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認真思考自由|Getting Serious About Freedom


文:吳莉瑋
圖:zcopley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Jeffrey Tucker發表於Laissez Faire Books的「Getting Serious About Freedom」,Tucker分享前不久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FreedomFest」參加心得,主要提到兩場他參加的座談會,第一場討論最近的熱門議題「政府監視」,第二場則談到比特幣Bitcoin)的發展,第二場座談會在Youtube上可以找到全程錄音,有興趣的讀者請點閱聆聽

Bitcoin對我而言是全新名詞,稍微做了一些調查後,出乎意料的是,中國已有許多使用者,相當有趣又令人興奮的發現。

除了花一點時間了解之外,有些看起來不錯的Bitcoin介紹供參考:


此外,因為調查Bitcoin,我發現了好一些更加有趣的網路服務,首先是類似Leanpub的獨立出版服務Lulu(抽成數也滿高,另外能夠印出實體書販賣、分銷到iBook與NOOK,不過轉檔服務做得沒有Leanpub好),以及類似線上學習平台的udemy

認真思考自由|Getting Serious About Freedom

作者:Jeffrey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我們到底可以怎麼做,來阻止政府對我們email、電話與其他數位資訊所進行的大規模資料蒐集?

我在上週於拉斯維加斯舉辦的「FreedomFest」中利用主持了一個座談會來討論這個主題。房間擠得水洩不通,顯然,大家對於這個主題相當具有興趣。

或者,用「恐懼」來形容更適合。

不管人們對於政府並沒有真的保護我們的真相了解有多少,當我們認知到政府正偷偷侵犯我們的權利、自由與公眾隱私的時候,仍然令人感到不安。

好幾年來,我們早就聽聞政府正監視著我們的網路活動。從史諾登檔案所揭露的是警鐘。每個幾天就有更多內幕。不只是你我感到氣憤。各國的外交官與政客都對美國監視他們email的行為感到震驚。

美國政府對每一條新解密釋出所做出的回應,強化了這些解密的嚴肅性與真實性。事實上,美國政府並沒有道歉、回溯,甚至對於這些行為感到一絲尷尬,更不用說要修復問題或是保證往後不再發生。美國政府正在封鎖這些消息,阻止史諾登在其他國家獲得政治庇護。

這就是美國使用帝國式權力的方式。政府不推崇自由,而是將槍口對準那些揭露虛偽並說明真相的人。

此次座談會從創業家Terry Easton的發言開始,他給出很棒的綜合論述,說明政府的監督範圍以及我們可以使用的替代方案。對email加密、對聊天短訊加密、使用google以外那些不會追蹤線上行蹤的搜尋引擎、用隱形窗口上網、改用Linux而不用微軟或蘋果的作業系統。這些都被納入他的解決方案中。

我以主持人身分提出分享的唯一保留,就是我們可能對這些監視過於偏執。並不是我們所做的任何事都必然是隱私。想要試著把所有事都變成隱私,徒增生活上的眾多不便,回報也很小。加密的方案很基本,但是要顛覆整個數位生活,恐懼的成分可能大於必要的成分。

座談過程中,Independent Institute的Anthony Gregory提供了一些歷史面的看法。歷史上的多數政府都監視自己的人民。政府熱愛資料,越多越好。近代這類行為的第一波是在1970年代,尼克森利用國家的監視權力窺視他的政治敵人,而非用來保護人民。

座談會中最令人驚訝的評論,來自喬治城大學的法學教授Randy Barnett。他對於反政府活動的訴訟相當有興趣。他就是那個在高等法院中控告歐巴馬醫療體系的人。

正如他所解釋的,進入訴訟的第一步就是找出類似判例,或者是這個政府活動沒有先例。如果可以做到這點,就能夠掙脫判例法的泥淖,掌握法律或實際判例的優勢。

例如,在歐巴馬醫療體系的訴訟中,他主張「雇主替私人提供之計畫向雇員扣繳費用」這點法無前例。不幸地,這項主張並沒有撐到最後,但至少,這點讓原告有了相當良好的挑戰基礎。即使輸了這場官司,Barnett也獲得了公眾對於此議題的重視。

