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文】自由與聯邦制


組織犯罪|16. 自由與聯邦制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jypsygen via photopin cc

美國人建立並維繫自由社會的重要手段「聯邦制或州權」已被剝奪,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大概都差不多。聯邦制被丟入記憶洞又或者被貶低為種族主義工具,並非只是意外。傑佛遜式的州權傳統,是理解為何傑佛遜認為政府管越少越好的關鍵,而且最小範圍的憲政政府也確實可行。自由的敵人們偏好政治壟斷,總是到處反對去集權化。

州權是什麼?

州權的概念與傑佛遜流的政治思想緊密相關。傑佛遜本人從未擺弄「州政府具有權利」的稻草人論點。「州政府」當然不具有權利,只有活生生的個體才具有權利。傑佛遜的基本想法認為,如果人們是政府的主人而不是政府的奴隸,那人們就必須擁有能夠控制政府的機制。在傳統傑佛遜流思想中,這種機制就是州與地方層級的政治社群。人們足以監督、控制、管束他們自己的政府,必要的時候甚至能夠解散。

畢竟,傑佛遜寫下獨立宣言,寫下「政府權力的正當性基於人民的同意,一旦政府凌駕人民的生命權、自由權與其追求幸福的權利,人民有責任該解散政府,並以其他政府取代之」。為了實現到這個目標,當時的人們透過各州的政治協議來施行憲法。美國開國之初,每一州都被視為於獨立的國家,像大英帝國與法國一樣的獨立國家。獨立宣言中,州政府「自由且獨立」,獨立的程度就像其他國家一樣,可以徵稅與發動戰爭。

這就是為什麼,傑佛遜的政治後進與 19 世紀中的南方民主黨,都舉辦州範圍的政治會議(與普選),決定是否要繼續留在開國元老們所創建的自願性聯邦。新英格蘭州的聯邦黨人曾經在 1814 年於哈特佛舉辦政治會議,考慮是否退出聯邦,最終提案被駁回。美國憲法第七條,各州可以透過州內各社群代表召開的政治會議(不限指州立法機關),決定是否參加聯邦,在保有獨立宣言的承諾下,各州社群代表有權透過投票來退出現有政府並創造新政府。

傑佛遜不僅起草美國退出大英帝國的獨立宣言,他在 1798 年肯塔基決議中主張州法無效一事違憲,並相信憲法第十修正案為完善憲法的基石(「憲法未授予合眾國、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權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傑佛遜是「狹義釋憲派」,認為要盡一切努力迫使中央政府只能擁有拿些第八章第一條所賦予的權力。

州權或者是聯邦制,並不代表州政府的政客就比較具有道德、智慧,或者是比聯邦政府的政客更不腐敗一點。一直以來,這個概念只有兩個重點:第一,人民可以較容易地監控距離自己較近的政府。第二,由無數相互競爭的州所組成的分權化聯邦體系,可以讓人民從較集權或較政治壟斷的州逃離。舉例而言,如果馬薩諸塞州建立政教合一的政府,那些不想留在政教合一政體(或神權政治)下生活的人就可以逃到弗吉尼亞州、賓州,或其他州。傑佛遜創建的州權概念,並非像當代政治學家所稱的「政策實驗室」。「政策實驗室」這種說法就像是把人當成同一個籠子裡的白老鼠,傑佛遜也不太可能會這樣看待自己。

分裂或是分裂威脅,一直以來都被視為維繫美國聯邦與憲政政府的手段之一。中央政府如果了解到頒布違憲的法令可能會導致分裂或者無效,那麼就能夠迫使中央政府只提初合憲的法令。法令無效以及分裂威脅的效果相同。這就是為什麼偉大的自由主義英國歷史學家阿克頓勳爵在 1866 年 11 月 4 號去信 Robert E. Lee 的原因,寫於將軍在 Appomattox 投降的 17 個月後:

我認為州權是絕對主權意志的唯一檢核手段,分裂讓我重新看到希望,不是破壞,而是民主的復興。因為那些被邦聯憲法巧妙修正的舊有憲法漏洞,讓您的共和國機制〔指邦聯憲法〕沒能解放舊世界。我相信,這樣偉大的改革將賜福全人類,清除共和國的固有的危險與失序,建立真正的自由。我認為,您為了我們的自由、進步與文明而戰,我對那些在 Richmond 陣亡者的哀悼,更甚看到 Waterloo 獲救者的欣喜。

除了將分裂視為人們阻止殘暴政府的「唯一手段」,阿克頓勳爵也指出邦聯憲法消除了美國憲法中的「福利條款」: 6 年總統單一任期、禁止保護性關稅與企業福利(除了疏浚港口的經費以外),以及普遍而言更加去集權化的政府系統。當然,那套系統從未實現,因為邦聯遭受當時世界上火力最強大的軍隊入侵,侵略軍隊做了政府在這種情況下總會做的事:徵收資源並進行權利集中,以對抗防禦性戰爭。

Lee 將軍理解阿克頓勳爵所言,並同意他的看法。將軍在 1866 年 12 月 15 號的回信中寫道:

我仍然認為,僅讓政府擁有帶保留的憲法權力是和平與安全的基石,我還相信憲法未授予的權力由各州與人民保留。不只是整體系統的調整與平衡,也保障自由政府的延續。我將這點視為我們政體穩定的主要來源,但將各州凝聚成龐大的共和國勢必會導致其侵略性,這將成為最終毀滅的前導。

阿克頓勳爵與 Lee 將軍的書信往來別具洞見:政府權力集中是 19 世紀末的政治標記,並帶來 20 世紀的人類文明瘟疫,權力集中是採納法西斯主義及所有其他形式之社會主義的前提,包括共產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