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讚美豬油|In Praise of Lard


文:吳莉瑋
圖:Eleventh Earl of Ma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n Praise of Lard」,Jeffrey A. Tucker用豬油的例子,說明許多「進步觀念」是如何受「行銷活動」影響,當人們漸漸接受許多說法以後,就會形成「文化」,不符合這些觀念的文化當然會給大多數人帶來衝擊,但事實上,最終,替行為負責的是行為者本人,選擇不接受「觀念」並不會傷害任何人,相反的,強迫他人接受「觀念」這件事本身,才是一種迫害。

讚美豬油|In Praise of Lard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豬油用於烹飪用途的習慣緩慢地恢復,但是它造成的文化衝擊卻絲毫沒有減弱。

我有次在商店裡只買了兩個產品:豬油和鹽。它們正擺在黑色輸送帶上等候結帳。站在我後頭的傢伙(每次我買豬油的時候都會發生)帶著懷疑的語氣問我:「你買這要幹嘛?」

所以,我開始了我的例行演講。我用豬油來做餅乾。有時候用豬油來炸這些豬油餅乾(我叫它們熱泡芙),然後配上蜂蜜一起吃。派皮不可少了豬油。豬油還可以做出超好吃的巧克力餅乾。我無法想像用其他的油炸馬鈴薯。豬油用來烹調雞肉也極好。煎餅和鬆餅如果用了豬油完全就是最佳狀態。沒有用豬油爆的爆米花(用空氣爆?拜託!)完全不好吃。蛋糕要是用上豬油那就更棒了。你吃的豆泥如果不含豬油就不道地。我每個禮拜用掉快一桶水分量的豬油,我承認這點。

當我在講這些使用清單時,問我的人總是會打量我是否不健康或肥胖,嘴角還帶著輕微上揚的不屑。我真的不知道和那些植物油、牛油、花生油或其他更糟的替代品比起來,豬油是不是真的比較不健康。但是我知道,我用豬油炒菜跟用植物油炸東西,豬油會留比較多在鍋子裡,我從中得出豬油在食物裡面留得比較少的結論。不要跟我提「酥油」那種假冒豬油的產品。

我還知道豬油的冒煙點(smoke point)很高,所以比較容易保持清潔。還有,豬油不過就是豬的脂肪,好幾世紀以來都是西方飲食的主食。我看不出為什麼我得接受普遍的偏見把豬油當成窮人的食物。更別提那些政府專家說的話。至於營養師,你總是能找到意見相同的人。要不要我進一步指出Crisco最近因為反式脂肪而下架的事件?豬油根本不會有這種東西。

有些事情確實很有趣,反豬油運動是從二戰結束後開始,當時豬油還列在美國和英國的配給名單上。每次的政府干預都是一些私人公司取得補助的機會。果然,當時人造牛油和酥油正開始導入美國人的飲食。不知怎的,牛油在幾十年後重新復出。但豬油卻從來沒有復出過。我只能把這歸結於酥油製造商的有效行銷。

難道我們要讓政府的戰時中央計劃者,在戰爭後的70年繼續控制我們嗎?我才不想。不管那些商店裡的人怎麼說,那都管不到我。有時,擁抱自由的生活,就有付出代價的風險。你得先斃了我,才能扳開我硬掉的手指拿走我的豬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