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布希與杜卡基斯:在意識形態上形影不離|Bush And Dukakis: Ideologically Inseparable


文:吳莉瑋
圖:mohammadali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Bush And Dukakis: Ideologically Inseparable》,Rothbard 將當時總統大選中,布希與杜卡基斯的各種政策擺在一起,細細分析兩黨的政策差異只是修辭不同,實質上都是相同意識形態的產物-凱因斯主義。

布希與杜卡基斯:在意識形態上形影不離|Bush And Dukakis: Ideologically Inseparable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喬治.華萊士(George Wallace)的著名的格言「兩黨差不到一毫錢」,從沒有比 1988 年的選舉更顯真實。

如果我們專注地考慮政策提議的實質效果,而不是他們的用語或媒體形象,這句格言尤其真實。布希和杜卡基斯,都是致力於保護與促進編制現狀的中間派(主流派)。拋開割喉式的負面競選宣傳,兩者都站在「溫和保守派」與「溫和自由派」廣泛又模糊的交會點上。

盧.羅克維爾(Lew Rockwell)在《The Free Market》書中指明,布希與杜卡基斯的首席經濟顧問是老哥們,並幾乎同意對方的所有看法。(事實上,「溫和保守的凱因斯主義」和「溫和自由的凱因斯主義」有哪裡不同?)兩個候選人都不會做任何事來削減政府開支,這兩個人都不會削減已被兩黨與所有的中間派當成美式生活基礎的龐大赤字。

不管是誰當選都將大幅提高徵稅。雙方都會找一些創造性修辭來為加稅命名。杜卡基斯承諾第一步將大幅強制執行徵稅,布希也緊追在後(除了加稅以外沒有別的),雖然布希追隨雷根政府的領導,可以預期出現更創新的華麗修辭替代品。(過去八年已經給我們帶來了:增加費用、增加收入、堵塞漏洞,及以「公平」為名的「稅制改革」)

作為忠心的凱因斯主義者,布希和杜卡基斯提出一些認為經濟將由此成長的愚蠢建議,要來解決財政赤字問題。確實,「成長」將成為未來總統的關鍵字,但是我們不應該忘記,「成長」只是「通貨膨脹」的代碼之一。

作為凱因斯主義者,兩位候選人都可能會擴大貨幣供應量,然後努力透過微調和強制性政策,試圖控制因為美聯儲操弄而導致的通膨物價。事實上,格林斯潘領導下的美聯儲,仿效他的前輩們進行擴張性貨幣政策,今年以來,貨幣供應量(政府部門造假的)以 7% 的年增率極速增加。格林斯潘的通膨政策,加上威脅失控時的謹慎抑制,讓民主黨國會議員感到欣喜,並說他們與民主黨總統樂於與格林斯潘領導下的美聯儲合作。(而且,我相信,反之亦然。)

無論是布希還是杜卡基斯,都能依賴繼續擴大政府權利與對個人和私營企業的統治干預。因此,當「野富豪」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就任總統時,聯邦政府支出佔私人花費的 28%。歷經四年的卡特式狂野花費後,聯邦政府支出大致相同:佔私人花費的 28.3%。而經過八年的雷根「反政府」、「脫離政府控制」政策,聯邦政府支出已佔私人花費的 29.9%。當然,我們可以指望布希和杜卡基斯毫不遜色。

更別提「放鬆管制」的問題,過去十年的主要鬆管改革(民航委員會 CAB、國際規範委員會 ICC)是由卡特政府建立,而雷根政府則大幅增加監管強度,特別是針對並非犯罪之「內幕交易」所進行的猛烈抨擊。

還有民主黨的「保護主義」與共和黨的「自由貿易」,雷根政府是美國歷史上最擁護保護主義的政府,實行「自動出口設限(Voluntary Export Restraint)」與強制性進口配額,為了與高效率的日本企業相競爭,政府還組織了巨大的電腦晶片卡特爾團體。

而農業計畫則更可怕,隨著政府干預與在干預狀態下的再干預,不管發生了什麼事、無論氣候條件如何、不論收成是否「過剩」或是遭受乾旱,納稅人的錢不斷地被掏出以補貼農民,讓農民生產更少的作物給消費者。

布希肯定不會少做,更甚,他承諾加強聯邦政府的「教育」開支(即他和雷根承諾廢除的臃腫低效教育部門),以及增加美國企業成本的法規-所謂的「環保政策」。

總之,我們所看到的是跨黨派的凱因斯主義共識,兩黨的經濟政策與其他方面的政策所差無幾。但未來四年在經濟上的重要危險卻被忽視。

不幸的是,老布希密友且在共和黨政府被提名為國務卿的詹姆斯.貝克(James R. Baker),取代唐納德.雷根(Donald Regan)接任財政部長,將有效率地在國際經濟領域推動凱因斯主義:由世界央行協調的全球性紙幣通貨膨脹,老凱因斯主義的最終目標-由世界央行印發的世界性紙幣單位(不管是凱因斯的「bancor」、懷特(Harry Dexter White)的「unita」,還是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phoenix」)。

然後,世界央行將能透過膨脹「phoenix」並注入各國的儲備金體系,讓各國央行能把負債的金字塔蓋在世界銀行身上。如此一來,整個世界會在世界央行的控制與協調下同步感受通貨膨脹,因此,沒有國家會在通貨膨脹的過程中損失黃金(在金本位下)、失去美元(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下),或是匯兌損失(在弗里德曼的貨幣主義下)。除了智慧的世界央行外,世界上不會有檢核任何一國通貨膨脹的機制。

這意味著,當然,經濟上的世界政府,出於協調的必要性,將帶來一個藏身其後的虛擬世界政府。藉由強大的國際金融聯繫,貝克能夠迅速地朝著這個協調移動,把歐洲甚至是日本央行收編入隊,並協助促成歐洲貨幣單位與歐洲央行,這個新的歐洲貨幣單位將為世界紙幣揭開序幕。

不管杜卡基斯任命誰做內閣,他都不會有(如貝克那般)強大的金融聯繫或是過去四年追踪記錄,所以,杜卡基斯獲勝的話,我所看到的唯一區別是:通往凱因斯主義的經濟世界政府列車將會顯著放緩,也許會完全脫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