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航空業再監管的幽靈|The Specter of Airline Re-Regulation


文:吳莉瑋
圖:ecstaticist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Specter of Airline Re-Regulation》,此文解釋了為什麼會出現班機壅塞與意外頻傳,原因乃是政府機場服務的不合理定價與空中管制服務壟斷的結果,並揭露呼籲監管的背後動力乃是親卡特爾的主張,再次主張鬆管的自由不能走回頭路,最後也提出解決航空堵塞的建議,私有化機場與空中管制服務。

航空業再監管的幽靈|The Specter of Airline Re-Regulation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沒有理論的經驗主義是在蘆葦上建立搖搖欲墜的自由。如果管制航空系統「不管用」,而放鬆管制似乎有點用,那萬一數據被風吹偏到另一側會發生什麼事?近幾個月來,擁塞、延誤、一些戲劇性意外,航空公司間接二連三的破產與合併,讓那些從沒接受放鬆管制的國家主義者與既得利益者心頭一亮。從而呼籲航空業再監管的叫喊聲已不脛而走。

航空業鬆管始於卡特政權並在雷根手上完成,幅度之大讓民用航空委員會(CAB)不是簡單地削減或限制,而是廢止。CAB從成立之初就開始卡特爾化航空業,一方面設定遠高於自由市場水準的固定費率,另一方面嚴格限制新成員加入航空業與授與少數受青睞公司選擇航線的特權來實施供應配給。一些航空公司獲得政府特權並人為性提高票價,而競爭對手不是被阻止進入該領域,就是收到CAB回絕他們繼續操業的申請而歇業。

放鬆管制有趣的一方面,是專家失敗地預測自由市場的實際運作。沒有運輸經濟學家可以預測到輻射狀交通系統迅速崛起。但一般的市場運作則符合自由市場經濟的見解:市場競爭加劇、票價下降、消費者數量增加,以及航空市場瀰漫著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折扣與優惠。幾乎每週都有新的航空公司進入該領域,而舊的與低效的航空公司破產並出現公司合併,航空市場經過幾十年的僵化政府卡特爾後,快速轉移到高效率且符合消費者需求的服務。

那為什麼還出現再監管的攪和?(撇開前卡特爾或希望加入特權世界的準卡特爾。)首先,很多人忘了,競爭有益於服務消費者與提高效率,但它讓官僚與低效率無處遁逃。經過幾十年的卡特爾,低效率或那些沒能適應競爭風氣的航空公司不可避免的會倒閉,但這也是好事。

洗牌和兼併也恢復了那些準卡特爾們精心培育的古老謬誤。由於航空公司數目瘋狂地下降,因此,我們正在「回歸」到CAB時期的「壟斷」。難道不需要一個新的CAB來「執行競爭」?但這忽視仰靠政府特權的壟斷或大企業,與在自由競爭下取得主導地位的企業,這兩者間的關鍵區別。政府維護的企業必然低效且是進步的負擔,而自由競爭的「壟斷」企業憑藉的,是相比現有或潛在的競爭對手,具有高效率、低價格與更好的服務。就算是荒謬地幻想世界上只剩美國而沒有其他各地航空公司出現自由競爭,避免政府干預這個自由市場公司仍至關重要。

請注意,簡言之,親卡特爾所說的是:他們說政府施加強制性的低效率壟斷非常重要,要避免未來一段時間在自由競爭下可能出現的高效率壟斷。以此觀點著眼,我們可以看到,除了對那些卡特爾外,呼籲再監管與卡特爾化一點意義也沒有。

事實恰恰相反,現在最重要的是將鬆管擴大到歐洲領域,並結束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這個國際卡特爾。IATA嚴重損害歐洲的內部運輸,把航空公司的票價保持其高無比。

那些飛機壅塞、班機延誤還有意外頻傳等放鬆管制下不受歡迎的副作用呢?首先,典型的競爭會降低票價,並將航空旅行帶到遠比以前廣大的大眾市場。因此,這意味著,我們這些以前只會坐滿飛機一半或四分之一的商務旅客,現在要面對的是坐滿飛機的學生、帶著所有財產的遷徙民族,還有喧鬧的嬰兒。但是,如果放鬆管制結束昔日的高尚空中旅行,使空中旅行變得更實惠,那麼,我們這些想要回到舊時代高尚設施的人,只需要支付頭等艙的價錢或者是租賃自己的飛機。

班機延誤、意外事故與事故危機則完全是另一回事。他們只是因為鬆管後的自由競爭刺激而造成。這些日益增加的活動已經達到某個瓶頸,這個瓶頸是由政府造成的而不是自由,而這些政府殘留的影響不僅導致還加劇了問題。

主要困難點有兩個。一個是在這個國家中沒有私人擁有與經營的商業機場,這些機場都由各級政府擁有(除了最糟糕的杜勒斯機場和國家機場是由聯邦政府擁有與經營)。政府經營機場的方式就像他們經營其他事項一般:糟。具體而言,政府沒有合理定價的動機。後果就是,政府機場以低於市場價格的方式提供他們的主要服務-飛機降落和起飛的跑道。

結果就是壅塞與尖峰時間的跑道短缺,而它們採先到先得的空間配給政策,更是確保加劇延誤的惡性循環。民營的機場會合理地定價以在最大限度內提高收入,尤其是在尖峰時段,讓航空公司可以購買保證充裕的時隙,並在黃金時段將生產性較低的私人飛機擠出跑道。但是,政府的機場沒有這樣做,為了尊重私人飛機擁有者在政治上的強大遊說,反而繼續補貼跑道的價格。

順利使用航道的第二大障礙,是重要的空中交通管制服務被聯邦政府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國有化。一如往常,政府提供勞動服務的效率遠低於對消費者需求敏感的民營企業。雷根總統早期去工會化的壯舉,讓人忽略了空中交通管制服務仍然掌握在政府手中的重要事實,因此,每個空中旅客都面對著不斷增長的安全威脅。

在所有政府控制與監管的情況下,為了自由的治療是更多的自由。只作一半的鬆管措施遠遠不夠。我們必須有敏銳的洞察力與勇氣進行全面性動作:在航空公司這個案例中,私有化商業機場與空中交通管制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