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槍枝管制經濟學|The Economics of Gun Control


文:吳莉瑋
圖:alphadesigne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Economics of Gun Control》,透過柯林頓推動槍枝管制的實際案例,Rothbard 上了一小課政府干預經濟學:(1)費用或者是其他有的沒有的替代性名詞,都是稅的委婉說法;(2)提高企業徵稅將導致成本提高,造成供應減少,打擊消費者的購買,最後讓被提高徵稅的產業委縮;(3)營業稅增加會受到大公司歡迎,因為這種全面性措施可以提高企業經營門檻,替競爭力低落的大公司趕走新興小企業,製造卡特爾集團;(4)規模較大的公司,透過鼓吹政府干預、管制,能卡特爾化整個產業;以及(5)福利國家不斷擴大的主要原因,是干預主義理論家與各產業的大公司所組成的致命聯盟。

槍枝管制經濟學|The Economics of Gun Control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最近爭議持續不斷,討論柯林頓總統是「花稅派」老民主黨(社會主義)還是「中間派」新民主黨。中間派的新民主黨概念,一般都被認為很模糊,不過最近有兩個新民主黨的例子,看得出來,到目前為止,新舊似乎沒有什麼區別。

第一個例子,是柯林頓的集體主義「國家服務」計劃,讓納稅人提供大學教育給被選定的青年。作為回報,這些青年得志願參加政府或社區瑣細無用又浪費的工作,從某種程度上,這些工作比起讓消費者真正受益的私營部門工作具有更高的道德優越感。

第二個例子,證明柯林頓先生「不新」的主要證據,是他強調對抗犯罪。但他的犯罪控制,似乎包括所有其他的實物,除了真正的問題之外:犯罪者。相反地,他禁止或嚴格限制一些物品,例如象徵性暴力(玩具槍、「暴力」的電玩、卡通動畫片和其他軟體),以及可能會被用於犯罪或自衛的武器。

到目前為止,槍枝是新禁酒主義傾向者最喜歡的目標。接下來我們可以他們開始攻擊刀子、石頭還有棍棒嗎?

柯林頓政府最新的槍支管制計畫,提供了一個具有啟發性的政府干預經濟課程。到今年為止,如果你想成為有牌的槍枝經銷商,你只需要支付每年 10 美元。但是,「布蘭迪法案」將聯邦牌照費一舉提到每年 66 美元,增長超過五倍。即使如此,財政部長勞埃德.本特森(Lloyd Bentsen)還是不滿意,他建議把牌照費提高到十倍以上:每年 600 美元。

牌照費大幅上漲,最引人注意的,是本特森宣佈他很歡迎高額牌照費將會卡特爾化槍枝零售業。本特森根據前者的不當結論,抱怨說,全國有 284,000 的槍枝經銷商,比麥當勞餐廳的數目多上 31 倍。

那又怎樣?這個愚蠢的比較基礎是什麼?為什麼不比較所有餐廳的總數呢?或者所有的零售商店?還有,誰能決定什麼是槍枝經銷商、麥當勞、鞋店還有其他零售店的最佳店數?在自由市場經濟中,是消費者在做出這個決定。本特森或任何其他政府規劃師有什麼資格來告訴我們應該要有多少數目的商業機構?他們又是在什麼基礎下做這些選擇呢?

本特森繼續宣布,這麼多槍經銷商的原因是因為牌照費太便宜。毫無疑問。如果我們對零售商店收許每年一千萬美元的牌照費,我們也許能夠剝奪美國消費者所有的零售商店。

本特森在提案中興高采烈地估計,如果把牌照費提高到每年 600 美元,會有一些經銷商放棄續照,而能減少 70% 到 80% 的現有槍枝經銷商。全國聯邦牌照槍枝經銷商協會(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Federal Licensed Firearms Dealers)報告說,槍枝經銷商因為上漲的牌照費而分成兩個陣營:那些能承受上漲的大經銷商,支持牌照費增加,因為這有利於替他們把規模較小的競爭者趕走。而那些會被趕出市場的小經銷商,當然是反對該計劃。

事實上,本特森計劃明確訂出條款,那些透過零售商店銷售的大經銷商,他們是「正牌」、「合法」的槍枝經銷商,而規模較小而那些在家裡或是在車上銷售的經銷商,在某種程度上是非法的,必須停業。

除了費用增加,財政部還希望擴大它認為比較成功的紐約市試辦計畫。在那裡,城市警察和惡名昭彰的美國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Bureau of Alcohol, Tobacco, and Firearms)的凶狠官員,會「訪問」每一個申請槍枝牌照的申請人,解釋法律並詳細詢問銷售業務的細節。這些嚇人的「訪問」,導致 90% 的申請被取消或拒絕,相比於先前的 90% 批准率。

從這個計畫及它的論據中,有幾個教育性的課程。

首先,牌照「費」是一種「稅」的委婉說法,單純又簡單。

第二,增加稅收阻礙產品供應,並導致部份公司倒閉。沒有說出來的推論,當然,是較低的供應量將提高價格,並打擊消費者的購買。

第三,營業稅增加並不像一般假設那樣,一定會受到納稅企業的反對。與此相反,規模較大的公司,特別是競爭力低於規模較小開銷也較低的競爭對手的那些大公司,將因為針對全產業提高的固定費用而受益,因為較小的公司可能無法支付這些費用而被趕出市場。

第四,我們在這個例子中,可以看到增加稅收與政府管制的背後勢力:透過這種干預,特別是規模較大的公司,將卡特爾化整個產業。他們希望削減產品供應與供應商數量,從而提高價格和利潤。

在槍枝管制的鬥爭中,這項措施的背後力量是自由主義的反槍理論家與大型槍枝經銷商,這是一個完美的例子,用來解釋福利國家不斷擴大的主要原因:自由主義理論家與各產業的大公司所組成的聯盟。

對於增加費用最荒謬的論點,由本特森還有參議員比爾.布拉德利(Bill Bradley)所提供,後者莫名其妙地被一些華盛頓的智囊團當成自由市場的冠軍歡呼。他們說,費用必須要提高,以支付政府機構為此措施的花費,去年政府耗資 2,800 萬美金但只有 350 萬美元的費用收入。是的,對於本特森跟布拉德利這突如其來的關懷,當然,還有一個更好的方法,可以節省納稅人的錢:完全取消槍枝經銷商牌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