucker談到許多經濟學家之所以支持智慧財產權,是因為他們根深蒂固的「均衡理論」所致,但事實上,真實世界根本不存在這種狀態,如Tucker所言:
問題核心,在於均衡理論與實際經濟運作沒有什麼相關,奧地利學派強調這點超過了半世紀。每個行為都有成本,生活的各個方面普遍具有不確定性,企業家精神隱含於一切行為中,透過不斷試驗、錯誤與變化的過程,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出清市場。
但辯護士們無論是長久以來的政府宣傳或者是疏於反思,往往忽視這種根本上的前提錯誤,最終築起當代這堵難以推倒的高牆,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來到數位時代,「人為創造稀有性」的智慧財產權帶來的問題,也將越來越嚴重,這讓許多人更願意靜下心來反思,一個幾乎所有人都在某種程度上被「定罪」的制度,肯定有哪裡出了錯。

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謬誤橫行

《經濟學人》受夠了專利熱潮,並在一篇主版社論中寫道:
專利的授予,「煽動貪婪」、激發欺詐、刺激人們操作能對大眾徵稅的計劃、發明者間由此產生糾粉、引發無止盡的訴訟…從這種後果看來,這類法律原則無法說是公正。
這不是當前問題。該期雜誌出刊於1851年,但文中的每一個字,在今天仍然適用。曾經,經濟學家的傳統智慧將國家授予壟斷等同重商主義那般糟糕。但在20世紀中期以後,這種傳統智慧逐漸產生困惑。

問題的根源,便是對市場的機械性看法,這體現在均衡理論的一般概念中。當爭辯的塵埃落定後,均衡理論成為宏觀經濟的理論樣貌。

需求與供給完美匹配。所有事物的價格都被競爭出價壓低至成本,因此,沒有利潤。所有價格都為給定,所有市場都被清除。市場訊息完善、完全理性、沒有不確定性、沒有交易或任何其他費用。事實上,根本沒有活動。整個世界都是完全滿意的機器人。

這只是一個數學概念,但是,一旦它被當成完美世界經濟的圖像並嵌入你的腦袋,就朝向將這個假設當成整個經濟理論基準之路,邁開了一小步。事實證明,專利和著作權的情況便是這個理論概念的產物,Boldrin和Levine在《Against Intellectual Monopoly》的第七章與這個概念問題戰鬥。

Joseph Schumpeter成為專利倡導者,正是因為他無法跳脫均衡概念。他試圖解釋一般均衡情況下的變化,並發展出一套企業家精神理論,認為創新激起最終將落定成為新模式的灰塵(Rothbard稱這為「跳脫瓦爾拉斯的框框」)。(譯註:瓦爾拉斯為開創一般均衡理論的法國數理經濟學家。)

在這種基礎下,模仿幾乎像任何其他東西活動一樣免費,因此,看來似乎有必要讓創新者擁有某特定期間的獨家生產權,並在此期間內獲利,否則,這些讓社會與經濟進步的必要創造建設就不會出現。

嗯,此處的問題核心,在於均衡理論與實際經濟運作沒有什麼相關,奧地利學派強調這點超過了半世紀。每個行為都有成本,生活的各個方面普遍具有不確定性,企業家精神隱含於一切行為中,透過不斷試驗、錯誤與變化的過程,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出清市場。

這是一個令人驚艷的看法,認為經濟學家們最近才開始仔細審視智慧財產權問題,最核心的原因,是因為普遍以均衡理論建構的數學化經濟學,排除了建構出真實世界市場特徵的可能性。我們可以把這個,看成經濟學專業拒絕全面接受門格爾、Mises和海耶克思想的又一代價。

那些相信創新無法在智慧財產權法缺席情況下發生的人,其核心的理論問題,在於他們假設生活中的每項困難都只是一瞬間。事實上,模仿很昂貴,也需要時間。它需要努力。即使某個製程或產品能被完美地模仿,要讓這些上市可是比單純模仿更為巨大的障礙。絲綢製程花了一百年才成功地被模仿。即使是今日,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還是無法弄清楚如何做出一杯正港濃縮咖啡。

而且,就算模仿可以很快也很容易,這也不會剝奪率先上市的獲利。我很會做冰淇淋,而且我很可能只要一個周末的實驗就能重現Moosetracks的配方。但我不會這麼做,我不這麼做的原因並非Moosetracks的商標、著作權或專利。我不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我有更好的事情要做,而且,要把任何東西帶入市場都得花上巨大的機會成本。

即使市場上出現具競爭力而且幾乎相同的產品,這也並不一定意味著先行者無法維持一定的利潤。作者引用TravelPro行李箱的案例,它的手把被成千上萬的競爭者模仿。但即使是現在,TravelPro的業務仍透過不斷創新、市場行銷、品牌知名度與具競爭力的價格而蓬勃發展。

如果你真的相信智慧財產權支持者的主張,你可能永遠都搞不懂繁榮的比薩市場是怎麼出現的。比薩產業具有昂貴的入門成本(建物、員工、烤箱、司機、技術),但每銷售一個比薩的邊際利潤非常低,這種產品任何人都可以模仿。當然,在這種情況下,必須要有比薩配方的著作權、專利、壟斷的供應商,以確保有人願意承擔這個任務。然而,環顧四周:你可以找到十幾間可以在20分鐘內把比薩送到你桌上的店。

另一種說法則與過度使用的概念相關。如果你把想法公諸於世,這些想法會被濫用,就像一般的公地財產一樣。這種情況在真實的財產上確實如此。公立學校、公有道路、公有土地等等,這些財產都被使用過度,而且因為缺乏合理配給的經濟機制而年久失修。

那麼智慧財產又會如何?迪斯尼公司說,米老鼠的智慧財產保護是用來防止過度使用,如果米老鼠被放回公有領域,它會被畫在貓食包裝的不恰當位置上。它的價值會折損。

當然你也可以對比薩或任何食品做出同樣的論點,但人們對於食品卻沒有這類考量,即使我們能夠想像得出來某個食品壟斷商在競爭條件下會過得更差,但這個社會肯定會因為任何人都可以製作比薩或食物而變得更好。作者作出進一步論點:今日,要是有一些商品或服務被標記為「米老鼠」,這肯定不算是一種恭維。所以,儘管有著壟斷地位,這個卡通人物也已經貶值。

許多親智慧財產權的論點,可以歸總成,認為競爭市場不是供不應求,就是供過於求。換句話說,這就像用來主張「市場失靈」的所有論點形式相同。

我記得,第一本談論醫療資訊與藥品的專論上市時,引發很大的爭議。難道醫生與藥房不該擁有壟斷?然而,不知何故,一切都運作良好。我們買書、上網看醫療信息,但我們還是去看醫生。

所有的供應商都會被競爭給惹惱。大學教授不全然狂熱於白痴和傻瓜指南,但有時會有同事打破行情寫出一個。這只是生活在均衡狀態缺席下的一部分生活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