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透過水果…|By Their Fruits…


文:吳莉瑋
圖:Thomas Hawk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By Their Fruits…》,Rothbard 以加州桃產的最小尺寸標準政策為例,清楚說明將福利國家政府如何以「為消費者、人民好」的名義,實「壟斷、利益分配、傷害市場」之實。這系列討論福利國家各種政策的文章,雖然都是在談美國的情況,但只要內容稍加改名換姓,儼然可適用至其他「福利國家」的現狀,此種權力集中與操弄的技術,其實只是那些政客的跨國式有樣學樣罷了。

透過水果…|By Their Fruits…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羅斯福新政最可怕的特點之一是它的農業政策:以挽救經濟蕭條之名,聯邦政府組織了一個巨大的美國農民卡特爾(壟斷團體)。在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經濟蕭條時期中,聯邦政府強迫農民每畝田只種三分麥,每三隻豬就殺一隻,迫使農產品供應下降進而推動食品價格上漲。左派指責政府強迫農產供應大幅削減造成城市人民挨餓是「美國資本主義」,但問題不是「資本主義」,而是由農產相關企業組成的壓力團體,藉由聯邦政府作為組織者與執行農業卡特爾政策的執行者。這一切以幫助「三分之一的國家」為名,因為羅斯福看見國家三分之一的人營養不足、穿不暖、無家可歸。

自 1933 年以來,羅斯福新政農業政策不斷地持續與擴大,為了追求它可怕的邏輯而不惜犧牲這個國家的消費者,年復一年,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也不管日子是好是壞。但政府在經濟衰退期間粗暴地破壞糧食的做法,理所當然地引起公怒(如果媒體在意的話)。最近的憤怒發生在中央谷地(Central Valley),位於嚴重經濟蕭條的加州。

具體的問題是水果,那些種植於加州但尺寸稍小的桃子與油桃。1930 年代以來,農業局局長替桃子與油桃設定了最小尺寸標準。即使在顯微鏡下,任何尺寸稍微小於或輕於政府設定標準的水果都是非法的,農民必須要依法銷毀,否則就得遭受嚴重罰款。

這並不是說這些尺寸稍小的桃子與油桃滯銷。與此相反:大多數人,包括受過訓練的水果收成工,沒辦法目測其差異,所以他們被迫使用昂貴的稱重和分揀機。據估計,在 1992 年的產季,加州果農被迫銷毀至少五千萬磅的「過小水果」。

因此,全世界最大的桃子農場 Gerawan Farming,被指控違反聯邦法律,因為它沒有銷毀「過小水果」,竟敢將部分的「過小水果」販售到洛杉磯的批發商,再轉手賣到小型雜貨店,讓較貧窮的消費者能以較便宜的價錢購買到尺寸稍小的水果。

關鍵當然是便宜。農業部長並不是憑空幻想出這些惡性規定。根據法規,這些最小尺寸標準由生產特定農產的農業委員會決定。農民們被允許利用政府來組織卡特爾,讓較大較昂貴的水果受到保護,不讓較小較便宜的水果與之競爭。這就像,如果凱迪拉克和林肯可以制定汽車的最小尺寸標準,那麼市場上每款小車都將被禁止。

或許,這個系統最令人反感的,是農業委員會領導人解釋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在追求消費者福祉。油桃委員會八人小組的成員之一 Tad Kozuki 表示:「較小的水果不夠吸引眼光,因此,委員會試圖取悅消費者,並認為對我們水果的需求將上升。」

為了讓「取悅消費者」彌天大謊更上層樓,桃子委員會十人小組的主席 John Tos 嚴肅地指出:「我們是依據目標消費者的要求而銷毀這些過小水果。」他補充,這兩個委員會目前正斥資5萬美元,進行消費者水果喜好的詳細研究。

把錢省下來吧,同志。我可以每次都預測出結果:消費者總是喜歡大桃子勝過小桃子,作為選項,他們喜歡凱迪拉克勝過 GEO。鑑於接受禮物的選擇,意思是無需支付兩者間的差額。而價格,當然,是整個買賣交易的重點。小桃子會更便宜,就像 GEO 會更便宜一樣,而消費者應該要被允許在這些不同等級、尺寸和價格之間進行選擇。

農業局市場服務部蔬果處的副主任 Eric Forman,比卡特爾們多了一份坦誠。他說:「消費者願意花更多的錢買較大的水果,那麼,為什麼要破壞農民的高利潤?」換言之,為什麼要允許農民以「競爭」來「破壞」高利潤,顯然是農業界裡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概念。

為水果問題發聲的,是消費者團體與陷入困境的 Gerawan Farming。消費者協會 Consumer Alert 的執行董事 Scott Pattison,正確地呼籲整個政策制定是「離譜的」。他問道:「為什麼是官僚和農民來告訴我們有沒有市場?」「如果消費者真的不會購買小水果,農民終將放棄運送它們。但我認為低收入的母親會歡迎她們能買得起的較小的水果,當成孩子們的午餐。」Gerawan Farming 的負責人 Dan Gerawan 舉起一顆油桃,冷笑地宣布冷笑:「這是邪惡的、非法的水果。」Gerawan 補充說,政府「贊成銷毀那些窮人的水果」。

「福利國家」的本質是:政府以卡特爾團體限制競爭、削減產量、提高價格,尤其傷害低收入消費者,透過那些政府聘來管理福利國家的技術專家所提供的虛假謠言,假惺惺地偽裝成替消費者著想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