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Ludwig von Mises簡傳(1881-1973)|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


文:吳莉瑋
圖:UniversidadFranciscoMarroquin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Rothbard 動人的敘述,令人無限追思 Ludwig von Mises,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他經歷幾乎整個世界的價值觀改變,但仍屹立不搖地堅持真理,接續他志業的人們,也應秉持他的精神,一代一代地努力,直到我們真的自由,直到我們真的都懂得自由。

Ludwig von Mises簡傳(1881-1973)|Ludwig von Mises: 1881–1973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對於我們這些敬愛 Ludwig von Mises 的人而言,言語無法表達我們的失去:他的親切、輝煌與完美;他無瑕的氣節;他追求人類自由的勇氣與終身奮鬥;一個包羅萬象的學者;對我們所有人的崇高激勵。除此之外,這位溫柔且迷人的朋友,為我們這些人帶來一次大戰前的維也納文化與魅力。

Mises 之死,不僅帶走我們一位深受尊敬的朋友與導師,也替一個時代的終結敲了喪鐘:他是 1914 年之前的歐洲,一個更高貴、更自由也更文明的時代所剩下的最後一個活寶。

Mises 的朋友與學生都本能地明白我的意思:當我想到 Ludwig Mises 時,第一個浮現腦海的,是我與 Mises 在一個充滿久違文明時代氛圍的小公寓的私人下午茶特權。Mises 和藹的忠實妻子 Margit;由被納粹摧毀的家庭圖書庫中救出的珍貴書籍;還有 Mises 以他獨特的方式分享的舊維也納軼事、學者們的故事,與當今經濟、政治與社會理論的精湛見解,以及他對目前情勢的精明意見。

Mises 宏偉、強大且永不妥協之作品的讀者,遇到他本人時也常會感到驚訝。也許他們將 Ludwig Mises 的形象想像成冰冷、堅毅、嚴峻、具有邏輯且排斥平凡的學者,挖苦周遭駑鈍者長久以來的錯誤與侮辱。

他們不可能錯得更多;他們遇到的是天才頭腦、和諧個性與貼心又仁慈之人格的混合。我們從未聽過 Mises 說出任何辛辣或挖苦的話。永遠帶著溫柔與禮貌,即使他的朋友與學生只有一丁點生產力或智慧的跡象,Ludwig Mises 總是鼓勵他們;提供溫暖以及早被他偉大作品證實的大師邏輯與道理。

他始終是靈感來源與恆星。但這名漢子過得竟是什麼樣的生活!Ludwig Mises 在他 92 歲生日不久後去世,直到他的生命接近尾聲前,他以眾多偉大且不朽的作品傾注一股強大的湧泉,在大學持續任教至 87 歲,他是能量與收產力的泉源,他不倦地飛行於世界各地授課與演講,替自由市場與健全經濟科學發聲,他替自己的創作貢獻了強大的連貫性與邏輯結構。

Ludwig Mises 面對遭遇的堅定與勇氣令人慚愧,對我們而言是無盡的奇蹟。曾經所有經濟界人士與各國領導人都為自由喝采,但在 Mises 聲勢到達最高點時,他的世界開始破滅並遭受背叛。這個世界一頭埋入凱因斯主義與國家主義的謬誤與邪惡,而 Mises 偉大的見解與貢獻則被忽視和蔑視,他過往的傑出學生大部分都決定隨風擺動。

僅管被可恥地忽視,在美國的二流職位也剝奪他遇見優秀學生的機會,Ludwig Mises 從來沒有抱怨或動搖。他純粹地開鑿他偉大的目標,發展並闡述強大的經濟與社會科學,他獨自一人就具有看出連貫整體結構的天才;他意識到如果人類想要生存與繁榮,就必須堅決的支持個人主義與自由。他確實是個絲毫不會偏離於真理的恆星,他是第一個看到真理並呈現給那些願意聆聽的人。

儘管機率很小,但我們中的一些人慢慢地開始聚集在他周圍,學習、聆聽,並在他人格與作品的光輝下滋養成長。過去幾年,自由與自由市場的思想已經開始在美國迅速復甦,他的名字與他的思想開始打動我們所有人的心弦,而他的偉大將被新的世代認識。

他始終樂觀,我有信心 Mises 感到欣慰,看到這些對他親手打造但被遺忘許久的自由與健全經濟的新覺醒。我們不能,唉,重返舊維也納難以言喻魅力的精神、廣度與博學。不過,我熱切地希望,我們至少曾讓他的生活添一點甜。

在眾多 Mises 告訴我的奇聞軼事中,我最清楚記得的這個,也許它能傳達一點 Ludwig von Mises 的機智與精神。他與他的朋友,偉大的德國哲學家 Max Scheler,一起走在維也納街頭,Scheler 轉向 Mises 並帶些惱怒地問:「維也納這什麼天氣養出了這些邏輯實證主義(主導現代哲學院且 Mises 一生與之博鬥)者?」Mises 聳聳肩並輕答:「唔…畢竟,有數百萬人生活在維也納,而其中只有大約十幾個邏輯實證主義者。」

但是,唉,Mises,現在你走了,而我們失去了嚮導、我們的長老、我們的朋友。沒有你,我們要怎麼前行?但我們必須前行,如果我們不這樣做,將是對你以高尚生命與不朽作品為例之教誨的可恥背叛。祝福你,Ludwig von Mises,我們最深的愛隨你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