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你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是什麼?)


文:吳莉瑋
圖:massdistraction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Ideas, Free and Unfree」的「你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是什麼?」部分,Jeffrey A. Tucker先丟出問題,問問讀者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他強調,模仿是提供社會與經濟發展的燃料,而智慧財產權反對模仿。

他說:
這不過取決於個人如何看待自己對他人產生的影響力。在沒有智慧財產權的情況下,創造出較開闊的胸襟,人們尋求差異性,並將模仿行為視為自己的成功。智慧財產權則補助了一種狹窄的挖苦心態,將全世界都視為需要防範的潛在小偷。…你用哪種態度看待模仿?在你回答之前,請想想,模仿是不可避免的。沒有什麼東西是絕對的原創。在一個成長與健康的社會中,每樣事物都是已存事物的進一步發展。這適用於技術、文學、音樂、藝術、語言,還有一切。一個套用智慧財產權道德觀的世界,將會退步與停滯,哪裡都去不了,只會倒退。

思想,自由與不自由|Ideas, Free and Unfree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你對智慧財產權的態度是什麼?

當我在思考專利與著作權形式的智慧財產權時,其應用看來對社會理論影響深遠。智慧財產權所針對與屠宰的行為,正是提供社會與經濟發展的燃料:仿製或效法。

18到19世紀,德語世界的藝術圈中,作曲家的模仿被視為最偉大的致敬。當巴哈重新詮釋布克斯特胡德的音樂時,被視為是追憶布克斯特胡德傳奇的美妙禮物。當馬勒轉用一段勃拉姆斯的樂章,或重新安排一首貝多芬交響樂時,這是大師對大師的致敬。在文學與經濟學領域上,也同樣如此。

經濟事務中的模仿,對於經濟發展至關重要,沒有任何事務是一開始就完美的,社會持續地變化。你需要不斷地模仿,才能讓科技追上市場條件的變化。而智慧財產權以獎勵創造之名關閉了模仿之門。創造者要怎麼從充滿模仿的環境中獲利?就像他們的老方法:用最適當的價錢第一個將最好的產品呈現給世界。當其它人開始模仿時,創造者要忙著再次進行一些創新。社會和經濟就是這樣成長的。

想想時尚的世界吧,哪裡沒有智慧財產權。那裡快速變化、不斷創新,又有著顯著盈利。設計師的想法只要一上伸展台就會馬上被模仿。這種模仿行為被廣泛認為是在承認想法很好。它是人們在社會上尋找市場銷路的指標。在仿製藥、字體、香水,還有其它沒有智慧財產權的部門,都是如此。

可悲的是,在那些應用智慧財產權的部門中,卻抱著相反的態度。作家、藝術家和發明家坐在那裡沉思自己飽衣足食的需要,打擊任何膽敢「偷」他們的想法的人。如果成功的話,他們能夠從中獲得享受,但卻犧牲了社會發展。

如果他們沒有成功(這是更普遍的情況),這種被扯破的偏執,讓他們耿耿於懷、怨恨和不滿,認為世界沒能提供他們生活所需。一個充滿這種人的部門將處於停滯狀態,而這是法律所鼓勵的態度。為了讓你更能想像,比較一下以模仿為導向的爵士樂和搖滾樂和沉迷於智慧財產權的古典音樂吧!

有一些其他行業則介於兩者之間,譬如廣告業。幾年前,Apple替iPod作的商業廣告看起Lugz鞋的廣告極其相似。人們可能會笑著欣賞(當然這對這兩間公司都是好事),或者是把這種行為視為偷竊。Lugz沒有把Apple的模仿視為自己的成功,而是看成偷竊,Apple則否認這點。兩間公司開始唇槍舌戰,威脅提起訴訟與取消訂單。

這很可悲,而且完全不必要。

說來說去,這不過取決於個人如何看待自己對他人產生的影響力。在沒有智慧財產權的情況下,創造出較開闊的胸襟,人們尋求差異性,並將模仿行為視為自己的成功。智慧財產權則補助了一種狹窄的挖苦心態,將全世界都視為需要防範的潛在小偷。

你從孩子們的互動就可以看到這兩種看待世界的方式。我指的是處於青春期的孩子以及他們面對社群的方式。比方說,某個孩子發明了一個社群沒見過的用語或手勢,另一個孩子看到後進而模仿。

有兩種方式可以回應此種模仿。革新者可以將其它人也跟著這麼做的這件事,視為自己成功地讓世界產生些許差異,在這個小宇宙裡放了一點東西。他成為改變這個世界的力量,他塑造出自己的標誌,證據就是期他人也跟著模仿他。他感到自豪與喜悅,然後又開始尋求其它別人也會競相模仿的獨特衣著、談話或行為。

或者,這個孩子也可以有另一種回應。他可以指責他的模仿者偷了他的話、偷走他的手勢、剽竊他的人格、掠奪他的特殊模式。他將模仿者視為威脅,視為一種減少自己獨特人格價值的力量。他把模仿等同於考試作弊,等同於拿走他的東西。這是智慧財產權式心態非常具有破壞性的第一階段。

家長:請注意孩子們之間出現的這種跡象。告訴你的孩子,別人受你影響是一件好事。這意味著你與眾不同。這不是什麼好抱怨的事情。這應該值得慶祝。這意味著你是前端企業家,那些在社會上闖出成功的人。這也意味著,你有責任在做出好東西後持續改進,並感受周圍的世界。

你用哪種態度看待模仿?在你回答之前,請想想,模仿是不可避免的。沒有什麼東西是絕對的原創。在一個成長與健康的社會中,每樣事物都是已存事物的進一步發展。這適用於技術、文學、音樂、藝術、語言,還有一切。一個套用智慧財產權道德觀的世界,將會退步與停滯,哪裡都去不了,只會倒退。

兒童電影同樣也帶出這兩種看待世界的方式。《料理鼠王》是一部智慧財產權的終極宣傳電影。一隻富有味覺與嗅覺天賦的老鼠,從陰溝裡被救出來,在廚師的帽子裡替高級餐廳作料理。牠所作的食物都超棒,到處都有模仿者,但牠還是最棒的。但是,他開始感到怨懟,認為只有自己沒有獲得應得的讚譽。奇怪的是,有些人竟然擔心消費者會不喜歡主廚是隻老鼠!電影結束於牠受眾人重視並感到自豪,而觀眾則應該對此感到高興。餐廳被破壞了,但觀眾應該要瞭解這很值得。

另一個好一些的例子是《荷頓奇遇記》。整部影片都可以看到各種動物之間的競爭壓力,大家都希望自己對其他動物能有支配性的影響力。袋鼠試圖阻止荷頓影響其它的動物,但最終荷頓成功了,付出什麼就得到什麼。我們還看到無名鎮(Whoville)如何運作,一個以模仿為王的地方,它是個充滿活力的快樂社會,每個居民都很快樂。

身為Mises.org網站的編輯,每個星期,我都能看到其他模仿Mises.org的網站。可能是圖片、文章、設計、感受、結構-幾乎一切。幾年前我曾認為這應該被禁止。幸運的是,這裡沒有人有時間去管這點,感謝老天。我們存在的原因就是要影響世界。這些模仿都是光榮的證據,這讓我們這些工作人員持續不斷地做出更好的工作成果,讓我們保持在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