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募兵制的迷思|The Myth of the Voluntary Military

文:吳莉瑋
圖:Randy Son Of Robert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The Myth of the Voluntary Military」,Jeffrey A. Tucker在本文探討所謂募兵制,是否真的讓戰場中的所有士兵都出於自願?

事實證明,這些士兵並沒有真正離開的自由,政府透過「止損法規」,讓募兵制底下的士兵一進去這個遊戲,就進入由不得自己作主的兩難。叛逃其實沒有字面上講的那麼嚴重,那不過就是身為人的基本自由:離開。

募兵制的迷思|The Myth of the Voluntary Military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Ludwig von Mises總結出政府的本質在戰時特別顯著:
政府干預總是意味著這兩者之一:暴力行動或採取暴力行動的威脅。政府的最終手段是僱傭武裝人員、警察、憲兵、士兵、監獄守衛和劊子手。政府的基本特徵是透過毆打、殺害與監禁來執行其法令。那些要求更多政府干預的人,最終就是在要求更多的強迫與更少的自由。
至於那些不管公不公正都要求執行國家法令的人呢?每個社會都會有一些樂於充當國家脅迫左右手的人,那些人樂於使用暴力,冒著生命危險在執行法律。國家在招聘警察和獄警時從沒遇過太大的麻煩。但如果破壞性的對外戰爭充滿可疑時,還會有足夠的自願者樂於組成冒著生命危險執行命令的龐大軍隊嗎?

當你看著美國軍隊在沙漠中戰鬥的照片,他們在陌生的土地上被陌生人圍繞,試圖推翻一個對美國不構成威脅的政府並改造那個社會,受到那些被驅逐侵略者慾望驅動的伊拉克人射殺。不難想像美國軍隊會開始問自己為何走到這一步。

英國國防大臣Geoff Hoon聲稱聯軍的武裝勢力是由「以自由意志做出服務國家之選擇的人民」組成,而伊拉克的武裝則是由「恐懼或憎恨的動機」所驅動。我們很難說伊拉克軍隊的動機究竟為何(或許是擊退入侵的慾望?),但他對於聯軍的說法是錯的。

這些身處戰場的人剛開始同意受僱於軍隊。美國尚未開始徵召士兵入伍。但如果可以,其中有多少人會選擇離開伊拉克?如果Donald Rumsfeld宣布現在位於伊拉克戰場的任何人都不遭懲罰地自由離開呢?美國軍隊現在正試圖迫使伊拉克無條件投降的情況又會變得如何?

作為一個心理實驗,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因為它強調出所有現代軍事服務基本上都是強迫的性質。只要戰爭一開始,任何離開都會被政府視為叛逃。這個詞聽起來很可怕,但事實上,它只不過描述出文明社會中每個人都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退出的權利。

《申命記》鼓勵以色列人參軍的勸勉,其中也包括自由離開的條件:「那些感到膽怯害怕的人呢?讓他回到他家裡。」1但現代美軍可沒有這種權利。如果你試圖離開,你將面對威逼利誘,特別是,如果你試圖在戰時離開。因為這樣,軍隊不同於警察和獄警,後者不過是人們可以不受懲罰地自由離開的工作。

懲罰那些試圖離開軍隊以避免的殺戮或被殺害的人,這並非新的做法。Mises提到18世紀用來避免士兵離開單位的一些「野蠻」做法。在戰爭時期生活條件越來越差的情況下,國家就越有必要強迫人民繼續忍受政府。

《戰役風雲(Gods and Generals)》電影中最讓我震驚的場景(但顯然導演並非有意造成這種效果),是在Stonewall Jackson將軍的助手告訴他,有部分士兵被發現試圖逃離軍隊。將軍下了命令,將這些士兵送交軍事審判,如果被發現有任何叛逃的企圖,就地解決。這些士兵在審判之後都被槍殺。這些人因為行使上帝賦與的離開之權而死。

電影中,這些士兵的其中一員是Jackson親自徵招入伍的年輕男子,他是將軍一位朋友的兒子,決定返回北方的老家。這一幕被用來展示Jackson的公正,說明這位將軍不對人偏袒。但對我而言,這一幕展示出所有現代軍事紀律觀念中的不道德。

如電影所示,南方認為這是爭取自治的權利,這些南方州行使自己離開這個越來越專制之聯盟的權利。但軍隊不允許他們的士兵脫離。南軍的將軍認為聯盟必須自願參與,但軍隊本身必須以脅迫的方式保持。

當然,北軍採用同樣的做法。許多部隊相信自己是在替反對奴隸制而戰,但事實上這場戰爭不過就是在禁止人們行使離開的權利。那些選擇不戰,即,選擇離開其軍事所有者的士兵,則被處以死刑的懲罰,而這種措施被假定為正常軍事紀律的一部分。

北軍和南軍都宣稱自己是為了廢除圈養而戰,也就是自治的權利、不在違反意志的情況下受統治的權利,但是軍隊監禁和處死想逃離之士兵的方式,從來都不受到質疑。直至今日,這種措施也不常受到質疑。

