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為什麼所有東西都越來越髒|Why Everything Is Dirtier

文:吳莉瑋
圖:Chiot's Run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Why Everything Is Dirtier」,Jeffrey A. Tucker花了些時間研究,為什麼生活上的東西不再像以前那樣乾乾淨淨,原來,一切都是政府的「環保政策」,政府以「拯救地球」之名,行毀滅「人類文明」之實,莫過於此。

為什麼所有東西都越來越髒|Why Everything Is Dirtier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我的歲數夠長,還模糊存有衣物白到可以說是白帥帥的記憶。這在沒有添加劑的情況下就已存在。沒有那些我們塞滿櫥櫃的滑稽噴劑,那些我們丟進洗衣機,試圖要加強我們那些可悲機器和越來越沒用知洗衣皂的洗淨力。

然後,有天晚上,我體驗到爆炸性經驗。我加了四分之一杯的磷酸三鈉(TSP) ,而且沒有作任何「處理」。結果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一切都乾乾淨淨,就像我的童年記憶那樣。

接著,我跟服務我多年的當地洗衣店有了一場對話。我向對方解釋發生了什麼事,使用TSP竟然能夠比對方的商業洗衣服務還乾淨,又有多令人費解。

他並沒有感到震驚。儘管有些遲疑,但他完全同意。

我指出TSP這種自然元素令人驚艷的原因不是因為它能清潔,它仍需要配合肥皂使用,而是因為它能沖洗,將所有污垢、油脂、污漬以及所有殘留洗滌劑沖掉。漂白劑可以漂白但會破壞織物,那可不好。我們需要的清洗劑,除了要能清潔衣物,味道還要好聞。TSP做到了,這就是為什麼它一直是洗衣皂的基本成分。

再次,他同意。

但他說,它在「商業上不可行」。

怎麼可能?它也不是很貴。它在五金店的油漆區甚至免費提供。如果它有用,洗衣服務商就更能取悅客戶。這意味著有更多生意與更高利潤。洗衣店的目的不就是要把衣服洗乾淨提供客戶最好服務嗎?

是呀,是這樣沒錯,但他又說了,TSP在「商業上不可行」。他禮貌地將所有進一步問題都推給Dry Cleaning and Laundry Institute,而這個機構的網站不對任何非會員提供訊息。然而,Laundry Institute確實回覆了我的email:磷酸三鈉確實能夠提供更乾淨的洗衣效果。

賓果。更乾淨的洗衣效果。比什麼更乾淨?還有什麼別的選擇嗎。「商業上不可行」的意思是政府不再允許洗衣店把你的襯衫洗乾淨。你可以在家裡用TSP,政府沒有限制,但商業洗衣店不行。然而,Laundry Institute也說「有其它方法來把襯衫洗乾淨」。它們是什麼?他沒有說。他說:「你得實際到各賣場走上一圈來找到更能滿足需求的洗潔劑。」

我的需求?我的需求就是乾淨的衣服,就像洗衣店以及全人類打從一開始的需求一樣。洗衣服的目的就是要滿足這種需求。

然而,問題就在這。監管洗衣業的目標並不是要改善你的生活。它的目標是透過漸漸增加對私人生產者的限制與管制,破壞你的生活。

將洗滌劑的成分中去除TSP是任務之一,而這也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沒有人願意談論這個問題。在此出現了隱秘文化,可以理解的,企業不想面對消費者的反彈,政府也不想要得到文明破壞者的名聲(但它事實上就是)。

這類法規能夠將打擊整個產業,隨著人們對於洗淨衣物的欲望越來越強烈,在家洗衣與熨燙的情況也會隨之增加,而這些人其實都願意支付洗衣服務。生產結構中的有一整個步驟都被刪除,自己從事洗衣取代了勞動分工,而後者卻是人類合作的驅動力。

這也難怪,該產業不希望談論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會使得洗衣店的存在本身受到攻擊。如果洗衣店沒法將衣服洗乾淨,他們得被迫關門大吉。

政府在乎這個嗎?如果你認真地讀政府聲明字裡行間的坦誠,你就可以看到這是怎麼回事。EPA(環保局)的產品工程師Clive Davies在2009年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採訪內容主要是家居產品。你可能會覺得疑惑,產品工程師怎麼會替政府工作而不是私營部門。這段採訪說明了原因。每一個問題都在關心家用產品對於環境的影響,但卻沒有任何有關這些產品是否有效的基本問題被提出。

Davies先生的工作就是在決定指定產品是否能貼上據稱該重視的標示:友善環境設計。顯然,任何實際上能夠洗淨、清潔或刷洗的東西,很可能都沒法得到標示。裡頭沒有任何東西空盒子都比能洗乾淨的成分還要有機會得到政府的批准印章。

在採訪結束時,他對於政府的目標相當坦誠:消除成分(即消除洗淨力)。Davies承認這將是最好的結果。而他建議用什麼來當替代品呢?醋和「苦勞」,換句話說就是「更努力搓洗」。

