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經濟衰退解釋了…|The Recession Explained


文:吳莉瑋
圖:nickwheeleroz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Recession Explained》,Rothbard 再一次把奧地利學派的理論拿來驗證美國在1990年代經歷的經濟衰退,除了踢破那些信奉凱因斯或貨幣主義的體制派經濟學家對於經濟衰退與復甦的可恥失敗預測外,也提出真正健全卻鮮少被實施的政策建議:減稅與削減政府開支。

經濟衰退解釋了…|The Recession Explained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在經濟衰退時對朋友或熟人說「我早就告訴過你!」可能不太客氣,但在眾多意識形態相衝突時,向他們提醒你的成功預測卻很重要,因為政治冷感者或你的敵人都可能攬走你的工作。

對於奧地利學派的商業週期理論而言,肩負這項任務顯得尤其重要。不只是因為我們思想與方法論的敵人總是迅速以(a)沒有希望的尼安德塔人與反動派,和/或(b)追不上時代等理由迅速埋葬奧地利學派經濟理論,更因為許多曾經的朋友與追隨者也開始加入合唱團,跟著附和奧地利學派的理論或許適用於 1930 年代甚至說是 19 世紀,但它肯定不適用於現代經濟。

套用偉大哲學家 Etienne Gilson 的自然法則,奧地利學派的商業週期理論總是生存下來,用來埋葬這些敵人。與凱因斯主義、貨幣主義到各種變種理論的傳統智慧(Conventional Wisdom, CW)相反,奧地利學派經濟理論最近在以下幾個方面戰勝這些主要批評者:

#1:1980 年代的永久繁榮。隨著 1980 年代推移,CW 大肆宣揚經濟衰退已死,成為無須緬懷地過往。永恆繁榮的新時代到來。政府明智的財務與貨幣政策,結合電腦時代與全球資本市場的結構變化,肯定了我們永遠不會有再次衰退,1981 到 1982 年是最後一次的經濟衰退。

我早就斷言,經濟衰退最好的「領先指標」,就是 CW 開始大似宣告商業週期結束與永久繁榮到來時。果然,這不就是,正如奧地利學派所指出的,繁榮的規模越大、時間越長,銀行信貸擴張所帶來的通膨性繁榮造成之資源扭曲與不良投資的規模也越大,清算這些資源扭曲與不良投資的必要性經濟衰退就會更劇烈也更深刻。

#2:通貨膨脹的終結。在 1980 年代的大繁榮期間,CW 還宣布通貨膨脹成為過去。通貨膨脹已經結束、被封印。還是那句話:政府明智的貨幣和財務政策,加上經濟結構的變化及「高效率市場」,保證了通貨膨脹已經完結。然而,通貨膨脹從來沒有真正消失而是全面回復,且通貨膨脹在深度經濟衰退時比在多數繁榮時期更為強大-這是一個肯定的標誌,不僅通貨膨脹仍在,當復甦開始時它還會造成嚴重的問題。

#3:(#1 和 #2 的必然結果。)他們忘了通膨性經濟衰退。自 1973-74 年後,通貨膨脹發生在每個二戰後的經濟衰退期間,事實上,它真正開始於 1957-58 年經濟衰退後接連幾年的復甦。然而每個人,包括每個體制派經濟學家、金融作家與預測家,通通忘記這個通膨性經濟衰退(也稱為「停滯性通膨」)的新現實,在寫文章或發表言論時,都好像未來幾個月內只能在通貨膨脹或經濟衰退之間二擇一。

市場參與者是否能從經驗中學習,是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間長期以來的爭議。無論答案如何(我相信答案是「能」),越來越清楚的是,體制派經濟學家與金融媒體似乎無法進行這種簡單的經驗學習。小伙子們看著吧:從現在開始的每個經濟衰退都將伴隨通貨膨脹。

據推測,這種學習故障的原因,是因為它違反凱因斯主義與貨幣主義經濟學家的基本理論偏見:我們只會經歷通膨性繁榮或經濟衰退,兩者不會同時發生。確實,在沒有正確理論下沒人能真正了解這些事。但剛好只有奧地利學派的理論能預測並解釋為什麼所有的現代世界的經濟衰退都將伴隨通貨膨脹。原因就是:1930 年代廢棄金本位而轉用廉價法幣標準,這意謂著政府或美聯儲能一如所願地隨心所欲創造更多貨幣,不再有任何限制。這種行為並不能消除商業週期;事實上,它使事情變得更糟,在經濟衰退、資產價值下降、破產和失業上頭,再加上通貨膨脹與不斷上升的生活成本。

