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柴契爾夫人的人頭稅|Mrs. Thatcher's Poll Tax


文:吳莉瑋
圖:ruSSeLL hiGGs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Mrs. Thatcher's Poll Tax》,Rothbard 分析柴契爾夫人任內所提之「社區收費(community charge)」的失敗原因,拋開人頭稅的概念隱含政府擁有個人的身體的意義不論,此種平等稅制的實施前提,是稅率要普遍下降至每個人都負擔得起(或說願意負擔)的程度,而柴契爾夫人在此處栽的跟斗是她並未強迫地方政府降低總稅收水準,這種作法也導致新的稅率將造成大多數人稅賦增加,其失敗顯得必然,此外,Rothbard 重申幾十年來歐美未出現符合定義的「親自由市場」政權最低標準:全面性削減開支、降低整體稅率和稅收並停止印製貨幣與信貸膨脹。

柴契爾夫人的人頭稅|Mrs. Thatcher's Poll Tax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街頭正在暴亂以對抗討人厭的政府,而警察正逮捕抗議示威者。近日來令人熟悉的故事。但突然間,我們發現這些抗議活動不是針對討人厭的中歐共產黨暴政,而是針對英國的柴契爾政權-自由主義與自由市場的典範。這是怎麼回事呢?在東歐的反政府示威者是英勇的自由戰士,但在西歐卻只有瘋狂的無政府主義者與邊緣龐克族?

三月底在倫敦發生一場反政府暴亂,必須指出的是,那是一場反徵稅暴亂,而反對徵稅的運動肯定不全是壞事。但這難道不是基於忌妒而呼籲對富者多徵稅,並敵視柴契爾新平等稅政策的抗議運動?

不盡然。柴契爾夫人新提出的「社區收費(community charge)」毫無疑問是大膽又引人入勝的實驗。許多化身左翼工黨避風港的地方政府議會,近年來一直在從事一次性消費支出。和美國地方政府情況類似,英國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基本上來自於物業稅(在英國稱「差餉」),以物業價值的一定比例徵稅。

在美國,保守派經濟學家傾向於認為以比例徵稅(特別是所得收入)符合理想與市場「中立」,柴契爾夫人的支持者們顯然明白這種立場的謬誤。在市場上,人們支付商品和服務並非與收入成比例。David Rockefeller(大衛.洛克菲勒)不需要用 1,000 美元買一條其他人只需付 1.5 美元的麵包。相反地,市場強烈地傾向於單一價格:一種產品只有一種價格。確實,如果每個人並非以所得的比例支付稅額,而是每個人都在某時段內支付同樣稅額,將更符合市場「中立」。所有人的稅都應該平等。此外,由於民主的概念是一人一票,看起來這個原則也可以套用到一個人一份稅。平等的投票權,平等的徵稅。

這種對每個人徵稅的概念被稱為「人頭稅」,而柴契爾夫人決定迫使地方議會採取行動,以立法的方式取消地差餉,並以委婉稱為「社區收費」的平等人頭稅取而代之。至少在地方層級上,平等稅取代對富人多徵稅。

但這項新稅有一些深層問題。首先,它仍不具市場中立,關鍵區別在於,市場價格由購買商品或服務的消費者自願支付,而稅(或「費」)則是每個人都被強制徵收,即使政府「服務」的價值遠低於收費,甚至是負作用。

不僅如此,人頭稅徵收的基礎是某個人的存有,而這個人必然常常被徵稅追殺。對每個人徵稅的概念,似乎暗示著政府「擁有」所有的徵稅對象,包括其身體與靈魂。

第二個大問題來自於強迫性。柴契爾夫人想取消物業稅並以代表平等的稅收取代當然是英勇的表現。但她似乎搞錯賦予平等稅獨特魅力的重點。平等稅偉大的地方在於,為了使該稅能被合理支付,在實施平等徵收前,稅額必須要大幅降低。

假設,我們目前的聯邦稅突然變成針對每個人課徵的平等稅。這意味著,一般人,特別是低收入者,會突然發現自己的稅額相較於先前增加約 5,000 美元左右。所以,平等稅的巨大魅力在於,它必然會迫使政府大幅降低稅收與支出。因此,如果美國政府提議對每人徵收每年 10 美元,政府稅收總額每年約 20 億美元的普遍性平等稅,我們都會在新稅制下生活得很好,那些平等主義者才懶得抗議這種稅制會對富人收較少的稅。

但柴契爾夫人並沒有大幅降低地方稅額,而是不設限制,讓地方議會保有像以前一樣的總支出與總稅收水準。這些地方議會,不管是保守黨或工黨,都大幅提高稅賦水平,因此,一般的英國公民被迫支付超過原先約三分之一以上的地方稅。難怪會發生街頭暴亂!唯一令人不解是暴亂竟然沒有更嚴重。

簡言之,平等稅的好處在於它能當成巨額減稅的棒子。為了達到平等而提高稅賦水平是荒謬的:它是逃稅與革命的公開邀請。在實施平等稅的蘇格蘭,逃稅不受處罰,且估計有三分之一的公民拒絕支付。在英國,強制執行徵稅的手法很粗糙。在這兩種情況下,也難怪柴契爾夫人的支持率降至新低。現在,柴契爾夫人的人馬正在談論地方稅率上限,但制定上限遠遠不夠:為了保留人頭稅,基於政治與經濟上的考量,都必須要有巨幅稅賦削減。

不幸的是,此種地區性稅務事件正反映柴契爾政權的特徵。柴契爾夫人與雷根主義的過份類似:以自由市場的說辭來掩護中央集權的內容。正當柴契爾夫人正進行部分私有化時,政府支出與稅收佔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比在她執政期間仍然增加,而貨幣膨脹也導致物價上漲與通貨膨脹。基礎的不滿上升,而增加地區稅賦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在我看來,有資格受到「親自由市場」讚譽的政權,其最低標準是全面性削減開支、降低整體稅率和稅收並停止印製貨幣與信貸膨脹。即使用這種溫和的標準,這幾十年來也沒有任何英國或美國政府能接近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