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柯林頓學揭密|Clintonomics Revealed


文:吳莉瑋
圖:The PIX-JOCKEY (= pictures retouche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Clintonomics Revealed》,Rothbard 精闢地把柯林頓式思考方式(或說是宣傳內容)補充到歐威爾式「雙重思想(doublethink)」:
柯林頓學是歐威爾式經濟。這是自相矛盾的歐威爾式「雙重思想(doublethink)」;在經典的歐威爾式「自由就是奴役」和「戰爭就是和平」之外,柯林頓學還補充了「政府支出就是投資」和「稅收就是貢獻」。沒有一所學校的經濟思想(甚至是凱因斯主義)會主張在經濟尚未從衰退中恢復時大幅增稅;但柯林頓會。
柯林頓學揭密|Clintonomics Revealed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在強調「笨蛋,問題是經濟」的競選運動、中產階級減稅,並收到新保守主義學者說比爾.柯林頓是「溫和的新民主黨」的保證後,柯林頓學終於開始在二月十七日的預算訊息還有其他如醫療照護等暗語中悄悄揭幕。比爾與希拉蕊所謂的「溫和」,意思和勃列日涅夫(Brezhnev)比史達林(Stalin)「溫和」,或是說戈林(Göring)比希姆萊(Himmler)「溫和」一樣。各位美國先生與美國女士坐好了:我們正走上非常顛簸的旅程。

每一個近代的政權都有遠比其前輩更糟的「學」。雷根學沒什麼好討價還價,它是四個相衝突的經濟思想派別混合,每個派別都抱著對雷根的忠誠努力地想勝過其他三個競爭者。這四個群組,分別是影響力最小且在雷根第一任期內持續不到一年的古典自由主義或半奧地利經濟學派、弗里德曼的貨幣主義、供給面學派,及保守凱因斯主義者。老布希學則是受這四個中最糟的完全主導:保守凱因斯主義者。

(提要:古典自由主義者希望激烈地減支與減稅;供給面學派只想減稅;貨幣主義者壓抑慾望,只要求穩定的貨幣增長率;而保守凱因斯主義者一如往常,追求政府支出與增稅。)

保守凱因斯主義者雖然理論錯誤,至少還是連貫且值得尊敬的經濟學派,也是值得與之進行智力鬥爭的敵人。但這樣的榮譽不能給予「柯林頓學」,它甚至不佩得到「經濟學」的光榮標籤。「柯林頓學」是愛麗絲仙境經濟學、精神分裂經濟學,還有瘋狂調整經濟學。

為什麼說它精神分裂?試想一下:大量地宣傳赤字的恐怖、對未來與下一代的必要「犧牲」,以及幫助縮小赤字的必要。這是用來為消失的中產階層減稅脫罪,並以驚人的中產階級增稅取而代之的藉口。同時,還認為需要巨額增支。為什麼呢?有兩個原因:第一,是要快速啟動剛走出衰退或是仍在衰退中的經濟;第二,為了「投資」已經停滯二十年而需要更多儲蓄與投資的經濟。

這個提案的精神分裂處,在於它假設經濟(或政治經濟)可以分成兩個互不影響的密封艙。一方面,增加稅收有助縮小赤字,而且不會對脆弱又衰退的經濟出現不好的影響;另一方面,刺激消費的政府支出增加顯然不會對赤字有惡化效果!

一旦我們認識到經濟是相互依存的,而這兩部份將相互影響,柯林頓學的荒謬變得顯而易見。大幅增加的稅收將對經濟帶來當頭棒喝:首先,對企業與高收入族群增稅,將削減儲蓄與投資;第二,透過能源稅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費用」(另一種形式的稅),將提高企業成本。較高的企業成本將提高價格,遠高於消費者所預期的溫和增長。較高的能源成本也將計入每一個需要能源生產的產品,尤其將重創鋁與化工業等製造業,以及航空公司等的運輸業。這些都是經濟衰退時受到嚴重打擊的行業。

注意,提高能源稅的效果不只是提高消費者價格。僅管有那些流行的迷思,但增加的成本並不能簡單地「轉移」到售價。這些措施將減弱美國公司在國外的競爭力,導致利潤下降、產量減少、失業率上升,以及更高的價格。

還有,柯林頓提出大幅增加政府開支,將使財政赤字進一步擴大。此外,近代的加稅未曾結束赤字。雷根在 1982 年與其後的增稅、布希政府 1990 年惡名昭彰的增稅,都未曾降低赤字。降低赤字的唯一可行方法,是削減政府開支。

政府開支不會「刺激」經濟,政府「投資」也不會減輕疲軟的儲蓄與投資所造成的長期經濟停滯。美國經濟有兩方面問題:短期而言,我們是仍處於經濟衰退或是非常脆弱、微小的經濟復甦;長期來看,我們仍然受到低儲蓄與低投資造成的停滯痛苦。治癒後者需要更多的儲蓄與投資;但是,和凱因斯主義的秘方相反,治癒前者的方法也完全一樣。

1990 年的經濟衰退,是 1980 年代銀行信貸擴張的必然結果(而不是「貪婪」),政府只有兩種政策能加速經濟衰退的調整過程:(a)不以紓困或凱因斯主義的「刺激」,來干預清算不健全投資的健康過程;及(b)大幅削減政府自己的預算與徵稅。

供給面學派,對於減稅比增稅更能走出經濟衰退並邁入長期增長的看法,是正確的;但他們忽略了重要的一點,政府開支,不論是短期或長期,都在削弱經濟,政府支出是寄生在生產性民營企業的浪費。民營經濟的負擔越大,復甦需要的真正儲蓄與投資的時間就越長。

柯林頓政權試圖以掛羊頭賣狗肉的語義學來解決這個問題:把政府支出重命名為「投資」,就像他敢把稅收重新打標上「貢獻」一樣。在這種欺瞞下,政府支出只是政客與官僚那些非生產性「客戶」的浪費性開銷。

赤字該怎麼辦呢?柯林頓的人主張赤字最大的問題,在於政府把私人儲蓄從生產性投資中借走。但同樣的一批人希望把長期債務變成短期債務來降低利息,這將更頻繁地把私人投資從資本市場中轉移。事實上,非生產性的擠出效應不僅來自於赤字,還有所有的政府開支,畢竟,比起借貸,稅收甚至更粗魯地擠出與破壞私人儲蓄。問題就在政府的稅收與支出。

因此,柯林頓學是歐威爾式經濟。這是自相矛盾的歐威爾式「雙重思想(doublethink)」;在經典的歐威爾式「自由就是奴役」和「戰爭就是和平」之外,柯林頓學還補充了「政府支出就是投資」和「稅收就是貢獻」。沒有一所學校的經濟思想(甚至是凱因斯主義)會主張在經濟尚未從衰退中恢復時大幅增稅;但柯林頓會。

但是,柯林頓的瘋狂中隱含著深意。穿過所有的謊言和矛盾,有個紅色警戒在閃閃發光:政府把增加權力的成本轉嫁到私人市場上。簡言之,柯林頓學在本質上是美式風格的大躍進,不是毛派共產主義而是民主黨的社會主義,往去除列寧主義後的馬克思主義前進。

到目前為止,被柯林頓的常駐宣傳所淹沒的美國公眾,在有錢人會被迫犧牲更多的保證下,似乎願意接受「犧牲」。然而,從長遠來看,美國人的確會因為富人多被徵稅而感到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