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給社會主義陣營的激進處方|A Radical Prescription for the Socialist Bloc


文:吳莉瑋
圖:me and the sysop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 Radical Prescription for the Socialist Bloc》,Rothbard 提出共產主義國家去社會化與私有化的有效處方:全面取消價格管制、將貨幣變成可兌換的硬通貨、建立完整的股市,並透過「原始占用(homestead)」原則一次性地將現有國有企業私有化。

給社會主義陣營的激進處方|A Radical Prescription for the Socialist Bloc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東歐內外的人們都普遍認為,擺脫他們加劇赤貧的唯一解決辦法是放棄社會主義與中央計劃,並接受過私有財產權與自由市場經濟。但關鍵問題是西方傳統智慧顧問採用的進度緩慢,「逐步」自由,而非採取受人唾罵的激進全面性社會變革。

漸進主義與逐步改變,始終以冷靜、實用、負責任且具有同情心的改革方式進行,避免突如其來的衝擊、痛苦的錯置,以及失業所帶來的徹底改變。

然而,在此及許多領域中,傳統看法是錯誤的。東歐人從未如此清楚明白,唯一可行又實際且能快速起作用的方法,是全面廢除社會主義與國家主義。

首先,正如我們在蘇聯所見,漸進式改革提供方便的藉口,讓既得利益者、壟斷者與受益於社會主義的低效率懶漢什麼都不用改變。結合這種抵抗與社會主義制度下特有的官僚阻力後,原先具有意義的改變被削弱成修辭學和口惠不實的承諾。

更根本而言,因為市場經濟是複雜、相互關聯的無縫網路,僅控制一部分將造成更多的資源錯置,且使這些資源錯置無限延續。

蘇聯是個顯著案例。改革者希望取消價格控制,但他們擔心這個主張在已然通膨的環境下將大幅加劇通貨膨脹。不幸的是,渴望吸收資本主義的東歐人,卻採取西方經濟學的謬誤,專注於等同「通貨膨脹」的物價上漲,而非專注於造成物價上漲的擴張性貨幣政策。

在蘇俄與波蘭,政府將數量龐大的盧布與茲羅提注入流通,從而提高了物價水平。在這兩個國家中,嚴重的價格管制偽裝物價上漲,也創造了大量的物資短缺。許多價格管制的例子中,當局試圖透過嚴格的消費品價格管制來緩和消費,如肥皂、肉品、柑橘類水果或燃料。其必然結果就是,這些寶貴的物資特別地供不應求。

如果政府冷靜下來後取消所有價格控制,確實會有許多商品價格將一次性大幅上升,特別是那些因為物價管制而遭受嚴重短缺的消費品。但這種價格上漲是一次性的,不像擴張性貨幣政策造成的持續性與加速性物價上漲。此外,如果價格便宜但是消費者卻找不到地方購買,這有什麼好值得安慰的?如果可以買到一塊 10 盧布的肥皂,總比從來沒出現過的 2 盧布肥皂好。當然,市場價格(例如 10 盧布)並非武斷的決策,而取決於消費者本身的需求。

整體開放將一舉消除資源錯置與限制,也給出自由市場的空間來讓人民發揮精力、大幅提高產量,並把分配不當的資源重新轉向能讓消費者滿意的事務上。我們永遠不該忘記,西德從二戰結束後的蕭條中「奇蹟復甦」,是因為 Ludwig Erhard 與西德人民在一夜之間一舉廢除價格與工資管制系統,光榮的 1949 年 7 月 7 日。

此外,東歐國家亟需資本以發展經濟,無論資本來自於國內儲蓄或外國投資者,只有在以下情況才會出現:(1)真正的股市,資產股份所有權的市場;和(2)將貨幣變成硬通貨。西德改革的一部分是讓馬克成為硬通貨。

如果所有價格管制立即刪除、貨幣變成可兌換的硬通貨並建立出完整的股市,接下來該怎麼處理社會主義陣營中龐大的國有企業?這是重要的問題,因為社會主義國家中大量資本資產集中於國有企業。

許多東歐人現在都意識到,促使國有企業注意價格、成本或利潤而變得有效率,是個沒望的嘗試。大家都越來越清楚 Ludwig von Mises 是正確的:只有真正的民營企業與生產手段的私人擁有者,才能真正響應利潤與虧損系統的經濟獎勵。而且,只有真正的價格體系能反映成本與獲利機會,而真正的價格體系得由實際市場中產生,也就是私人業主間的物業買賣。

顯然,所有國有企業與營運都應立即私有化,越早越好。但不幸的是,許多投身私有化的東歐國家不願意推動這個補救措施,因為他們抱怨人民沒有錢可以購買這座資本山,而且國家也幾乎不可能將這些資產正確地訂價。

不幸的是,這些自由市場倡導者的思考不充足。不僅是社會主義下的公民沒有足夠資金來購買國有資產,還出現個嚴肅的道德問題,國家該拿這些錢做什麼,而且國家憑什麼能從長期受苦的人民手中積累這筆錢。

再次,私有化的正確方法是激進的:讓當前使用者「原始占用」這些資產,例如,按比例將各公司所有權股份轉讓給工人。在這個一次性的普及私有化之後,市場上的股份價格將會隨著該公司或資產的生產性與成功度而有所波動。

「原始占用」原則的批評者通常都譴責這種想法是收受人「意外收穫」的「贈品」。但事實上,這些原始占用者已經創建或採用這些資源並投入生產,而隨後的任何利得(或損失)將是這些原始占用者生產與企業行動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