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摩登家庭》的世界|It’s a Jetsons World


文:吳莉瑋
圖:thievingjoke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t’s a Jetsons World」,Jeffrey A. Tucker用《摩登家庭》類比自由世界的前景,而政府則還是那個《摩登原始人》,用語輕快又奇妙,相當有趣,這本書用各種生活上的例子,相比於先前Rothbard的(沉重)例子,別有一番閱讀趣味。

《摩登家庭》的世界|It’s a Jetsons World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1962年到1963年間播出的這部經典未來電視影集中(我承認我超迷這個節目,每集都可以看個100次),人們一天只工作幾個小時,駕著時速最高可達2,500英里的飛行汽車,以平均時速500英里的速度行動,而且他們主要的工作是「壓按鈕」。整個星系都是他們的家。醫療照護是完全自由的市場,提供極致的客戶服務。所有科技都是最棒的(但當然,偶爾也會有需要修理的失常,像現在一樣)。企業相互競爭,繁榮無所不在,國家在很大程度上變得無關緊要,友善的警察只會隔一段時間出現,看看事情是否運作良好。

這部影集預測許多我們現今已出現的技術,但奇怪的是,沒有email或簡訊,整個場景反映出當代思潮:對於進步與可預期之未來願景的熱愛。這剛好也是ABC電視台有史以來第一部彩色播映的節目。它既不是烏托邦也不是反烏托邦。這是我們可預計未來的最好狀態。人們不用穿上制服或是服從出現在家裡顯示器上的獨裁者。影集中的角色就像現在美國人一樣具有時尚意識。除非他們想要,否則他們的食物並不必然都是膠囊型式(跟現在一樣)。他們在家中就裝有速食配送服務。進步的方向總是自動化:更有效率地完成必要任務,讓人的精力花在更有價值的目的上。

它所傳遞的訊息很真實。人類本性和現實結構本身沒有變,只有那些人們使用的器具在變,這是物質世界中可能發生的最榮耀的事。我們可以變得更貧困,或是變得更富有。但世界如何構建的基本事實不可改變。資源稀有,但在貿易、邊界、法律與私人創新的世界中,經濟創造的可能性無窮。

為什麼看這部影集很有趣?因為它是一部動畫片,因為到處都是簡練的小工具,但最主要的,是因為每個人都好像對周遭的奇蹟異常地漠不關心。他們所生活的後現代住房好像只用一根天上的大柱子支撐,但他們的思想與行動就像我們這些住在地上的人一樣。他們不對任何東西感到驚訝,不管那有多厲害。

儘管有著非凡便利的生活,基本的問題都還是跟那些自從有文字紀錄以來的人類一樣。孩子們有著跟我們的孩子一樣的問題。「女兒茱蒂」嬌生慣養又愛生氣,「兒子艾爾洛伊」老是惹麻煩,喬治除了關心保住自己的飯碗之外,也解決不了這些麻煩,而「他的妻子珍」則負責整頓這個家。

選擇的存在導致許多抱怨。大家都在抱怨「壓按鈕」的工作,如果他們想擺脫工作放鬆一下,通常會選擇一些提供虛構世界的企業,享受一下暫時的老西部時光(「貝塔牧場酒吧」)。我們現在也有類似的「回歸自然」幻想,抱著哲學去光顧雜貨店,或是相信「不印這封email」就是在拯救地球。

而我們的世界又哪裡像《摩登家庭》的世界了呢?我們也同樣被私營企業與企業家精神創造的奇蹟圍繞,每天起床都會有一些讓生活稍微好一點的發展。進步的速度很快,不過幾年前寫的技術文章現在會被認為很過時。

男孩艾爾洛伊有台機器可以變出即時世界,讓他和家人打棒球跟網球。我們叫它Wii。他們的吸塵器不用推就會自己吸地,當然,我們也有。《摩登家庭》的家住在雲裡,我們的生活也越來越移往數位世界的雲端計算裡,我們在那裡與朋友相聚、執行工作、度過閒暇時光、追求真理與靈感。

視訊電話是這部影集的偉大夢想。使用者必須付費,在撥打長途(有誰還記得?)「接訊」(有誰還記得?)時,得先決定要接受或拒絕。視訊電話固定在天花板上無法移動,就像直到前天以前的電話一樣。

Mises Wiki的重度使用者Peter Sidor,最近透過我安裝在iPhone裡的Skype軟體打電話給我,我下載以後只為了測試一下,在接起電話後,你看,我正在跟德國的同事用視訊說話。我帶著手機走來走去。軟體是免費的,Skype求我使用他們的服務。iPhone 4預裝了FaceTime軟體,但是這個奇蹟的出現也沒帶來太多額外的聊天對話。

這些事情都讓人驚嘆。這些棒到令人超乎想像,比《摩登家庭》製作者可以想像的更先進。有了我手上這個小盒子,我可以和這個星球上任何的人連線聊天,而且不用付超過我平常的服務費。這意味著,在這個地球上的任何人都可以和地球上的其他人做生意或成為朋友。邊界、限制、障礙,通通被炸開。

變化的速度令人難以置信。世界在我們有生之年的每一天都在被改造。電子郵件成為主流不過15年左右,而現在的年輕人把它當成過時的溝通方式,只用於最正式的回應。今天的年輕人透過社群媒體即時通訊,但這只是現在,誰知道明年會變成怎樣。

奇怪的是,似乎很少有人關心這個,而且,會去關心使這些成為可能之機制的人又更少,也就是市場經濟。相反的,我們只是適應新的現實。我們甚至聽到「奇蹟疲勞症」這個嚴重的問題,太多太多太棒的東西太常出現啦。確實,新的世界似乎悄悄來臨,為什麼?它跟人的天性有關,只要我們仍活在資源有限的世界裡,人性就不會改變。我們只是調整自己適應這些奇蹟,而沒有思考太多奇蹟的來源以及生產它們的系統。

《摩登家庭》的世界就是我們的世界:爆炸性的技術進步、根深蒂固的資產階級文化、象徵美好生活的企業文化。但兩者間有個主要差別,這個差別不是飛行汽車,如果不是政府積極推動地面道路和中央交通計劃,我們搞不好早就有飛行汽車了。差別是:我們還生活在一個旨在控制我們生活中各方面細節的龐大利維坦國家。

政府還是《摩登原始人》,拖累我們生活的時代錯誤。在政府的貨幣操作、管制、稅務、戰爭(對人、產品與服務)、監禁還有非正義之下,我們在找出路,我們試著找出方法,過的像《摩登家族》一樣。很多時候我們沒有做得很好,但原因在於我們被時代錯誤的國家統治。然而,除非我們向老自由主義傳統所解釋的那樣瞭解因果關係,不然,我們可能會錯過問題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