這一幕可以和《大敵當前(Enemy at the Gates)》相比,電影開始時,船上的俄軍正遭受德軍的空襲。俄軍士兵開始跳入海中以逃離轟炸。俄軍指揮官在他們跳船的當下開始上膛。觀眾對於眼前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極權暴行感到震驚。然而,在本質上,我們看到的,不過就是《戰役風雲》中軍事審判與處死場景的快轉。

這兩幕都突顯出一個幾乎不被討論的現實:所有的現代化軍隊基本上都是極權主義企業。一旦你和他們簽了合約,或者是接受徵召,你就變成奴隸。對於逃犯的懲罰,就是死亡。即便是現在,軍隊用來對抗所謂兵變、叛逃、擅離職守或任何你想得到的罪名之措施,從來都不受人質疑。

但如果你仔細想想,事情很明顯。試想一下,要是你替Wal-Mart工作,但是你發現這份工作太過於危險,於是想離職。但你被告知你不能離職,於是你嘗試逃跑。企業經理追捕你之後把你關起來。你拒絕工作並進行抵制。最後,你被處決。我們都承認這將是剝削暴行、犯罪,是這家公司無視生命的明顯例子。眾怒之情溢於言表。應該是企業經理被監禁或處決,而不是逃跑的員工。

Murray Rothbard精妙地點出這個議題:「在這個國家中,對於『叛逃』,也就是離開特定職位,還有任何其它的職務會面臨這種嚴厲懲罰,包括監禁甚至是個案處決?如果有人辭退通用汽車的工作,他會在日出時刻受到處決嗎?」

軍方對於士兵擅離職守的原因做了研究2,研究指出,這種行為在「戰時」或「軍隊試圖限制士兵透過行政程序退伍」時,有巨幅增加的傾向。

這份研究列出,相較於非逃兵,逃兵的教育程度較低、資質較低、更可能來自於破碎家庭等人們願意苟且偷生的所有常見原因。最後,這份研究檢視了叛逃對於個體所產生的影響,並總結道,選擇退出武裝和危險,導致「失去自尊與自信」及「尷尬甚至恥辱」。好吧,你能對那些「選擇特定道路但卻沒達到保持剛毅等要求」的人有什麼期望?

我們來看看被美軍發言人大量引用的Diwaniya報告,報告說「許多伊拉克士兵在槍口下仍持續戰鬥,面對死亡的威脅仍抱著對Saddam Hussein總統的忠誠。」一位躺在美軍醫院病床上的伊拉克傷兵說:「美軍威脅我們,要是不反抗就會對我們開槍,他們拿出自己的槍指著自己,並告訴我們要進行反抗。」

這名被俘士兵可能只是為了贏得同情。但這要是為真也不足為奇。強迫那些寧願選擇不要反抗的人進行反抗,正是現代軍事組織的本質。在現代化軍隊中,沒有志願兵役制這種東西。不管你進入這個戰爭機器的原因出於被迫與否(透過徵召或稅金支付),一旦你成為齒輪之一,不管你的貢獻有多小或有多基層,都得留著。

這種奴隸般的軍事承諾沒有過期日。是有合約,但軍方可以隨心所欲地使其失效。可以預見的是,當士兵必須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殺戮,因此紛紛想離開之時,軍方可以透過所謂「止損法規(stop-loss regulations)」讓這些合約無效。因為反恐戰爭,所有兵種都已實施這些止損法規。這相當於將人類國有化。

儘管如此,人們不禁要問,要是沒有這些反叛逃措施,軍事人員的就業行列將萎縮多少。如果說,現代總統得像以前的貴族和領主那樣進行招募,而且他們得不斷地面對人民叛逃,他們可能會更加小心避免自己捲入不必要、不公正且無法取勝的戰爭,或甚至是避免戰爭。和平將因其必要性而產生新的價值。當發起戰爭時,他們會更小心地遏制戰爭目標,讓戰爭策略與那些較受限制的目標相匹配。

事實上,透過研究歷史上的反叛逃法,我們可能會發現從中世紀世界的有限與分散戰爭,轉變為現代化大規模屠殺之總體戰爭的關鍵。叛逃的合法化可能提供更人性化之世界的重要關鍵。

同時,美國官員要是能夠停止抱怨就更好,他們老是在抱怨位於伊拉克的士兵被迫服務與殺戮。空軍在一份宣布新止損規則的新聞稿裡說:「我們瞭解飛行員及家屬將做出的個體犧牲…我們對於他們的堅定支持與對國家的奉獻深表感激。」

如果這些都心甘情願,我們會對這些犧牲(即使不是分內任務)更為感激。



1 申命記20:8。

2 「What We Know About AWOL and Desertion: A Review of the Professional Literature for Policy Makers and Commanders」,Peter F. Ramsberger、D. Bruce Bell,《ARI Special Report 51》,维吉尼亞州亞歷山德亞:U.S. Army Research Institute for the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s,2002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