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讚美旅遊陷阱|In Praise of the Tourist Trap


文:吳莉瑋
圖:Express Monorail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It's a Jetsons World: Private Miracles and Public Crimes》書中的「In Praise of the Tourist Trap」,Tucker總是能用輕快的文字,悄悄顛覆原先對於許多事物的刻板印象,這次是「旅遊陷阱」店,唔…當我們身為異地遊客時,這些廉價飾品確實提供了相當方便的「紀念服務」,說實在地,他們也沒逼你買,只要有滿足需求,那就是一場好交易。

讚美旅遊陷阱|In Praise of the Tourist Trap

作者:Jeffrey A. Tucker
譯者:吳莉瑋

我現在人在佛羅里達州,參加Mises Institute主辦的活動,這趟麥爾茲堡之旅,意味著穿行機場的光榮微文明,充滿商業和豐饒的烏托邦。在機場,你可以在方圓20英呎內找到西班牙和泰國餐廳、找本書看、來杯星巴克、吃條墮落的肉桂捲、在高級男裝店裡假裝自己身在英國薩佛街、來場按摩或喝一兩杯馬丁尼,享受高級生活。

你說這都是純粹幻想,畢竟,這不過是個愚蠢的機場。我說:有什麼關係?他們有我們想要的東西,有什麼理由不喜歡?難道我們應該要比較喜歡一些像監理站那樣的荒蕪建物嗎?你也知道如果由政府負責的話結果就是如此。謝天謝地,我們有自由企業來讓生活變得更有趣。所有的商業機構都致力於兢兢業業地為你、我還有每一位遊客服務,用最便捷的方式滿足我們的需要。這和政府完全相反,譬如,交通安全局(TSA)。

啊,那「旅遊陷阱」又怎麼說?一些商店專門用廉價飾品以當地文化高價行銷。恩,這就是他們運作的方式呀。你坐飛機到達拉斯去,看到一間帽子店,賣一堆帽子、俗氣皮帶、響尾蛇尾巴,還有你可以想像到的每種品種的仙人草凍。竟然有商店敢用人們對德州相關商品的瘋狂欲望賺錢!

但是,你知道嗎?事實證明,德州的人真的會戴那種帽子。他們真的會戴。而且那些響尾蛇都是真的。牠們總是在令人意外的地方亂爬,這些事情像緬因州或新加坡那些地方才不會有。所以,是的,這些都是德州的獨特事物,這些看起來像垃圾的東西。這些是將德州文化的精髓體現在消費商品上。而且,事實證明,人們也真的想買這些東西。

想想,你有多常去到一個怪地方,拒絕購買當地廉價小飾品後回家超級後悔?或許,如果你回到芝加哥的家後,會想要拿一些仙人掌凍跟響尾蛇尾巴給自己的朋友看看?這些商店確實滿足了一些需求。讓我們可以體驗當地文化,而且不用花太多工夫就可以帶回家當紀念。

我到達麥爾茲堡後看到的第一間店,裡頭有賣看來超夢幻的貝殼,5個只要10美元。我買了一個大海星、一個沙錢、一些花哨的寄居蟹殼,還有從海床取出來的長長尖尖的東西,最後還多買了一個貝殼因為有個不錯的搭配特價。可能你會說這種採購很愚蠢,我可以去海灘走一走,就算裝一桶滿滿的貝殼都不用錢。

雖然可能是真的,但我不會去海灘散步。我會在酒店的房間裡寫部落格,然後很高興地分享我有滿滿一箱超酷的貝殼。

我還沒有提到最棒的發現。告訴我,下面的東西你有見過嗎:鱷魚頭!它沒有很大,只是一隻小鱷魚,不過它是真的,上頭還有牙齒。而且它只要14.99美元。我把這個當成以物易物。我從沒見過鱷魚頭,而且也永遠不想見到血淋淋的真實鱷魚頭。有人去做了這些麻煩的工作,斬斷牠們的頭、冷凍、乾燥或有的沒的處理,再上頭塗一些亮光漆然後包裝起來,終於運到機場的「旅遊陷阱」店販賣,最後賣到我手上。

我現在有個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寶藏可以帶回家,而且我不用去沼澤冒著生命危險。你說,我是一個騙局受害者、一個為了毫無價值的東西掏錢的天真遊客?我被一個專門騙外地人的貪婪商人占便宜?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真的,在我看來,「旅遊陷阱」店給了我正想要的東西,而我深深感激。

隨著旅行次數越來越多,我越來越覺得不該去懷疑這些當地商店。我在羅馬買了教宗祈禱過的念珠。我在麥加買了一些天堂的門票。我在紐約買了大蘋果T恤。我在巴黎買了一個超小艾菲爾鐵塔模型。我在俄羅斯買到裡頭套了一層又一層的娃娃。我在匹茲堡的時候陶醉在啤酒和鋼鐵裡。

這些廉價飾品都為我們而做。我們應該替可以擁有這些的前景而感到開心。如果這樣會被訟棍給壓迫,我們甚至可能消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