這就是政府的發言。這就是這些官僚所看到的未來。一個苦勞的未來,這意味著沒有任何管用機器與成分等自由企業協助下的體力勞動。

未來,我們只能穿髒衣服、沒有能夠洗淨身體的肥皂、盤子充滿油垢、地板骯髒、窗戶模糊不清、每樣東西聞起來都帶股臭酸味、馬桶沖不乾淨、垃圾在後院裡堆得老高,我們大部分的時間得花在努力擦洗,而不是閱讀、寫作或者對話。這種未來就像很久以前的時代,洗衣盆、洗衣板還有屋外的廁所,連同隨之而來的污垢、疾病和破壞。

從過去一年來,我開始體驗到這個問題。就像其他數以百萬計的人一樣,我已經忘了乾淨的盤子看起來應該如何。受到EPA與州政府禁令的壓力,在沒有大動作之下,洗碗精裡的磷酸鹽成分被刪除。這是為了要幫助魚類和藻類競爭氧氣(即使家庭廢水對於創造藻類的貢獻微不足道,而且藻類對魚類影響的科學證據也眾說紛紜)。

這裡的主要問題,是美國人(歐洲人也是)的生活水平,受到監管者系統性地的降級,這些監管者顯然憎恨像洗碗機這類現代化便利設施,而且想要把我們漸漸推入貧困的自然狀態。

別跟我說不含磷酸鹽之洗潔精的效果也一樣好。這是個可笑的說法。如果你買點磷酸鹽,加一湯匙到洗劑盒裡,等洗碗機洗完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進入新世界。東西就像你兒時記憶中的那麼乾淨。玻璃閃閃發光、盤子可以會發出乾淨的吱吱聲,所有餐具上都不再有一層油膜。你不用買新盤子,也不用買新的洗碗機。你只需加入那些監管機構強制移除的成分。你不需要「消費者報告」。這種區別非常明顯,任何人否認的聲稱根本就是侮辱我們的智慧。

根據產業報告,新家電的銷售量在過去12個月內飆升。這份數據沒有細分家電類型,但我很願意打賭,有一些洗碗機被不知情的消費者給購買,他們沒發現真正問題在洗滌劑的成分,而非洗碗機。我幾乎沒遇過瞭解這個問題的人,但他們都承認他們的盤子總是洗不乾淨的事實。

更少有人注意到的是,TSP成分從洗衣皂中消除發生在1990年代,這顯然是因為1993年一項法律禁令。這種規定的概念(或者說是藉口),是要停止河流與湖泊中的藻類增加(磷酸鹽也可以當成肥料),儘管,我們有其他方法來過濾磷酸鹽、家庭汙水對於據稱的問題幾乎沒什麼貢獻,而且也沒有任何確鑿證據說明河流與湖泊中的植物生長將會帶來危害。

無論如何,消費者逐漸注意到污漬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頑強,因此,市場上出現了一系列的新產品。這些產品能讓你在洗衣服之前把汙漬弄乾淨。今天,我們的櫥櫃裡塞滿此類產品,噴劑、漂白筆、去污劑,還有各種助洗劑,而且我們大量使用它們。

有誰曾經稍微冷靜下來,細想為什麼會出現這類產品,假如它們真的那麼好,為什麼它們沒有被擺進洗滌劑成分中,而只是用於洗前處理?其根本原因,就是因為洗滌劑的配方成分被迫因為政府監管而改變。

這種差異剛開始並不明顯。但隨著時間流逝,其他的變化開始發生,譬如機器受到管制只能使用更少的水、家裡的熱水溫度總是不夠高。最終結果相當戲劇性:髒汙與泛黃的衣物。

這和我們對於市場的期待完全相反,因為創新、勞動分工的擴張以及競爭,市場中的產品會越來越好、越來越便宜。但隨著政府的監管,結果將是有意的背道而馳。我們支付較高的價格卻得到較差的結果。

有看清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嗎?我發現公眾根本鮮少知情,更別說是大聲反對。回想冷戰時期,我對於蘇聯人民怎麼能夠忍受幾十年來由國家所造成的日益貧困感到疑惑,為什麼他們不站起來推翻這些把他們變得貧困的統治者。現在,我開始瞭解原因。如果這些過程都緩慢且悄悄地發生,人們根本就很難察覺這些因果關係。

我和乾洗店的談話中還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他提示我用於乾洗的主要成分四氯乙烯也快不久於世了。加州和紐約州正考慮禁止其使用,而其它地方不久後也會跟進。在那之後,一切都玩完了,最後一個離開文明的人一定要記得關掉日光燈。

這是活在政府控制下的可悲生活。他們是食肉動物,而我們是他們的獵物。這不只是乾淨盤子和衣服的問題。這種情況出現於每一條規定、每一項稅、每一筆政府支出、每一次愚蠢戰爭,還有每一波的貨幣操縱。政府所做的一切,費用都由我們承擔,而這些成本,可見和不可見都有。

直到人們想叫監管機構去跟魚一起睡之前,還要忍受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