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又一次通膨性經濟衰退|Inflationary Recession, Once More


文:吳莉瑋
圖:bitzcelt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Inflationary Recession, Once More》,Rothbard 大膽地宣布文章發表當時(1991年)美國已處於經濟衰退階段,並在文末提出奧地利學派的政策建議:
首先,停止當前危機的通貨膨脹部分,美聯儲可以永久停止進一步購買任何資產或降低準備金比例。這將停止未來所有的通膨性信貸擴張。第二,政府可以大幅削減稅項:營業稅、消費稅、資本利得稅、醫療費用、社會保險,還有所得稅(包括上、中、下層稅級)。第三,政府可以削減開支,無處不減的巨幅削減:藉此減少赤字並獲得其他好處。這只是開胃菜。
又一次通膨性經濟衰退|Inflationary Recession, Once More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我絕非全然的「非主流者」,但我有個非主流的指標-提供經濟衰退的合理「先行預警」:每當體制派經濟學家與金融作家都正歡呼著永久繁榮又不會經濟衰退的勇敢新世界來臨時,我知道巨幅經濟衰退將指日可待。

它永遠不會失敗。在傅利曼主義的原型思想-Irving Fisher(歐文.費雪)的領導下,1920 年代後期進入「新時代(New Era)」,宣稱新的聯邦儲備制度將透過精細的微調,帶來不再衰退的永久繁榮。然後發生 1929 年的大蕭條。

而 1960 年代,凱因斯主義體制派說服我們商業周期只是過去放任政策的遺跡:透過凱因斯主義官員明智的微調,將保證出現沒有通貨膨脹的持續充分就業。這些體制派經濟學家對自己充滿信心,甚至取消了學校裡的「商業周期」課程。

為什麼要繞著前現代世界的古物打轉?相反地,他們被換成「宏觀經濟學」與「經濟增長」等課程。賓果!接著到來的不只是嚴重經濟衰退,而是看似不可能的通膨性經濟衰退:經濟衰退和物價通膨第一次在 1973 到 1975 年間同時發生,接著是 1980 到 1982 年間繼經濟大蕭條後最嚴重的雙重經濟衰退。(過去,這種嚴重經濟衰退經常會被稱為「蕭條(depressions)」,但自從語義學靈藥接管後,「蕭條(depressions)」這個用詞因為太令人鬱悶而被取締。)

而現在,1980 年代中後期,雷根政府開始再次向我們保證新的經濟時代已經到來,雷根減稅(實際上不存在)政策的奇蹟加上全球化的技術先進,都向我們保證絕不會出現任何經濟衰退,除了一些特殊產業或地區無關痛癢的調整外。

另一個更大的經濟衰退來了,果不其然,我們正處其中。這些體制派不僅忘記經濟衰退,還特別忘記戰後的通膨性經濟衰退。兩個最糟的世界相結合:失業、破產與活動衰退伴隨著陡峭上漲的生活成本。經過半世紀的凱因斯主義微調(僅管它們貼上雷根標籤,我們至今仍然受到影響),並沒有治愈通貨膨脹或是經濟衰退;它只成功地完成同一時間帶來兩者的壯舉。

每個人都害怕先行判斷是否正處於經濟衰退;每個人都習慣屏息等待國家經濟研究所(NBER)的宣布,這個倍受尊敬的私營機構,透過少數專家組成的商業周期測定委員會(Dating Committee)篩選數據,判斷(如果有的話)經濟衰退是否已經開始。現在的問題是,國家經濟研究所需要在陷入衰退的數個月後才能下定決心宣布我們處在經濟衰退,但此時經濟衰退幾乎都快結束了。因此明顯始於 1973 年 11 月的巨幅經濟衰退在一年後才正式公布;而公布後 6 個月,也就是 1975 年 3 月,我們已走在復甦之路。大多數的經濟衰退都會在一年或一年半間結束,也許這才是重點:這些體制派要麻醉我們,直到經濟衰退結束。

國家經濟研究所之所以要花這麼長時間來下定決心,是因為它認為它必須精確定義經濟衰退發病的初始月份;而這個精確月份神器(所有理知與常識都知道其實沒差多少)所賦予的苦難,是因為國家經濟研究所的整套求取商業周期的錯誤方法,仰賴於精確取得「參考月」,再基於這個特定月份取平均、提前與滯後量。截至目前為止,經濟衰退的前一兩個月內,無論怎麼處理數據都會搞砸國家經濟研究所的所有計算模型。而成功完成國家經濟研究所的計算模型,當然也比盡快搞清楚事實並對外公布來得優先。

看著 1988 年的住房市場、失業、債務清償還有許多其他經濟因素,我願意斷然聲明,我們正處於另一個通膨性經濟衰退。這是什麼意思呢?令人心頭一暖的是看到有一些經濟學家歡迎具有重要功能的經濟衰退,經濟衰退能夠清理不良投資與不健全的債務,從而更快也更持久地替經濟增長鋪平道路。因此,芝加哥大學的 Victor Zarnowitz 說:「經濟承受偶爾的衰退,可能比長期的緩慢增長來得更健康。」泛達管理公司(Van Eck Management Corp.)的經濟學家 David A. Poole,提醒不應出現政府刺激下的迅速復甦,否則「經濟衰退無法獲得足夠的時間進行清算」。歡迎來到奧地利經濟學派!

但目前的體制派(老布希政權加上民主黨的左翼自由派)針對此次經濟衰退所提出的方案為何?異常的是,他們的提案違反所有經濟學派的思想:急劇增加稅收!每個學派:奧地利學派、凱因斯主義、貨幣主義或古典主義都會對這種計劃產生驚恐,這種計畫顯然會惡化經濟衰退,它將降低儲蓄、投資與生產性消費(相比於寄生又浪費的政府消費)。增稅對通貨膨脹沒有任何幫助,但是卻會嚴重加劇經濟衰退;它也同時加重了政府施加在經濟上的無謂負擔。

難道加稅不會治好預算赤字?不,它只會給政府藉口(講得好像他們真的需要似的!)進一步增加造成負擔的政府支出。此外,唯一比赤字更糟的是提高稅收;而增稅只會同時帶來兩者。

難道政府沒法做任何事情來緩解目前的通膨性經濟衰退?政府當然可以,而且很快。(不要說奧地利學派總是不能提供積極甚至是短期政策建議。)

首先,停止當前危機的通貨膨脹部分,美聯儲可以永久停止進一步購買任何資產或降低準備金比例。這將停止未來所有的通膨性信貸擴張。第二,政府可以大幅削減稅項:營業稅、消費稅、資本利得稅、醫療費用、社會保險,還有所得稅(包括上、中、下層稅級)。第三,政府可以削減開支,無處不減的巨幅削減:藉此減少赤字並獲得其他好處。這只是開胃菜。您還認為 Newt Gingrich 強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