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凱因斯主義之夢|The Keynesian Dream


文:吳莉瑋
圖:Alexandria Mezzano LaNie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Keynesian Dream》,凱因斯主義者長期以來忽視其理論的破碎,不斷地追求它的終極夢想-國際性協調與控制下的無止盡世界紙幣通貨膨脹。雖然歐元在美國與法國強力運作下成立,但前景仍然不明,身為自由市場的擁護者,我們能依賴的是永遠不會過時也不受權力壓迫的:市場。

凱因斯主義之夢|The Keynesian Dream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一個半世紀以來,凱因斯主義者懷著一個夢想。他們夢想一個沒有黃金的世界,一個擺脫限制他們消費再消費、膨脹再膨脹、選舉再選舉之慾望的世界。他們已經達到各國政府與央行能自由膨脹而不受金本位限制與約束。但是,他們仍然感到惱火,雖然各國政府能自由通膨與印鈔票,但卻不能逃出貨幣貶值現實的限制。例如,如果義大利發行大量里拉,里拉將相對於其他貨幣貶值,義大利人會發現進口價格和國外資源價格暴漲。

凱因斯主義者所夢寐以求的,是一個使用由世界央行所發行與控制之單一廉價貨幣的世界。要如何稱呼這個新貨幣單位其實並不重要:凱因斯在 1944 年的布雷頓森林會議建議叫它「bancor」;美國財務部談判代表 Harry Dexter White 建議叫它「unita」;倫敦經濟學人戲稱其建議為「phoenix」。廉價紙幣不管叫什麼名字聞起來都酸酸的。

儘管美國與它的凱因斯主義顧問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主導國際貨幣領域,他們仍未能全面施行凱因斯主義的目標;國家主權間的嫉妒與衝突過於激烈。因此,凱因斯主義者不情願地妥協於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假美元黃金國際標準,在沒有世界央行帶頭下靈活地固定匯率。

不屈不撓的凱因斯主義者,從沒停過嘗試。他們推出的特別提款權(SDR)當成國際儲備貨幣以嘗試取代黃金,但特別提款權證明是失敗的。IMF 的 Edward M. Bernstein 與耶魯的 Robert Triffin 等著名凱因斯主義者,都提出以自己為名的知名計劃,但這些也沒有被採納。

布雷頓森林體系被譽為穩定且永恆的系統將近三十年後,在 1971 年倒塌,凱因斯主義者不得不忍受侮辱的浮動匯率。凱因斯主義的 James R. Baker 自 1985 年接任財務部長以來,美國已經放棄了其停止干預外匯市場的貨幣主義政策承諾,並試圖推動國際貨幣體系的相變。首先,由各大央行協調行動以取得固定匯率。這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實現,剛開始很隱晦但漸漸變得公開;這些主要國家央行選擇某個目標點或區域,例如美元,透過買賣美元來操縱匯率,以保持該匯率固定於某區間。他們面臨的主要困難是該選擇什麼目標,因為,實際上,他們沒有高於市場的智慧來決定匯率。事實上,理想美元匯率的概念,就像某個商品的「合理價格」概念一樣空洞無物。

1992 年即將到來的歐共體,提供了凱因斯主義者一個誘人的惡作劇機會。由現任國務卿 James Baker 領銜的凱因斯主義者,一直在推動由歐洲央行發行的新歐洲單一貨幣單位。這不僅意味著歐洲的國際經濟政府,也意味著 1992 年以後,歐洲央行與美國及日本央行之間的協調變得相對容易,減少邁向世界央行發行單一世界貨幣單位這個長期珍視目標的阻礙。

義大利與法國等通膨主義的歐洲國家,都渴望由歐洲央行所帶來的歐洲範圍內的通貨膨脹協調。而像西德那樣的硬通貨主義國家,則對此種通膨計畫抱持懷疑。你能預期德國將因此抵抗這些歐洲主義者的要求,但他們為什麼不這麼做?問題在於,美國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擁有超過西德的巨大政治影響力,而美國與凱因斯主義的外交大臣 Baker 一直努力推動歐洲貨幣的統一。只有英國令人高興地對這個凱因斯主義的進程丟了幾根扳手。英國以硬通貨為本,並對該提案侵犯國家主權持謹慎態度,同時受到貨幣主義顧問 Alan Wakers 的影響,英國可能無限期地成功阻止歐洲央行。

在最好的情況下,凱因斯主義之夢只是一個長鏡頭。不僅是英國的反對,還加上眾多主權國家間的衝突與摩擦,都可能讓這個夢想永遠無法實現。如果對此夢想的原則上反對意見能被重視,這將令人振奮。凱因斯主義者要的不過是國際性協調與控制下的世界紙幣通貨膨脹,這種不受檢核的微調通貨膨脹將繼續進行到…哎呦!直到世界陷入失控的惡性全球通貨膨脹,不為人知的恐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