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價格管制回來了!|Price Controls Are Back!


文:吳莉瑋
圖:VinothChanda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Price Controls Are Back!》,Rothbard 先列出美國近代以來不斷以慘劇收場的價格管制政策,並表達反對當局(柯林頓政權)正嘗試要對通訊與醫療產業進行的價格管制,最後點出政府進行價格管制的原因並不是要解決問題,而是要製造更多讓公眾以為他們非常需要政客來解救的問題。

價格管制回來了!|Price Controls Are Back!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不可取的想法似乎永遠不會退流行。他們並沒有消失,相反地,他們不斷出現,就像回籠的爛錢或是老日本電影裡的哥斯拉一樣。

價格管制,是把價格控制在低於市場水平,從古羅馬時代就有;在法國大革命中,惡名昭彰的全面限價法令(Law of the Maximum)最該為斷頭台的受害者們負責;在蘇聯,則是殘暴地壓制黑市。在每個時代與每種文化中,價格管制從來都不管用。價格管制總是一場災難。

為什麼蔣介石「失去」中國?其主因從未提及。因為他造成失控的通貨膨脹,然後又試圖通過價格管制來抑制通膨的結果。為了強制實施價格管制,他在上海的公共廣場射殺商人以殺雞儆猴。他因此把最後的支持者推往支持共產黨起義。類似的命運正等著南越政權,他們為了執行價格法令,在胡志明市的公共廣場射殺商人。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選擇性」價格管制不管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價格管理局(Office of Price Administration)試圖執行的「全面性」價格管制也不管用。尼克森總統在 1971 到 1973 年實行工資與部分物價凍結的價格管制不管用,卡特總統之後試圖執行更具選擇性版本的價格管制,同樣不管用。

我的第一份寫作,是替紐約共和黨青年會撰文的未公開備忘錄,譴責杜魯門總統的肉品價格管制。當時我剛從哥倫比亞大學經濟系畢業,剛剛進入研究所,這份文件是為了1946年的共和黨競選文宣。無數的經濟學家都指出,價格管制從來都不管用,價格管制不會抑制通貨膨脹,只會造成供應短缺、配給、品質下降、黑市,以及可怕的經濟扭曲。此外,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會進一步惡化,整體經濟會因應這些惡性管制而調整。

在 1946 年,除了肉價管制外,所有聯邦價格管制都被取消,結果是肉品供應越來越短缺。情況糟到市面上買不到肉,糖尿病患者甚至無法買到肉類衍生產品的胰島素。廣播主持人懇求他們的聽眾寫信給國會議員,要求他們保持肉價管制,他們說,如果沒有價格管制恐怕價格將無限上升。(這個問題被忽略:當消費者連肉都找不到的時候,光價格便宜有什麼用?)

終於,杜魯門總統透過全國性廣播,宣布要終結可怕的肉品危機,他說,實際上,他已認真考慮要把芝加哥的肉品包裝廠國有化,以徵用他們囤積的肉品。但後來他意識到就連肉品包裝廠也找不到肉。然後,在一個很少被評論的發言中,他透露自己曾認真考慮要動員國民兵與軍隊,派兵到中西部的農場裡,捕捉他們所有的雞和牲畜。但後來他無奈地補充道,這個決定「不切實際」。

不切實際?不錯的委婉說法。要是派兵到農場,杜魯門會在他任內經歷一場革命。農民們會準備好槍對抗專制侵略者,捍衛寶貴的土地和財產。此外,那年是國會選舉年,而民主黨在農業州的選區中深陷困境。事實是,老右派共和黨人以「管制、腐敗與共產主義」的口號,在當年席捲兩院國會。這是右翼共和黨的原則立場,其政治上的勝利亦非巧合。

杜魯門不情願地得出結論:唯一可行的方法是取消肉價管制。在他取消肉價管制後過沒幾天,就出現大量供應給消費者與糖尿病患者所需的肉品。肉品危機結束。那價格呢?當然,價格並未漲到無窮大,大概只從不切實際的控制價格漲了 20% 左右。

在這個事件中最應該被突顯的部分反而不為人知:杜魯門總統承認了關鍵點(顯然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短缺」問題純粹就是他執行價格管制的產物。否則要怎麼解釋,他最終得以取消管制來結束這場危機的事實?然而,沒有人提起這次教訓,也沒有啟動彈劾程序。

二十五年後,尼克森總統凍結工資與部分物價,因為當時的通貨膨脹率達到「不可接受」的 4.5%。我變得流彈四發,在我能發表的任何地方譴責這項管制。那年冬天,我在位於華盛頓的共和黨俱樂部(Metropolitan Republican Club)前,與總統的經濟顧問赫伯特.斯坦(Herbert Stein)進行了一場辯論。就在我譴責價格管制後,斯坦說,基本上,價格管制是我的錯,而不是他與尼克森總統的錯。

斯坦就像我一樣,知道價格管制的災難與反作用,但我和其他人一樣沒有做好教育美國公眾的工作,所以尼克森政府被輿論「強迫」實施價格管制。不用說,我並沒有被說服我有罪。多年以後,在他的回憶錄中,斯坦寫著他在大衛營規劃價格管制時,感受到來自急性子威權者的壓力。可憐的斯坦:又一個在美國的受害者文化中的「受害者」!

現在,比爾.柯林頓總統準備進行價格管制。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已經下令美國三分之二的有線電視費率需下降 15%,從而以重擊來管制通訊產業。有理由嗎?自 1987 年解禁,有線電視費率漲幅高於一般性通膨率的兩倍。嗯…所謂平均值的意思,就是通常約有一半的數據比它高而另外一半比它低。那,我們是不是也要建議打擊每個高於通貨膨脹平均值的價格上漲呢?

這確實是柯林頓即將針對醫療照護進行價格管制計劃背後的主因。醫療照護價格的上漲速度超過通貨膨脹。經濟學家們與了解價格管制是怎麼回事的前任價格管制官員們,都對管制醫療照護價格的威脅提出抗議。因此,在 1971 年到 1973 年執行尼克森工資價格管制實驗的傑克森.格雷森(C. Jackson Grayson),警告說:「價格管制會使事情變得更糟。相信我,我一直在那裡…價格管制這招在前四千年中都不管用,而未來也不會。」

格雷森警告說,美國的醫療花費有 24% 是花在政府強加的行政費用。柯林頓的價格管制會導致法規和官僚的增生,它會提高而不是降低醫療成本。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價格管制的主要人物,巴里.博斯沃思(Barry Bosworth)也同樣反應:「我不能相信他們(柯林頓政府)要這麼做。我無法相信他們那麼愚蠢。」他指出,醫療照護領域具有活躍且快速的創新產品與服務,若是實行價格管制將會遭到嚴重受創。

但這些反對意見都沒有用。急性子的年輕柯林頓支持者不介意價格管制是否會導致醫療照護短缺。事實上,他們對此前景表示歡迎,如此一來,他們可以強制實施配給、設定優先次序,並告訴大家多少有多少的醫療照護資源可以使用。此外,就如赫伯特.斯坦(Herbert Stein)發現的,急性子威權者對此感到深深地滿意。我們應該要知道,為什麼這些經濟學家與前任價格管制官員們所做出的合理反對意見都無法阻止他們:只有長期受苦受難的公眾,發起堅定且強烈的抗爭才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