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私有化|Privatization


文:吳莉瑋
圖:Herr Olsen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Privatization》,Rothbard 開心地看到政府開始以出售資產當成平衡預算的手段之一,對於政府難得出現的建設性作為(至少不是把事情搞得更糟),他建議政府應該加速資產私有化的速度,除此之外,我還另外加碼建議,順道解除各種行業的沒用政府管制或獨賣法令吧。

私有化|Privatization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私有化」是地方政府、州政府與聯邦政府近期的流行語。每一個公民課本裡說只有政府能提供的功能,例如監獄,都正被私人企業成功收購,並進一步提高工作效率。終於,時髦的概念有點意義。

私有化本身是一個偉大且重要的事。它的另一個名字是「去社會化」。私有化能夠逆轉我們進行了將近一世紀的致命性社會主義轉化。把資源從政客與官僚等非生產者的強制性部門手中取出,並把這些資源交給自願性機構的創作者和生產者,是偉大的美德。留在私營生產部門的資源越多,那些寄生在生產者身上且降低消費者生活水準的負擔就越少。

狹義而言,私營部門永遠比政府更有效率,是因為私營部門只能靠高效率地服務消費者來取得收入。效率越高,收入與利潤就越高。相反地,政府部門的收入與效率或者是服務品質無關。政府收入是強制性地從納稅人身上提取,或透過通貨膨脹榨取消費者的口袋。在政府部門裡,消費者不是預計要服務或拉攏的對象,他們並不受歡迎,因為他們會「浪費」由官僚機構擁有或控制的資源。

在私有化過程中一切都是公平的。社會主義者曾爭辯說,他們希望做的事,是把整個經濟變成一個巨大的郵局。在政府壟斷的郵政業務帶來許多羞恥的今時今日,再沒有社會主義敢這麼認為。有個標準的說法是,政府只應做一些「私人公司或公民不能做」的服務。但是,他們不能做什麼?現在由政府所提供的每一種商品或服務,不管是現在或是以前,都成功地由民營企業提供。另一種說法是,有些「過於龐大」的活動,民營企業難以履行。但是,資本市場是巨大的,而且也有許多企業成功地集資進行需要遠比許多政府活動更昂貴的事業。此外,政府並沒有自己的資本,政府擁有的一切都是從私人生產者手中徵稅而來。

「私有化」作為融資鉅額政府赤字的手段,在政治上開始變得流行。的確,赤字不僅可以透過削減開支與增加稅收,也可以透過將資產出售給私營部門來減少。那些曾經嘗試要把政府資產增加來合理化赤字的經濟學家們,現在可以開始要求他們證明(最後市場出價到底有沒有造價來的多),要不就要求他們閉嘴:換句話說,開始出售這些資產來降低赤字。

很好。幾十年來,聯邦政府已經囤積巨額資產。大多數西部州的土地都被聯邦政府限制使用。實際上,聯邦政府扮演著巨大的壟斷者:把大量如土地、水域、礦產與森林等有價值的生產性資產保持隔離。透過資產鎖定,聯邦政府一直在生產率與每個人的生活水準。聯邦政府同時也扮演巨大的土地與自然資源卡特爾集團,限制這些資源的供應量,而將這些資源的價格保持在人為高價。如果政府資產私有化,使得這些資源進入生產系統,那麼,生產力將上升,價格也會下跌,而我們所有的人的實際收入將大大增加。

通過出售資產來減少赤字?當然,讓我們開足馬力。但是,我們必須得不堅持以高價出售這些資產。賣吧賣吧,不管是什麼價格。如果收入不夠結束赤字,那就再賣吧。

幾年前,在自由市場經濟學家的國際集會中,據稱是自由市場倡導者的柴契爾政府工業部部長基思.約瑟夫(Keith Joseph),被問道,為什麼嘴巴總說私有化,卻沒有對被工黨政府國有化的鋼鐵業進行任何動作?約瑟夫爵士(Keith Joseph)解釋說,鋼鐵業在政府手中正在虧損,「因此」無法放到市場上要價推售。此時,有個著名的美國自由市場經濟學家跳了起來,在空中揮舞著一美元的鈔票並喊道:「這裡,我出價一美元買英國鋼鐵業!」

的確。所有的東西都有價格。即使是破產的行業,也很容易能出售其廠房和設備,讓民營企業用於生產。

因此,低廉價格也不能停止政府以私有化來平衡預算。即使以低廉的價格不應該停止在尋求聯邦政府,平衡預算私有化。這些美元將增加,只要給自由與民營企業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