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平衡預算憲法修正案騙局|The Balanced-Budget Amendment Hoax


文:吳莉瑋
圖:conorwithonen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Balanced-Budget Amendment Hoax》,Rothbard 揭露美國的平衡預算憲法修正案,本質上只是替政客提供掛羊頭賣狗肉的精心偽裝,各種修憲提案版本都具有差不多的重大漏洞,讓政府能夠一如往常地維持巨額支出,而更糟的是,這種不光彩的赤字將受到「平衡預算騙局」的掩護。

平衡預算憲法修正案騙局|The Balanced-Budget Amendment Hoax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這是現代社會中一個象徵意義勝過實質內容的指標性勝利:聯邦政府提交了一份美國歷史上最大赤字的預算,而被國會以憲法修正案強制要求提供平衡預算的解決方案。撇開這種提案的諷刺性來源,修憲案販子似乎沒有意識到,這種導致永久性赤字增長的民主制度壓力,同樣也會在擁有「憲法」獨家解釋權的法院起作用。聯邦法官都由行政系統任命並經國會核准,因此,法院也是政府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

除了普遍性地透過狹義解釋來重寫「憲法」作為治療弊病的靈藥外,各種平衡預算修憲案的版本都存在許多深層問題。最主要的缺陷,是它們只要求未來預估預算的平衡,而不是會計年度結束時的實際預算。大家都應該很清楚,經濟學家與政客們都是專家,專門提交看來漂亮但和未來一年實際現實沒有重大關係的預估預算。對國會而言,平衡預估預算很簡單;然而,實際平衡預算則不是那麼容易。最起碼,這每個修憲案版本都應該要求在每個會計年度結束時平衡實際預算。

第二,透過增稅來平衡預算就像為了治療流感而射殺病人;治療比疾病還糟糕。大多數修憲提案都依稀認識到這個事實,而包括限制聯邦稅收的條款。但不幸的是,他們限制的是稅收占國民收入或國民生產總值(GDP)的百分比。把「國民收入」的概念納入根本國法很荒謬;因為這樣一來,不會有真正的實體,只有隨著政治風向擺動的統計神器。在這種概念下,要大量涵蓋或排除統計數字都太容易。

第三個缺陷再次彰顯把「預算」當成憲法實體的問題。為了讓赤字看起來不要那麼慘,政府把錢花在「預算外」項目的趨勢增加,這些「預算外」項目不會算入公務開支,因此也不會被加到赤字裡。每個平衡預算修憲案都將提供這種對美國民眾進行大規模掛羊頭賣狗肉的解放日。

在這裡,我們必須注意一個令人不安的趨勢:捲土重來的保守派親赤字經濟學家,提議將「資本」項目從聯邦預算中完全排除。這個理論是將政府營運類比民營企業中的「資本」與「營運」預算。人們可能會認為,據稱自由市場經濟學家不會厚顏無恥到把這種概念套用到政府身上。一旦此提議被採用,政府可以愉快地把錢拿去打水漂,無論理由多麼荒謬,只要政府可以把它稱為「對未來的投資」。這是平衡預算修憲案讓所有政客開心的一個漏洞!

第四個問題,是這些修憲提案都允許國會能輕易凌駕條文內容。假設國會或總統違反了修憲案。怎麼辦呢?最高法院有權發令聯邦警力來封鎖整船人員嗎?問出這個問題就等於回答。(當然,因為平衡的是預估預算而非真實預算,這個問題甚至不會出現,因為要違反該修憲案幾乎不可能。)

但是,難道不是半條麵包總比沒有好?難道擁有不完美的修憲案總比沒有好?半條麵包確實比沒有好,但比沒有任何麵包更糟糕的,是一個精心偽裝來愚弄公眾的系統,它讓公眾以為存在一整條實際上不存在的麵包。或者,混合我們的譬喻:裸體的國王真的穿著衣服。

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平衡預算修憲案在多數支持者心中的角色。其目的並非實際平衡預算,因為這會涉及那些體制派、保守派或自由主義者不願考慮的開支大量削減。

其目的是為了欺騙大眾預算正在平衡或是很快就會平衡,然後實際上持續保持赤字。如此一來,將減輕民眾對美元的信心下滑。因此,平衡預算修憲案實際上是供給面學派惡名昭彰的假金本位建議的財政對應版本。在該計劃中,民眾無法以美元贖回金幣,美聯儲將繼續操縱和膨脹,但這些通膨性政策都被籠罩在建立信任感的金斗篷下。

在平衡預算修憲案與假金本位這兩種計劃中,我們會被看似健全的政策主張沖昏頭腦,而一如往常的廉價貨幣與巨額赤字則會在不受檢視的情況下繼續。這兩個案例中,其主導思想似乎就如 P.T. Barnum 所言:「每分鐘都有新的渾蛋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