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打平稅率還是打平納稅人?|Flat Tax Or Flat Taxpayer?


文:吳莉瑋
圖:xJason.Rogersx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Flat Tax Or Flat Taxpayer?》,Rothbard 評論單一稅支持者各種主張的荒謬,以及這些措施即將造成的後果,最後提出相當精闢的譬喻:
我們花錢在稅務律師與會計師身上有個好理由:花在他們身上的錢,並不會比鎖、保險櫃或圍欄更像社會資源浪費。如果沒有犯罪,這種安全措施開支將會是一種浪費,但真實世界中存有犯罪。同樣地,我們付錢給律師和會計師,就像購買圍欄或鎖一樣,因為他們是我們對抗稅收員的守護與盾牌。
打平稅率還是打平納稅人?|Flat Tax Or Flat Taxpayer?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禱詞和散那(Hosannas)注入不分是左派、右派或中間派的學術界,一致歡呼財政部在 1986 年提出的接近理想「單一稅」的計劃草案。(由於該計劃建議三種等級的所得稅率,因此被稱為「顛簸的單一稅」。)

這種幾乎全面性的同意不應令人驚訝,因為單一稅取悅那些喜歡將人們像棋盤上的棋子般移動的學者們,不論其中心思想為何。偉大的 19 世紀瑞士歷史學家 Jacob Burckhardt(雅各布.布克哈特),稱這些社會工程師學者為「可怕的簡化者」。這個標籤完美適用於單一稅支持者軍團,因為他們的主要論點之一,就是清楚又簡單的單一稅,將取代目前令人迷網的稅法,甚至能「在明信片上寫完」。

不幸的是,這個建議僅僅只是孩子氣的天真,而非偉大智慧的結晶。我們這些可怕的簡化者沒能停下來問自己,為什麼現行稅法如此複雜。沒有人會想要為了複雜而複雜。下面是現有複雜稅法的好理由:它是那些無數個人、團體與企業努力地從癱瘓他們的所得稅中掙脫的結果。

而且,相反於那些嘲笑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在追求特殊利益的單一稅學術界,現行的混亂程序一點錯也沒有。這僅僅是那些令人敬佩的人,努力不讓自己辛苦掙來的錢被稅吏搶到肚子裡。

而這些納稅人也已經發現我們那些單一稅學者似乎並未認識的事:有一些事情比複雜更糟糕,其中之一是支付更多的稅。複雜很好,如果它可以讓自己的錢留得多一點。

以神聖的簡單為名,事實上,我們這些單一稅支持者正高興地為無數的個人與企業在以下方面帶來巨大損失:

提高資本利得稅並把它當成所得收入,這將削弱儲蓄和投資,特別是對那些新興且不斷增長的企業。僅管英國課徵高額所得稅,至今仍保持著英國經濟不完全癱瘓的原因之一,就是英國沒有資本利得稅。

取消加速折舊(accelerated depreciation),這將破壞 1981 年允許企業迅速折舊並重新投資的良好稅制改革。這種改變將特別重挫那些已經在經濟困境的重資本「煙囪」產業。

取消或限制清償貸款的所得稅扣除額,並將房屋業主視為具有應稅的「估算」租金收入,即,假設他們是租戶而不是房主的話,本來所需支付的租金。這種針對屋主的雙重打擊無異於政治炸彈,因此它可能不會通過,但這完全是單一稅支持者的打算。不幸的是,那些被課徵「估算」應稅收入的人沒法以「估算」的形式繳稅。他們得支付山姆大叔白花花的錢。

取消油耗津貼,這將是把石油工業推入蕭條的整潔方法。單一稅學者堅持折舊支出和油耗津貼是對資本家與石油或礦業公司的「補貼」。然而,這不是補貼,它們允許這些公司留下多一點自己的錢,這是至少那些親企業的學者們應該相信的。此外,只有所得收入應該要被課徵,而不是積累的財富;對損失的資本價值(折舊或損耗)課徵「所得稅」,實際上是對資本或財富徵稅。

取消未投保之醫療費用或天災事故損失的稅前扣除額。是否有人開始瞭解為什麼經濟學家有時被稱為「無情」?

需要注意的是,與一些福利經濟學家不同,我在任何意義上都非理想「柏拉圖最適」的奴隸(主張政府行動不會造成任何人損失的概念)。我願意提倡可能造成某些人損失但實質上大幅增加自由的激進措施。但這些嚴重的損失只是為了對稱性?

我們只剩下最後一個基於「簡單」的主張:單一稅能讓我們所有人都不用稅務律師與會計師。或許這個誘惑看來強大,但這很荒謬且在許多層面上都不切實際。首先,那些想要「簡單」的納稅人,現在就可以透過填寫簡化稅表實現願望。有三分之二的美國納稅人現在這樣做。

其餘那些與複雜表格抗爭的人只為了以下的理由:少付點稅。第二,對於那些自己擁有企業,包括專職寫作與演講的自僱者而言,報稅任務的複雜性並未減少;我們仍然得在釐清淨營業收益(或損失)的數額中掙扎。這一切都不會在簡化者的統治下改變。

最後,再次重申,我們花錢在稅務律師與會計師身上有個好理由:花在他們身上的錢,並不會比鎖、保險櫃或圍欄更像社會資源浪費。如果沒有犯罪,這種安全措施開支將會是一種浪費,但真實世界中存有犯罪。同樣地,我們付錢給律師和會計師,就像購買圍欄或鎖一樣,因為他們是我們對抗稅收員的守護與盾牌。

很多年前,我的朋友兼導師 Frank Chodorov(弗蘭克.喬多洛夫)在麥卡錫時代(McCarthy era)曾寫道:「逃離政府工作裡共產主義的方式就是逃離這些工作。」同樣的,擺脫稅務律師與會計師的方法就是取消所得稅。這將是甜蜜的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