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文】政府的媒體走狗


組織犯罪|15. 政府的媒體走狗

作者:Thomas J. DiLorenzo
譯者:吳莉瑋
圖片:the measure of mike via photopin cc

羅切斯特大學經濟學家 William Meckling 與 Michael Jensen 在 1970 年代末,嚴謹地探討媒體追求自身利益,加上分析政府在媒體利益中所扮演之角色,提出媒體「自由」偏見理論。簡言之,他們的論文認為政府規模龐大,使得一般記者所報導的內容來源,大多仰賴於政府、政客、官僚、以及特殊利益團體。舉例來說,如果是環保議題記者,他就得花心思經營自己與政府環保部門官僚的關係,因為他們是環保政策的主要消息來源。如果是勞工議題記者,就給和美國勞動部的人交關,因為他們是勞動政策的最新消息來源。以此類推。

相對的,任何對於政府政策下嚴厲評論的記者,也就面臨消息來源被封鎖的風險,而消息來源是記者的職業命脈。因此,記者在追求記者生涯發展的前提下,基本上就會變成政府的走狗與喉舌。他們會容忍政府的政策,偶爾發表一些無關緊要的評論,但大多時候都忙著妖魔化批判政府政策的評論者。他們這麼做是為了愚弄民眾,讓民眾相信華盛頓還存在所謂的公共政策辯論。

每當出現像 Ron Paul 議員那樣挑戰國家中央規劃機構存在之本質的人(譬如美聯儲),媒體會忽略或者是妖魔化所有抱持類似看法的人。

Jensen 與 Meckling 的理論基本上沒什麼錯,但他們忽略了媒體的國家主義偏見根源這個重要元素。 Murray Rothbard 的《 The Nature of the State 》與《國家解剖學》填補了這點空白。 Rothbard 寫道,所有的政府都仰賴「政府仁慈與偉大」的神話,搭配「萬惡」自由、自願主義、私有企業與公民社會的謊言與迷思。各式各樣的學術與媒體機構傳播這些迷思,更甚政府官僚。那些學術界的「史官」不斷發表著自願主義與自由市場的「失靈故事」,呼籲政府加重對我們日常生活的干預。凱因斯派經濟學家正是這種現象的最佳例,紐約時報的民主黨評論員 Paul Krugman 則是史官的最佳代表。

媒體忽略像 Ron Paul 議員那樣的人,其實還有別的原因。在少數例外下,媒體花了許多年精神把自己訓練成福利國家、戰爭主義國家的職業喉舌。他們實際上跟政府機構或者政客一樣,是政府體系的一部分。媒體是政府愚化人民的基本工具,讓人民和平地接受無止盡的政府權力擴張以及政府相關工作人員的致富,特別是媒體的致富。政府的權力擴張,總是要透過削減一般人民的繁榮與自由才能達成。

許多「主流媒體」的成員,其實是領薪水的說謊者,不斷重複著荒謬的胡說八道,如:「加稅與政府支出增加可以替我們帶來更多繁榮」、「替每個通過機場的人照 X 光合乎憲法」、「憲法賦予美國總統無須與任何人諮詢就可以轟炸世界上任何國家的權力,特別是國會議員」、「開國元老認為將每個人的自由交到五位終身職政府律師的手上是個好主意」、「醫療照護社會主義可以讓醫療成本下降」、「經濟衰退與蕭條是因為貪婪與『動物精神』而造成」、「資本家透過販賣那些會害死人的商品而致富」、「如果某位美國公民被政府認為有『敵方戰鬥人員』嫌疑,憲法賦予美國總統下令謀殺該公民的權力」等等﹍

媒體終其一生在散播這些荒謬的謊言,當出現一位像 Ron Paul 議員那樣受過良好教育、口條清晰又具知識的人出現時,「主流媒體」肯定嚇壞了,因為這樣的人將揭露媒體的本質,揭露媒體身為自由社會之敵人的真相。這也說明了政府以及那些主流媒體對於網際網路的敵意,特別是支持自由主義的網站。這種少了看門人的通訊與訊息來源,嚴重威脅著國家權力所仰賴的謊言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