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我們的五旬節奇蹟|Our Miracle of Pentecost


文:吳莉瑋
圖:algo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Our Miracle of Pentecost」,Jeffrey A. Tucker將Google的翻譯服務與聖經故事相比,確實,這可能在中世紀人或甚至是阿公阿嬤的眼中是奇蹟,但我們這些一有記憶以來就活在Jetson世界的人而言,奇蹟久了,就是麻痺。

各種技術創新別說是被視為奇蹟了,它甚至不會是新聞。重複不斷地提醒自己,這個世界不是理所當然地要進步,所有的繁榮與便利,都是成千上萬在自由底下有機會協同合作的人們,一代一代地累積,不斷前進的結果。

正如Tucker所言:「它由資本主義而生,那個每個人都樂於仇恨並把所有世界弊病歸咎其上的資本主義。看看現實:資本主義賜予所有人祝福,但功勞卻幾乎未獲得認可。」

我們的五旬節奇蹟|Our Miracle of Pentecost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我的收件箱剛收到下面的email:
我提到自己是一名62歲的瑞士人。我用這種方式與他們聯繫,是因為我想做一些對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事情。但這種讓他感到擔心的說法,卻成為我的幸運禮物,他們將特別意識我的行為,僅管短時間內我還會活在這個地球上。
這封email就用這種方式寫了500字。顯然,這是一封email騙局,如果我照做簡直就是傻子。但重點在此:這信是用義大利文寫成的。感謝我加到帳號的Google Lab功能,只要按一下「翻譯此訊息」我就可以看到翻譯。

你可能會說這一點幫助也沒有,Google翻譯很破爛。但考慮到這封信或許是用一些很稀有的語言寫成,而且被輾轉地電子翻譯過很多回才傳到我手上。想到這裡,這種翻譯結果相當令人印象深刻。

上個月,我收到來自以色列的訊息。那是希伯來文。我開啟翻譯功能然後看到非常明確的問題。他想將Mises.org的文章翻譯成希伯來文,所以來信尋求許可。我用英語回答。他收到訊息後將我的訊息翻譯成希伯來文。然後用希伯來文再次來信,我再把這訊息翻譯成英文。我們用這種方式在一分鐘內通信了幾輪。

你有看到發生了什麼事嗎?這是世界歷史上第一次,我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人即時溝通,不管我們雙方用的是什麼語言。人類歷史的巨大障礙已被克服。這個人類的巨大鴻溝、戰爭起因,從遠古時代就開始的社會分裂與分離根源,已入土為安。

有任何新聞頭版報導這事嗎?當然沒有。它甚至不是新聞。它只是一個埋在看似普通軟體的小標籤裡的技術。它不僅沒有創造歷史,人們甚至不會特地宣傳它。它不過就是在不知不覺更換我們生活面貌的東西。

然而:在整個人類歷史上的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要是我說,我想出了一個不需要知道各種語言就可以理解任何人談話的方法,我會被稱為騙子或奇蹟工作者。如果我證明了自己說的話可行,我會被視為魔術師或先知。

Google做到了這點,但似乎沒有人關心。

我的意思是,如果這事發生在五旬節的話,可能足以寫入《聖經》,確切而言是使徒行傳第2章。
五旬節到了,使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那時,有虔誠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住在耶路撒冷。這聲音一響,眾人都相聚集,聽見使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甚感困惑。他們驚訝稀奇地說:看哪,這說話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嗎?我們怎麼都分別聽見他們說我們生來所用的鄉談呢?我們帕提亞人、瑪代人、埃蘭人,和住在美索不達米亞、猶太、卡帕多細亞、本都、亞細亞、弗里吉亞、龐非利亞、埃及的人,還有靠近利比亞昔蘭尼地區的人、羅馬來的旅人、猶太人或是進猶太教人,克里特和阿拉伯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神的偉績。眾人就都驚訝猜疑,彼此說:這是什麼意思呢?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們在Gmail的翻譯機大致相若,就像機器人以同樣的方式越來越接近真人動作與行為一樣。這不是奇蹟,是技術。但技術可以近似神奇事物。我們這個時代經常如此,因為我們太常遇見這種奇蹟般的技術,所以我們很難再特別去注意這些。

但我們應該要去注意。如果我們注意了這些,或許我們從這個世界中學到一些東西,即,自由企業的自我組織能力。Google是一家私人公司。沒有人下令這家公司發明這項技術。Google這樣做並進行佈署,只因為服務他人符合公司利益。透過服務他人而獲取利潤。這種獲利以無法預測的方式進行,Google不靠販賣這項特殊服務而獲利,而靠免費提供。一個免費的奇蹟!

沒有任何這個星球上的人能夠預料出這個,沒有。但它發生了,它由資本主義而生,那個每個人都樂於仇恨並把所有世界弊病歸咎其上的資本主義。看看現實:資本主義賜予所有人祝福,但功勞卻幾乎未獲得認可。

然而,也許這正是我們所能期待的了。回想一下,其他人也共同見證了五旬節奇蹟,那有一些人以為這只是因為他們喝太多酒。

現在也是如此,人們並未領會。但歷史不斷前進,一個又一個的奇蹟,駕駛著進步、鼓舞人類,並為地球上的生命帶來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