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沒有所謂自製冰淇淋這回事|There’s No Such Thing as Homemade Ice Cream


文:吳莉瑋
圖:Ani-Bee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re’s No Such Thing as Homemade Ice Cream」,Jeffrey A. Tucker用冰淇淋當例子,說明了,現今世界裡,絕大多數人都參與了規模龐大的「複雜全球性勞動分工」,所謂「自製」,基本上是很難很難達成的任務,但這些讓生活更好,讓我們更輕鬆地,吃「自製冰淇淋」。

沒有所謂自製冰淇淋這回事|There’s No Such Thing as Homemade Ice Cream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在商店的冷凍區中,可以找到冷凍香草莢、法國香草,還有另一種自製香草口味的香草。拜託!我現在人在店裡,這一排又一排的商業產品都是龐大資本機器生產的東西。這個冷凍食品的聚寶盆,需要先進的工業技術,這些技術所需要的商品與服務,得透過基於私有財產的全球分工與複雜的交易價格系統,每一個生產階段都充滿企業家精神的冒險。

這裡沒有什麼是「自製」,想必大家都知道,這不過是行銷手段,沒有什麼好苛責。

但它讓我思考,什麼是真正的自製冰淇淋?哦,我以前做過。我總是覺得,如果透過電器,就不是真正的自製冰淇淋。如果你打算尋求機器協助,這算哪們子親手做的東西?把一些混合物倒進桶子裡然後等待完成,並沒有真的在「製造」東西。你也可以讓其它人替你做然後再跟他買,或者是去商店的冷凍區逛逛。

不,真正的自製必須要全程手工,讓「手部肌肉」做點苦勞。這種活可折騰了,你不斷地攪了又攪,裡頭的東西看來像是永遠不會變成冰淇淋。然後,當你開始感到厭倦的時候,攪動變得越來越吃力,直到你不得不放棄,因為沒力氣繼續攪了。就在這個時候,冰淇淋剛好可以吃了。

這樣值不值得?這是主觀判斷。但想想:真正自己自製的成分占多少?那些用來做冰淇淋的材料也是正宗自製嗎?我們已經用手搖的方法捨棄了放在後院的電器,這是邁向自製的偉大一步。

但岩鹽呢,這個東西似乎只在分解人行道上的結冰和做冰淇淋這兩件事會派上用場。我在商店裡買了一包。這顯然自給自足冰淇淋計畫需要的妥協,如果我們連岩鹽都自己製作呢?

維基百科這麼談岩鹽:
出現在沉積蒸發岩床,為封閉湖泊、鹽湖和海枯竭的結果。鹽床可能有幾百公尺厚且分佈領域廣泛。在美國和加拿大,地下鹽床由紐約西部的阿帕拉契盆地延伸到部分安大略地區以及密西根盆地的廣大範圍。其它的礦脈位於俄亥俄州、堪薩斯州、新墨西哥州、新斯科細亞省和薩克其萬省。巴基斯坦靠近伊斯蘭瑪巴德的Khewra鹽礦規模龐大。英國則有三個鹽礦,其中,規模最大的位於柴郡的溫斯福特,平均半年產量為50萬噸。
我能說的是,哎呀!我得做一些旅行。僱用一些人。然後,還得處理怎麼包裝這些岩鹽然後把它從伊斯蘭瑪巴德或溫斯福特或任何其他地方給運回來的問題。別急,Morton牛排店好像有賣類似的東西,反正,不管怎樣,冰淇淋鹽不過是用來跟用在人行道上的普通岩鹽做區隔的行銷手法。到底有什麼差別我真不知道。我不會心存僥倖,針對這點多做研究顯然有必要。

然後我還有牛奶的問題。我可以買頭牛,可是這得花很多工夫保養。據我所知,不管你要不要做冰淇淋,都得定期擠奶。而且還有飼料和排泄物等諸多問題。讓這頭動物保持健康可能就是全職工作,根本沒有時間來製作更別說是享受自製冰淇淋。

當然,你還需要冰箱跟冰塊,如果沒有根本就無望。光是為了發明冰箱就幾乎占了人類歷史有記載的所有時間,美國家庭到1920和1930年代才普遍擁有冰箱,所以我假設自己可以做出一台簡直就是狂妄。此外,這些都得靠電,我想以自製之名連這個也得放棄。如果我利用電力來儲存牛奶和冰塊,為什麼我不乾脆用電力來啟動自動製冰淇淋機?

我回A計劃:拿到一台發電機。我會假裝不要去注意自製汽油來啟動發電機的問題。畢竟,我可以利用水力(但需要先取得)或者是大型風車(院子可能會堆滿鳥類屍體),但這麼一來,無風的日子就不會有電了。太陽能發電如何?用Windex太陽能板。(我在家做得出來這個嗎?)這些替代方案越來越貴。

當然,你還需要雞蛋,也就是雞的意思,我不會排除這個,但我認識的每個試圖為了雞蛋而養雞的人,最後都宣告投降。這是個噁心的工作,充滿無法預期的頭痛問題,譬如,趕走搗蛋鬼、讓雞保暖、購買昂貴的飼料、處理骯髒的動物和雞舍。

如果我想放棄我的工作來養一頭牛和一些雞,可能還可行。但還是有糖跟口味的問題。糖可以用很多方法取得。我可以養蜜蜂、從甘蔗或水果中提取或是用其它方法,但每種方法都很艱鉅。用買的容易得多,但是我的「自製」冰淇淋又該怎麼辦?

現在,我們來談談香草。顯然,它是源於墨西哥與馬達加斯加的豆類植物,維基百科說:「種植香草種子莢需要重度勞力」現在,我好像撞上一個看似無法解決的問題。我不住在這兩個地方,顯然我居住地的氣候也無法種植香草。也許我需要一個溫室。就算是人工的香草口味香料也需要化學實驗室。

到目前為止都還沒說到採用不鏽鋼齒輪和曲炳的冰淇淋製造機。在人類歷史上,直到19世紀才出現具經濟價值的鋼,而不鏽鋼則是非常現代的發明。這些材料需要大量的冶金研究,至少,我會需要煉鋼爐,有些人可能不禁要問,牛、雞、發電廠還有生產香草的溫室又該怎麼辦。

就算我拿到鋼,我還是得進行加工。而製造冰淇淋機也得有木材,所以我需要先種樹才能伐木,並以某種方式做成圓板。到目前為止,我的後院得擺滿來自各國與各時代的物品,更別說完成任務需要眾多領域的工程師和專家勞動。還沒開始這麼作之前可能我就破產了。

範圍遍及全球成千上百萬人的勞動分工,現在看來簡直是美妙無比,世界各地所有的協作,都可以在價格系統中透過每一階段的企業家推動。

顯然,沒有什麼是真正的自製冰淇淋,「自製」這個用語只是用來譬喻。感謝老天,透過這個案例,我發現這點:在這個經過幾百世紀且所有人都參與的龐大延展過程中,商店只是最後一站。

如果想把冰淇淋的名字叫做「自製冰淇淋」,當然可以。鑒於這些資本家為了用更便宜的價格提供更好的商品所經歷的一切,他們當然有權力去運用一些語言來試圖說服我們購買他們的產品。在這個偉大的人類合作制度中,我們都是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