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淺談供給面學派|A Walk on The Supply Side


文:吳莉瑋
圖:Pebbledash Grey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 Walk on The Supply Side》,簡單介紹了供給面學派的基本觀點,還有該學派提出之經濟學主張彼此相衝突的地方,並扼要評論此種主張的「民粹性質」,以及供給面學派是如何因為「政治正確」,而廣受大眾與政府的好評。

淺談供給面學派|A Walk on The Supply Side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編制經濟史學家,對從斯密(Smith)、馬克思(Marx)到馬歇爾(Marshall)等人展開的經濟思想史,迫切需要找出一個放在最後一章的偉人,將經濟科學結束在最後的救星與最終頂點。他們最後的選擇共識,當然,是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但他的通論(General Theory)已經有半世紀歷史,而經濟學家已花了一段時間,替最後一章尋找新的候選人。

有一段時間,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曾短暫受注目,但他的問題,是他的理論大部分是在凱恩斯的通論之前完成。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和貨幣主義持續的時間長一點,但也遭遇兩個嚴重缺陷:(1)缺乏一個偉大的、綜合性的理論(2)貨幣主義和芝加哥經濟學派事實上是同一個理論,早在凱恩斯主義時代之前,就被歐文.費雪(Irving Fisher)、法蘭克.奈特(Frank Knight)和他的同事在芝加哥大學所推敲錘鍊。

從凱因斯以後就沒有新的可以寫了嗎?

從 1970 年代中期以來,至少有一個學派的思想提供了全新理論的印象標記。而經濟學家就像最高法院一樣跟從選舉結果,「供給面學派」成為值得關注的理論。

供給面學派是由當代經濟學學生,在缺乏重要論述甚至是主要領導者,且操作者之間也幾乎沒有一致共識的情況下發展。但是,它能讓高明的媒體得益又能讓政客和智囊團方便取用。它已經開始進入經濟史作品的最後一章。

供給面學派的中心主題,是大幅的所得稅率削減可以增加工作與儲蓄的動機,從而增加投資與生產。這種假設下很少人能例外。但這隱含其他問題。至少在著名的拉弗曲線(Laffer Curve)世界裡,降低所得稅率被視為政府赤字的靈丹妙藥;大幅削減稅率將增加總稅收,從而平衡預算。

然而,沒有任何證據能證實這種說法,事實上,真實情況可能完全不一樣。不能否認,如果所得稅率由 98% 降為 90%,或許有可能會增加總稅收;但在我們目前所處的較低稅率,這種假設沒有任何保證。事實上,從歷史看來,增加稅率常伴隨總稅收增加,反之亦然。

供給面學派比自吹自擂的拉弗曲線有更深層的問題。供給面學派並不關心政府總開支與赤字。供給面學派不在乎會把資源從私營部門轉到公共部門的政府開支是否需要緊縮。

他們只關心稅收。事實上,他們對赤字的態度接近老凱因斯主義-我們只是欠自己錢。更糟的是:供給面學派希望維持目前龐大的聯邦支出。就像民粹主義者所宣稱的,供給面學派的基本論點是,人們希望維持目前的消費水平且人民不應該被拒絕。

比起供給面學派對消費的態度更令人疑慮的,是他們對貨幣的觀點。一方面,他們說他們支持「硬通貨」並提倡以「金本位」來終結通貨膨脹。另一方面,他們對美聯儲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的持續攻擊,不是他的通膨政策,而是「貨幣緊縮」削弱經濟增長。

總之,這些自稱「保守的民粹主義者」,在他們對通貨膨脹與廉價貨幣的獻身精神下,開始聽起來像老式民粹主義。但是通貨膨脹與廉價貨幣要如何以他們倡導的金本位達成?

這個問題的答案,隱藏著供給面學派看似矛盾的關鍵。他們倡導的「金本位」只是沒有實質內容的煙幕。銀行不需要供金幣兌換,美聯儲擁有權力修改黃金美元的含金比例,作為微調經濟的工具。總之,供給面學派所希望的不是老式的硬通貨與金本位,而是布雷頓森林體系時代的「假金本位」,該體系在對美聯儲的通貨膨脹與貨幣管理政策的鞠躬哈腰下崩潰。

供給面學派的中心學說揭露在它最暢銷的哲學宣言-裘德.萬尼斯基(Jude Wanniski)所著的《世界的運作方式(The Way the World Works)》中。萬尼斯基的觀點是:大眾永遠是對的。

在經濟上,萬尼斯基聲稱大眾想要一個巨大的福利國家、大幅削減所得稅,以及預算平衡。這些相互矛盾的目標要怎麼實現?答案是拉弗曲線的騙術。在金融領域上或許會再補充,大眾要的是通貨膨脹和廉價貨幣,同時要回到金本位。因此,基於「大眾永遠是對的」,供給面學派提出給大眾他們想要的東西,透過「假金本位」,實現通貨膨脹、廉價貨幣加上穩定的假象。

供給面學派的目標是「民主地」提供大眾他們想要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下,「民主」最好的定義,就如門肯(H.L. Mencken)所言:「民主的理論就是相信普羅大眾清楚認識他們的所需,而且他們任何索求都應該得到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