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我也是問題的一部分|I’m Part of the Problem

文:吳莉瑋
圖:cobalt123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m Part of the Problem」,Jeffrey A. Tucker用自身經驗談到美國的醫療改革,正在普及化不顧成本的醫療服務,沒有人去問不管什麼症狀都受到高規格待遇的檢查與治療是否適合,但可以肯定的,如果是在自由世界中的醫療服務,成本也將是重要考量之一。

我也是問題的一部分|I’m Part of the Problem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我昨天不經意間在午休時間就揮霍掉價值4,000美元以上的醫療資源。我這麼做得不到任何好處,甚至也看不到帳單,這正是美國醫療照護的「對」與「錯」。

在故事開始前,首先我們想想,沒有任何政治上活躍的改革建議,提議解決醫療照護缺乏市場價格的問題,這種供應商與消費者脫節的全面性問題,絕對無所不在。你很少能夠獲知你所用的服務價格為何,即便你知道價格,也不過就是抽象性的東西:一些你知道但不當成行為依據的東西,因為醫療照護的價格不像其它形式的保險一樣會影響你的保費。

其結果不足為奇。最終使用者的成本不斷飆升,而資源的使用則缺乏了基本的優先順序的經濟考量。美國的醫療照護系統直接就假設技術不會過多、藥物不會過多、服務不會過多、照護不會過多。消費者最終成為未經檢視之合約關係的被動接收者,而不是真正的消費者,這些合約關係由生產者與接受巨額稅金補助的第三方支付者共同製定。

接下來我稍微說一下自己是如何在未知情況下花掉4,000美元的愚蠢故事。我覺得自己好像感冒了,這讓我感到心煩,所以最後我決定去診所現場掛號看醫生。我抱怨著我的胸悶狀態總是不消失。不到幾分鐘,一台心電圖機器就貼上我的胸前,X射線開始掃瞄我的胸部。15分鐘後,醫生告訴我他在我的肺部發現了一個巨大黑點,並詢問我是否吸煙。

當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我臉色鐵青又頭昏眼花,擔心我死了後誰來更新我的臉書近況。醫生要我去做CAT掃描:「急診!」突然間,我覺得好像身處電視影集。我走進專業的醫療公司,一個看起來像工業城堡的地方。接待員向我打招呼,執業護士替我吊上點滴,然後送我到掃描機前,那台機器瘋狂地在我的胸前嗡嗡地旋風。周圍工作人員圍繞著我看不到的圖片,但我能透過一片大玻璃看見那些人的表情。他們帶著嚴肅的神情注視並指著圖片。同時,掃描結果也被送到田納西州的放射科醫生那裡進行檢查。

在我的腦海裡,我已經開始在分配財產給繼承人,希望自己還有時間可以訓練別人接手自己正在做的事。我會將把世界和平和繁榮的最終願望寫在遺囑裡,在那些參加葬禮的人面前誦讀。

30分鐘後,他們聚在一起告訴我檢查結果。什麼都沒有。沒有人能看出任何東西。我的肺是粉紅色的,我的心臟忠實工作,我像以往一樣健康。護士說這可能是診所的X光機需要進行檢修,顯然X光片上的黑點是機器搞的鬼。或許是濾鏡。或許是有人撞到機器。無論如何,我重獲新生,而且我對此深表感激。

阿,不過等等。我跟他們說自己還沒收到任何有關感冒的治療。這位女士跟我說:「喔,那,吃點美清痰(Mucinex)。」

這就是昨天下午1點到5點之間,我用4,000美金買來的東西。或許更多,也或許更少。我真的不知道。

一方面,整個過程相當驚人。速度!效率!神奇的技術!另一方面,這完全不必要。你可能會說,拜託,少抱怨了,至少你還知道。這沒錯。但如果這個系統真的關心成本,我不能完全肯定這種事還會發生。會不會出現質疑,認為這種掃描是超出症狀考量的過度處置?

許多人在這個系統中受益。你可以說我受益。但代價是什麼?成本是否與獲益成正比?這個系統似乎不認為這需要考慮。而直至目前我能看到的醫療改革建議,都旨在普及化我所經歷的醫療經驗。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雖然這種嘗試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最終它的下場就像其它類似方式一樣:成本暴漲和普遍的停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