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歡迎越南裔漁民|Welcoming the Vietnamese


文:吳莉瑋
圖:gari.baldi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Welcoming the Vietnamese》,Rothbard 介紹尋求政治庇護而受到美國歡迎的越南裔漁民,近來因為受到「法條困境」打壓競爭而訴諸司法公道的過程,他們一方面受到競爭對手引用過時的《瓊斯法案》禁止操作大型船舶,另一方面又受困環保主義者因各種物種之名禁止人類活動的窘境。

歡迎越南裔漁民|Welcoming the Vietnamese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美國自成立以來大都是自由之地,但也有少數例外。其中之一是對具政治影響力之航運業的公然補貼。為了保護長期以來面對國際競爭持續低效的產業,美國國會的初步行動是 1789 年通過的《瓊斯法案》,該法案保護海運業主和他們的優秀員工。《瓊斯法案》規定,在美國水域中五噸以上的船舶,其業主必須是美國公民,也只有美國公民可以任職此類船舶的船長或船員。

時代變了,出於任何國家安全方面考慮而需要私人船隻協助美國海軍的情勢也消失已久。《瓊斯法案》也早已成為一紙空文,但法律仍在,它總是可以被拿來當成貿易保護主義的棍棒。而這就是《瓊斯法案》所起的作用。

《瓊斯法案》的最新受害者是被我們歡迎的共產主義越南難民,他們是公認節儉、勤勞且具生產力的美國居民,努力工作以取得公民身份。不幸的是,對於那些低效率的盎格魯競爭者而言,這些漁民的生產力顯得太高。德州的捕蝦業者,曾在 1980 年代初期試圖使用暴力競逐越南裔競爭對手。

最近對越南裔漁民的憤怒發生在加州,主要集中在舊金山,越南裔的美國合法居民集資購買船隻,在過去十年中相當成功地從事捕撈石首魚與盲鰻。近幾個月來,為了反應盎格魯競爭對手的抱怨,海岸警衛隊引用長久以來被遺忘也未強制執行的《瓊斯法案》來打擊這些越南裔居民。

雖然越南裔居民願意在每次法條被引用時支付 500 美元罰款以繼續謀生,但海岸警衛隊現在開始威脅要沒收他們的船舶登記文件並結束他們的事業。事實上,這些和平、合法的永久居民,使得美國政府所謂「清楚顯示出國家安全的現存危機」更顯可笑。

越南裔漁民的律師,亞洲法律聯誼會的 Dennis W. Hayashi 指出:「他們因為政治難民身分受到美國歡迎,努力工作以取得公民身份。但只因為他們還沒宣誓效忠美國就暗示他們不值得信任,我認為這很殘酷。」

在 Marie Antoinette「讓他們吃蛋糕」的優良傳統下,美國政府的回覆是,這些越南裔漁民可以自由使用五噸以下的船在鄰近海岸處作業。問題是越南裔漁民主要供應石首魚和盲鰻給亞洲餐館與魚店,而這些魚種必須使用流刺網才能捕獲。那麼,為什麼不用小船在靠近岸邊使用流刺網呢?這裡,出現了典型的困境,因為我們的老朋友環保主義者在此起了作用。

環保主義者在七年前說服加州禁止在淺於 60 英尺的水域中使用流刺網。為什麼呢?由於這些網子會一網打盡候鳥和海洋哺乳動物。所以,環保主義者再次以所有可以想像得到的物種之名,成功對抗所謂的敵人:人類。

因此,身為追求自由與自由企業的集體主義受害者,這些越南裔漁民被美國政府圍困,一方面受到低效率競爭者的打壓,另一方面受到與人類對抗的環保主義者夾擊。越南裔美國人正在美國法院尋求公道,也許他們會獲得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