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嬰兒死亡率「危機」|The Infant Mortality "Crisis"


文:吳莉瑋
圖:Joelstuff V3.5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Infant Mortality "Crisis"》,先是釐清所謂嬰兒死亡率危機是怎麼回事,還有政府或者是福利社會主義,是怎麼把披著「應選民要求出面解決問題」的皮,把納稅人的錢花在圖利特定團體的無效計畫上。

我們總是會不斷地聽到旁邊的人呼籲「政府應該做什麼」,但事實上,大部分時候,政府樂於見到問題發生,更樂於聽到這種民眾呼籲,因為這代表著,順應民意又能夠增加預算,說不定還有油水可撈。

雖然,政府除了做不到最初承諾的效果,同時還增加納稅人負擔,順便圖利特定的團體達到政策買票的效果,但是面對焦點容易被轉移的選民,替自己辯護不需要請到律師。

嬰兒死亡率「危機」|The Infant Mortality "Crisis"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我第一次聽到嬰兒死亡率的問題,是去年夏天我花了整晚和一個討人厭的左派談話時,她聲稱,儘管任何有其他方面的考慮,鑒於美國的高「嬰兒死亡率」,美國的資本主義失敗而蘇聯則是成功的。她的進度超前左翼的學習曲線,自那時以後,媒體用各種文章寫著一樣的教義。

首先,我在蘇聯的時候,從蘇聯經濟學家 Dr. Yuri Maltsev 那裡得知,蘇聯用比起提高醫學技術、改善營養或者調整孕婦行為都還要簡單但有效的方法,已經達到低嬰兒死亡率。即:把死亡的統計數據等到超過「嬰兒時期」後才列入報告。顯然,沒有太多人重視「後嬰兒」的死亡率。

美國嬰兒死亡率的記錄又是如何?在 1915 年,每 1000 名活產嬰兒有 100 名死亡,其後,嬰兒死亡率大幅下降,1940 年為 4.7%、1970 年為 2%,到了 1988 年已經降至 1%。嬰兒死亡率自 1915 年以來下跌了 90% 的統計似乎沒能讓集體感到罪惡的美國人產生狂歡。

那麼,為什麼衛生與公共服務部的 Dr. Louis W. Sullivan 譴責美國的記錄「可恥且過高」?為什麼布希總統建議需要 1.71 億美元的產前護理計劃,會被一些國會議員降為 1.21 億美元的預算淨增與 0.5 億美元的移用現有預算?為什麼各方面都假設增加政府開支是必要的?

這個問題看來似乎是因為許多國家已經以更快的速度降低了他們的嬰兒死亡率,使得美國的嬰兒死亡率排名第 22 位,而日本和斯堪地納維亞(北歐地區)的嬰兒死亡率則不到美國的一半。

經濟統計可以幫助我們理解與分析:我們發現,黑人嬰兒死亡率遠高於白人,具體而言, 1988 年,美國的黑人嬰兒死亡率為 17.6%,而白人嬰兒死亡率則是 8.5%。

顯然,嬰兒死亡率的關鍵是低出生體重,黑人嬰兒比白人嬰兒有更高比例的低出生體重率。自 1950 年以來,白人嬰兒的低出生體重率一直保持在約 7%,而黑人嬰兒的低出生體重率一直徘徊約 10% 到 14%。從 1969 年的 14% 開始,黑人嬰兒的出生率被單獨顯示,而黑人嬰兒的低出生體重率自墮胎合法化後下降,直到 1980 年代中期才回升到超過 13%。

因此,關鍵是出生時體重。位於華盛頓的一個左派自由主義「健康宣傳小組」(有誰反對健康?),兒童保護基金會(Children's Defense Fund)的 Christine Layton,對於最近嬰兒死亡率在 1990 年降至 0.91% 的結果只能勉強歡迎。她指出,自 1988 年以來,這種下降是因為早產兒肺部問題的醫療藥物進步,顯然這不算真的下降,因為它不會「對出生過輕或出生過早的問題產生持久的效果」。

但為什麼黑人的低生育率問題持續了幾十年,儘管聯邦政府從 1972 年開始就花錢不手軟地實施廣受歡迎的 WIC 計畫(針對婦女、嬰兒和兒童的特別食品補充計畫)? WIC 每年花費聯邦政府 25 億美元,由聯邦政府額外補貼給州政府。

在左派自由主義的世界觀中,每一個社會問題都可以用政府開支來治愈,而政府認為,黑人嬰兒出生時體重偏低的原因是營養不良,簡言之,是貧困。因此,WIC 提供貧困的美國婦女大量牛奶、奶酪、雞蛋、穀物和花生醬。WIC 已經提供這些食物給一半以上的孕婦、嬰兒、母親和兒童。符合 WIC 資格的家庭,收入必須低於官方貧窮線標準的 185%,且家庭成員必須被正式判定具有「營養危險」。

那麼,為什麼在這二十年間,這些貧困的黑人母親儘管攝取了聯邦政府資助的營養,卻沒有減少低出生體重率或死亡率的問題?為什麼 WIC 唯一的成就是提供酪農與花生農大量的補貼?(我們先把貧困黑人的肥胖率與膽固醇濃度的問題放在一邊)

答案是營養、低收入顯然不是問題的癥結。根據著名營養師和兒科醫生 Dr. George Graham 在華爾街日報(1991 年 4 月 2 日)的一篇文章所言,在美國,低出生體重的關鍵原因,特別是極低出生體量,其實是早產,而營養不良並不會引起早產。相反地,在第三世界國家中,低出生體重主要為營養不良與貧困造成,早產不是主要問題。

與第三世界國家不同的是,在美國,低出生體重造成的高死亡率是早產問題,而不是營養不良。事實上,在幾乎所有人口都是窮人與黑人的牙買加島,嬰兒死亡率實質上低於華盛頓那些收入較高且三分之二受益於 WIC 計畫的黑人。

早產的原因,不是營養不良,而是孕婦行為。特別是吸煙、攝入可卡因和古柯鹼、過往的人工流產、生殖道與胎兒周圍的黏膜感染,而感染問題往往是性濫交的後果。

這些都是左派自由主義者不喜歡聽的事實,顯然聯邦政府的預算也不打算要改善這些情況。左派自由主義者可能會用老是的伎倆「譴責受害者1」來逃避現實。他們錯了。沒有人指責那些嬰兒。



註1:Rothbard 應該是指左派自由主義者,可能會針對他所提出的早產行為主因(吸煙、攝入可卡因和古柯鹼、過往的人工流產、生殖道與胎兒周圍的黏膜感染),以「Rothbard 譴責受害者(孕婦)」來回應。但就如同 Rothbard 所言,在早產問題中,受害者是嬰兒,不是孕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