#4:一般大眾都比經濟學家更早之前知道我們是否處於經濟衰退。體制派經濟學家深陷於他們的統計方法,整套統計方法基於精確定義週期波峰與波谷的基礎,他們需要很長的時間來決定確切的波峰月,例如,目前經濟衰退被定義為 1990 年 7 月。這使得經濟學家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來決定是否要告訴我們這個我們已經知道的事實:我們處於巨幅經濟衰退。

#5:一般大眾在經濟學家宣稱「復甦」不久後,都知道我們正處於經濟衰退。在此,經濟學家出現了一個遠比方法論錯誤還難脫其究的失敗。當經濟學家趕緊告訴我們經濟復甦已經開始時,他們很難再跟我們說,我們最終仍處於經濟衰退。籠罩在壯觀錯誤下,體制派經濟學家,不管是學術界還是政治界,都像當局一樣抱持盲目的樂觀,趕緊向我們保證經濟衰退在 1991 年第三季初已經結束。

在預測復甦時,專業的經濟學警告被可恥地拋到九霄雲外。從1991年中開始,體制派政客與經濟學家拼了命地尋找「復甦的跡象」。「唔…復甦存在,只是很微弱」、「復甦的剛開始總是比較微弱」等等等。最後,到了 11 月,大多數的指數都明顯地越來越差,經濟學家不願意承認他們夏季時的明顯錯誤,開始「雙底衰退」的可能性、「重新陷入衰退的危險」等喃喃自語。看著,我們面對現實吧,把受人尊敬的國家經濟研究院下屬商業周期測定委員會,這個半官方但普遍被讓拱為商業周期的大師們,給通通送上絞刑台吧。

#6:一旦經濟衰退站穩了腳跟,政府沒有辦法用通貨膨脹來逃離經濟衰退;政府只會延緩復甦而不是加速復甦。這是一個只有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吸收到的重要真理。一旦經濟衰退開始進行,凱因斯與貨幣主義型的經濟刺激只會使事情變得更糟:廉價資金、加速貨幣供應量等。但看看所謂反通膨的「鷹派」Alan Greenspan 和美聯儲做了什麼事:只要經濟衰退一經確認,即使通貨膨脹比以往都更糟,他們仍拋棄過往所謂的反通膨原則,瘋狂地削減利率,輕率又枉然地再次以通膨刺激來醫治病馬。

#7:減稅在經濟衰退,或任何其他時間,都是好的。只對凱因斯主義感到驚艷的愚蠢人類學生,其傳統的建議之一是在經濟衰退期間減稅,卻突然採取保守的貨幣主義立場。在這次經濟衰退中,凱因斯主義者聲明:「的確,減稅在理論(?)上是好的,但卻不會幫助我們走出經濟衰退,因為財務政策將導致不可避免的滯後結果。」他們說減稅只在(他們希望的)復甦已經開始後才會生效。那麼,還等什麼?

減稅在任何時候都是好的,尤其從長遠看來。撇開商業週期不說,美國經濟遭受了二十年的停滯,自 1973 年以來,美國的生活水平甚至略有下降。這是現代美國經濟一個非常令人擔憂的特徵。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之一是減稅,越多越好。凱因斯主義主張的減稅,只被用來在經濟衰退其間刺激消費;而奧地利學派主張的減稅,是用來鬆動政府拖累私營部門與生產部門且近年來穩定惡化的沉重枷鎖。

那又該拿赤字怎麼辦?赤字確實變成失控的怪物,但它不應該也不能用提高稅收或保持高額的方式對待。減稅意味著政府開支將被削減,而削減政府開支是治療赤字唯一健全的方式。事實上,只有奧地利學派的理論,即使在經濟衰退期間也主張政府削減開支,以將過度消費的社會開支轉移到經濟急需的儲蓄與投資。與凱因斯主義的神話相反,政府支出並不是「投資」(這是個殘酷的玩笑),它僅僅只是一種浪費的「消費」支出。在這個案例中,「消費者」是那些寄生在生產性私營部門的政客與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