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貨幣通膨與物價通膨|Money Inflation And Price Inflation


文:吳莉瑋
圖:Sokwanele - Zimbabwe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Money Inflation And Price Inflation》,Rothbard 比較了雷根政權的「經濟奇蹟」成因與 1920 年代新時代的不同。1920 年代儘管有高速通膨的貨幣,物價仍因生產力大幅提高而保持平穩。但雷根「經濟奇蹟」的物價平穩因素則非生產力大幅提高,而是(1)鉅額貿易赤字受到許多外國人投資美元而平衡,美元因此被抬高後造成進口價格下跌;(2)大量現金美元被留在亞洲或南美洲,作為地下貨幣使用;(3)OPEC 卡特爾集團崩潰,使油價與石油產品落到自由市場水平;及(4)美國民眾相信「雷根奇蹟」因而尚未開始調漲物價,但實際利率其實已經上漲。

與 1920 年代相比,雷根執政時期物價平穩的許多因素都是短暫且一次性的,物價上漲只是遲早的事,事實也驗證如此。

貨幣通膨與物價通膨|Money Inflation And Price Inflation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雷根政府似乎已經達到其「經濟奇蹟」最後幾年的頂點:貨幣供應量以二位數字增長率暴漲,消費者物價則近乎持平。便宜又充裕的貨幣、股票與債券市場蓬勃發展,而物價則保持穩定:有什麼能比這更好?誘導美國人自我感覺良好的總統,真的能廢除經濟法則?奉承和拍馬屁真的有辦法抹去需要根管治療的經濟嗎?

首先,我們以前也聽過這種歌頌。在每個經濟繁榮時期,政客、經濟學家和金融作家總能找到理由,宣稱此時此刻我們生活在新時代,老式經濟規律已經被撤銷,並丟入歷史的垃圾桶。 1920 年代是特別有啟發性的十年,那時我們擴大貨幣和信貸,帶動股票和債券市場的繁榮,而物價則保持不變。因此,所有的專家與政客們都宣布,我們生活在「新時代」,政府握有新的工具來消除通貨膨脹和蕭條。

這些了不起的新工具是什麼?正如 Bernard M. Baruch 在 1929 年春天的一個的採訪中樂觀解釋的那樣,這些工具是:(a)政府和企業間的合作不斷擴大;與(b)「聯邦儲備法」帶給我們財務資源的協調控制和…統一的銀行體系。其結果就是,這個國家充滿「自信」。但同樣也因為這些工具,出現了 1929 年的大蕭條。不幸的是,這兩種工具至今以加重的形式伴隨我們左右。而直到 1931 年堅信於市場與大眾間的偉大自信,對於基本的現實並沒有一點幫助。

問題不只是簡單的歷史。我們有很好的理由說明為什麼貨幣通膨不能帶來無窮的繁榮。首先,即使未出現價格上漲,通貨膨脹仍是一個差勁的主張。貨幣通膨就是假冒與偽造,簡單明了。透過假冒與偽造,這些被創造出來的新貨幣,簡單地將資源從老實賺取資金的生產商手中,轉移到這些造假新貨幣的早期接受者手上,還有這些人所消費的項目上。

假冒與偽造(貨幣通膨)是一種課稅與在分配的方法,將產品從生產者手中轉移到這些造假者與鄰近這些造假者消費鏈的早期生產者手中。即使價格未提高,也不能減輕這種收入與財富強制轉移的發生。事實上,一些經濟學家解釋,物價通膨是遭受貨幣通膨打擊的公眾的一種絕望方法,公眾試著將物價提高的速度追上政府印鈔票的速度,重新拿回經濟資源的控制權。

其次,如果這些新資金是透過銀行信貸的方式產生,那麼這些新資金無可避免地將扭曲生產性投資的模式。奧地利經濟學派或米塞斯商業週期理論的基本觀點,就是銀行信貸所造成的貨幣通膨,會造成資本財的過度投資,尤其是建設、​長期投資、工具機與工業產品。另一方面,消費性產品的投資則會相對不足。此外,由於股票價格和房地產價格代表資本財的所有權,貨幣通膨往往也會造成股票與房地產市場的過度繁榮。在此階段消費物價沒有必要上漲(價格通膨脹)。而這正是 1920 年代發生的事,這種現象欺騙了不熟悉奧地利學派分析的經濟學家和金融家,並哄騙他們相信不可能發生大崩潰或衰退。剩下的就是歷史。所以,最近價格保持穩定的事實,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會受到經濟衰退或崩潰的暴風襲擊。

但是,為什麼 1920 年代價格沒有上漲?因為生產力與商品供應的巨大增長抵銷了貨幣的增加。然而,這種偏移沒能防止崩潰的發展,儘管它確實避免了價格上漲。我們這次的好運氣,不幸地,並非是生產力提高。 1970 年代以來生產力只有小幅提高,而實際收入與生活水平則幾乎沒有增加。

1980 年代抵銷物價上漲的偏移量和 1920 年代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在雷根執政期間,一個 1981 年開始的嚴重衰退持續到 1983 年,當然,這也拖累了價格通膨率。復甦緩慢地開始,在之後的幾年裡,有三個特殊因素壓低了物價通貨膨脹。巨額 1500 億美元貿易赤字,主要透過外國投資者投資美元達到平衡,這也使美元空前高漲,儘管有著龐大赤字,仍壓低了美國的進口價格。

第二個不尋常的因素是許多現金美元被留在海外,亞洲和拉丁美洲一些高速通膨的國家裡,美元被拿來當成地下貨幣,替代越來越不值錢的本國貨幣。第三,OPEC 卡特爾集團的知名崩潰,把石油和石油產品的價格帶回自由市場水平。但是,這些偏移顯然都是一次性的,並迅速走到盡頭。事實上,美元價值下跌,在「復甦」之後與外幣相比下降約 30%。

我們只剩下第四種可以抵銷物價上漲的因素,公眾持有貨幣而非消費的意願增加,因為公眾相信,雷根政府已經發現了經濟奇蹟的秘密,價格絕不會再次上升。但是,公眾並沒有深信這點,因為實際利率(資金利率減去通膨率)上升到歷史最高水平。利率其實受到未來價格上漲預期的強烈影響:預期價格上漲越多,利率就越高。

因此,我們可以預期不久後價格恢復上漲,在公眾開始從「經濟奇蹟」的騙局醒來後,我們可以預期價格通膨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