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怪才和書呆子的政治理論|A Political Theory of Geeks and Wonks


文:吳莉瑋
圖:wetaskiwin.tomorrow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A Political Theory of Geeks and Wonks」,Jeffrey A. Tucker簡單地把政治上分成兩類人:怪才和書呆子;除了相當貼切以外,我很欣賞Tucker對這兩者的簡要評論:「書呆子盡量把國王拉到自己的陣營裡;怪才殺國王。」

怪才和書呆子的政治理論|A Political Theory of Geeks and Wonks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很多人透過政治運動而對政治思想感興趣。這也許是因為政治事務強迫你決定自己的身分與信念。

我隱約記得自己還很年輕的時候,也許是7歲那年,我發現我的麻吉一家人認為他們家是民主黨,而我敢肯定,我的家人是共和黨。

我問別人這是什麼意思,可是只得到一些模糊的答案,反正看來很像是跟政府還有公共生活有關的大議題。對此我沒有多想,儘管這是我第一個可能會佔據生命的想法。

很多人都是這樣:政治事務是認真思考政治思想的入門。如果你對政治思想的興趣日益濃厚,你可能會變成這兩者之一:書呆子(wonk)或怪才(geek)。這些術語常被用在生活中的各方面,維基百科上有這兩個術語的定義,但它們在政治領域中有新的涵義。

政治書呆子著迷於過程。他們喜歡遊戲。他們從觀察改變中得到滿足。他們喜歡參與。理想之於他們是無聊的東西。歷史只是數據。知識分子似乎無關緊要。對書呆子而言,最要緊的是正在進行的政治鬥爭這個嚴酷事實。他們可能因為頭銜與地位而有所不同。他們從眾多會議、微小勝利、行政細節,以及這些事務的八卦中茁壯。他們知道搞懂誰是誰與事實為何才是生活的精髓。

書呆子有兩種,政治書呆子和政策書呆子。他們存在於社會各階層。他們出現在運作事務上,因為他們旨在以正確與合乎戰略的方式控制權力槓桿,這意味著在某種程度上有利於同族群的其他書呆子。從地理上看,他們生命的開始與結束都在華盛頓,首都圈出他們的整個世界,而其外圍則是霍布斯所謂的自然狀態(state of nature)。他們透過機密訊息以及卡特爾化政治階級而茁壯成長。他們的報紙是《華盛頓郵報》,他們認為它是內部報告。

政策怪胎則和書呆子形成對比。他們並不著迷於細節而是被理想吸引。觀察本身是無聊的事。吸引他們的是變革的願景。他們不想參與其中,他們質疑遊戲規則而且非常想改變這些規則。他們樂於創造不同意識形態的藍圖,或大或小。他們傾向於獨立工作而且全然不管階級區別。他們感興趣不是表面而是底層,不是貼皮而是木材。以軟體術語來說,他們總是期待下個版本。他們敢於冒險,所以他們寧願先上線再除錯。

在政治上,這意味著怪才會被想法吸引,甚至是激進想法。他們很容易就能想像出不存在的東西,這讓他們成為夢想家與企業家。因此,他們對於研究歷史、哲學和經濟學感興趣。不管古代或近代歷史能否帶來教訓,從古人或今人身上發掘老觀念並把它起死回生,本身就有特殊吸引力。他們透過訊息公開、破除窠臼、打破卡特爾並抨擊權力壟斷而茁壯。在地理上,他們可以在任何地方生活與工作,而且他們不仰賴於任何單一訊息來源。

怪才跟書呆子可以湊在一起共事,但兩者間總是存在自然的緊張關係。書呆子認為怪才無可救藥、缺乏權力,只是腦中充滿無用且不實際幻想的魯莽局外人。怪才則認為書呆子是體制的一部分,因此,很可能會日益受到體制的腐蝕。

將這個觀點擴大,控制歷史的鬥爭是書呆子與怪胎之間的戰鬥。書呆子是那些鞏固、穩定並擴張現狀者;怪才則是那些革命者。書呆子凍結現狀並讓現狀更有效率;怪才則想像且邁往沒有人認為可行的未來。書呆子將激烈與極端措施視為輕率與魯莽;怪才則認為這些是唯一值得追求的道路,並且抱著未來將以某種方式行得通的信心。書呆子盡量把國王拉到自己的陣營裡;怪才殺國王。

  • 凱撒(Julius Caesar):書呆子
  • 布魯圖(Marcus Junius Brutus Caepio):怪才
  • 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書呆子
  • 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怪才
  • 布希(George Walker Bush)或歐巴馬(Barack Obama):書呆子
  • 羅恩.保羅(Ron Paul):怪才

民主的待辦事項之一,就是將整個社會都變成一群相信這個系統可行也致力於使其可行的書呆子。但駕馭人性也不是那麼容易,總是會有一些怪才出現,他們認清民主系統的基礎是謊言,而且想要推翻這個系統。為什麼多數人可以統治少數人?或者更準確地說,為什麼組織良好的少數可以統治意見相左的相對多數?我們需要的不是權力與特權不被操弄的民主2.0,而是廢除整個系統。

誰將帶領世界?從短期看來,書呆子是正確的。他們得勝,他們統治。他們也的確統治了數百年的古代世界。他們統治了72年的蘇聯。他們現在正統治著美國。但從長期看來,則是另一回事。羅馬帝國與蘇聯因為怪才發起的革命而崩潰。書呆子最終將低估思想的力量以及理想的效應。

哪一種生命值得活?書呆子很有名,甚至是傳奇人物。而怪才就算改變了歷史,卻很少聲名大噪。為什麼?因為書呆子寫歷史。但這些歷史卻因為怪才才開始。怪才回過頭來看著自己努力實現夢想的一生而感到滿足。而書呆子回顧一生才發現自己不過是機器上的一顆齒輪。總會有一天,他們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所做的一切將化為虛無,就算是在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