那麼,對於這次NSA廣泛的監視,他又會如何主張?驚喜來了:他說這種行為公然違反《憲法》第四修正案中對搜索和(尤其是)扣押的保護。這次對象不是物質財產,聯邦政府正搜索與扣押本來應該屬於我們以及我們想要分享之對象的數位財產。他進一步指出NSA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立法基礎。

Barnett將法院與法官視為能被民意左右的高度政治化機構。假如公眾對於某個議題感到憤怒,將會反映到判決。在這層意義上而言,對於真實生活中的政治議題,人民的看法與發言事實上很重要。教育同胞的努力、透過數位方式轟炸民意代表,甚至是揮舞著抗議的衣服,這些都在實際上發揮影響。

我並不熱衷這些政治活動。因此,他的論點對我看世界的方法產生衝擊。大概有三點:1)法院和法官很容易受到民意影響,2)就算是做對的事情你也不能真的相信自己安全,及3)即使短期而言親自由與人權的訴訟輸了,長期而言仍然能夠做出貢獻。

我們該對國家監視環繞身邊的消息做出什麼回應?Barnett教授督促我們不要放棄或者是住回山洞裡,相反的,他說,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活躍、公開並嫉妒我們的權利。政府沒有辦法控制所有人的思想,只要越多的人拒絕被嚇倒,政府手頭的工作就變得越來越困難。

「FreedomFest」的其他部分進行得如何?這是一個龐大的研討會。我上頭說的座談會吸引了接近2,500人,這只是此次研討會的一小部分。「FreedomFest」吸引了許多學者、記者、各年齡層的活動家、企業家、投資者以及來自各個領域的專業人員。當然,Laissez Faire Books傾注全力參與。我們獲得了高度的樂趣,而我所參加的每個討論,內容都超精彩。

我在許多座談中發言、接受了很多場的採訪,甚至到電視節目《Stossel》當來賓,這周四晚上九點會在《Fox News》播出(譯註:有興趣看訪問的讀者請參Youtube訪問影片)。有太多事情我想要分享,所以我不能放棄這個機會提到另外一場我喜歡的座談會。

我們還組織了一場討論比特幣(Bitcoin)的座談會。座談者有Doug French、我、傳奇自由主義運動家Amanda BillyRock,以及無政府主義創業家Jeff Berwick。比特幣能夠取代政府貨幣嗎?我們都說可以,但…取代之路可能有很多未爆點。這些炸彈有些與經濟發展的自然歷程有關,但其他的則全然是政府埋設的人為炸彈。

這場座談會讓我們所出版的James Cox新書暢銷。這本書很薄、技術上而言很健全、用語友善,而且很有趣。書名為《Bitcoin and Digital Currencies: The New World of Money and Freedom》。這本書精彩地介紹比特幣的現狀以及可能的未來,解釋了比特幣對於我們的生活與自由的成功貢獻。

這是「FreedomFest」座談會第一次討論這種前衛主題。各種年齡層的人,不管是專業人士還是活動家,都購買了這本書。大家都慢慢在學習,擁有位元幣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這場座談也激起了一些真格的火花。取代美元的替代品?「我加入。」對我而言,這正標誌出數位貨幣的時代不只來了,還會在我們這個時代的經濟發展中扮演重要角色。

特別感謝Mark Skousen將這些活動給湊在一起。很難想像他背負了多少壓力。他才剛完成一本談論投資與奧地利學派的書,書名是《A Viennese Waltz Down Wall Street》,他同時還是地球上最盛大也最鼓勵人心之自由活動背後的遠見。

我從這場活動帶走的是:希望,而且很多。我們的未來,不是NSA所創造、不是聯邦政府所創造、不是國土安全部所創造,肯定也不是歐巴馬政權所創造。我們的未來,是嚮往自由、打造美好世界這個無法壓制的人類精神所創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