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社會主義者的股市?|A Socialist Stock Market?


文:吳莉瑋
圖:Foxtongue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 Socialist Stock Market?》,Rothbard 介紹匈牙利引進股市的過程,並說明股市的存在是自由經濟的重要指標,雖然,匈牙利向西方學得太好,不幸也一併移植各種股市管制手法,即便如此,朝自由再多邁一步,總是好的。

社會主義者的股市?|A Socialist Stock Market?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即使在改革之前的日子裡,社會主義也從不是獨塊巨石。共產主義國家中,社會主義的頻譜範圍包括從南斯拉夫的準市場與準工團系統到鄰國阿爾巴尼亞的集中式極權主義。有一次我問偉大的社會主義經濟專家 von Mises 教授,他會將「社會主義」國家定義在這個中央集權頻譜的什麼區段。當時,我不確定存有任何明確的標準可以做出那種鮮明的判斷。

因此,我很高興也很驚訝 Mises 的答案清晰又果斷。他立即回答:「股市。股市的存在對資本主義與私有財產權至關重要。因為它意味著有個運作良好的市場,進行私人生產手段所有權的交換。沒有股市的話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私人財產權:如果這樣的市場被允許存在,就沒有真正的社會主義。」

所以,許多共產主義國家在中央計劃經濟與社會主義的招牌下,不顧一切地準備引進或推出股市,特別令人感到鼓舞。這種前景展望在幾年前無法想像!中國共產黨已經進行了這種進程的早期階段。蘇聯則開始談論引入股市。

股市已經存在於幾個中國城市。然而,到目前為止它們仍是可憐的雛鳥。僅管目前共產黨領導人允許民營企業擴張以及發行股票,但目前為止只有少數幾家公司發行股票,而且這些股票性質更像債券。股利就像債券利息一樣被固定,更重要的是,這些股市並非自由市場定價體系,而是由中央政府固定股份價格。

即便如此,這些小股市也在不斷擴大,中國的國有企業正對公眾拋售股份,而數以千計的合作社正將其所有權股份出售給他們的工人。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 Harry Harding 評論道「他們的想法是讓公眾擁有足夠的股份以繼續沿用社會主義的說法」,同時,他們「讓企業對某個人負責而非對國家官僚機構負責」。儘管極不情願,中國和其他共產主義國家急於從公民身上勸誘儲蓄存款,將儲蓄從珠寶首飾與藝術轉到資本投資上。

另外一個推動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共產主義國家建立股市的動機,是希望吸引外國投資者。但大家顯然都清楚,包括共產黨領導人,為了吸引國外資金,盧布和其他共產主義貨幣必須解除當前的荒謬控制與人為高估,並能自由兌換成美元和其他西方貨幣。共產黨政府們需要相當長一段時間來吞下這個子彈,但他們肯定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正如預期,走向自由股市的共產主義國家中最激進的一直是匈牙利。布達佩斯的微小股市已存在一段時間,但匈牙利政府在 1989 年 1 月 1 日開始允許外國人投資匈牙利股票,甚至允許外國人持有一些公私營匈牙利企業高達 100% 的股份。這些股份開始會在目前的微小市場進行交易,但布達佩斯預計在六個月內,成立二戰後東歐第一個正常運作的國際證券交易所。

這個東歐第一間真正的證券交易所在開幕時將有 10 至 20 間上市公司,但不幸的是,它也配備了所有隨之而來的美國證券交易所標誌,包括內線交易規定與匈牙利式證交會。向西方學得太好!

布達佩斯銀行副總裁 Szigmond Jarai 對此新發展特別熱衷,他也是未來監督證券交易所的政府委員會主席。Jarai 宣布「股市是高效經濟的中心…我們必須減少官僚主義並解放企業家」,他的補充聽起來就像《紐約時報》的評論:「不像共產黨政府官員,更像華爾街的自由市場愛好者。」

更多的自由即將到來。匈牙利國會正在考慮稅制改革,將允許外國股票投資者無須因股息或資本利得支付匈牙利稅項,並修法允許匈牙利與國外的合資企業經營證券經紀。此外,前進的道路已經鋪好,匈牙利擁有東歐唯一的債券市場,以及讓不健全企業被迫停業的破產法律制度。

當然,即使是匈牙利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匈牙利計劃在未來兩年內大幅度私有化匈牙利經濟的各部門,也有傳言稱匈牙利福林將可換成其他西方貨幣。即使是愚昧的波蘭,國會也在草擬允許私人商業銀行的法案,並消除波蘭茲羅提的外匯管制。社會主義不僅在世界各地開始崩裂,以 Mises 的標準來說,我們很快就可以丟帽歡呼匈牙利不再是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