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重返稅收抵免|The Return of the Tax Credit


文:吳莉瑋
圖:Alan Cleaver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Return of the Tax Credit》,美國在 1986 年稅收改革法案中提倡關閉漏洞並刪除稅收抵免,造成大多數納稅人的稅額增加,但希望到來,保守派在自由主義者呼籲大幅補助雙薪家庭的托育服務的絕望中,重新召回曾經被自己的改革法案丟到垃圾桶的「稅收抵免」,Rothbard 期望著,如果可以的話,把「漏洞」擴大到整個稅收制度將有多好。

重返稅收抵免|The Return of the Tax Credit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現代自由主義者以簡單卻有效的方式運作:自由主義者發現問題。這並不是艱鉅的任務,世界上有很多問題等待我們發現。這些問題的根源:我們不活在伊甸園,能實現我們目標的資源是稀有的。因此:65 歲以上有 X(有待社會學研究發現)數量的人患有倒裂刺「問題」,超過兩億美國人有買不起夢想 BMW 的「問題」。發現「問題」後,自由主義研究員檢視它,並擔心它成為全面「危機」。

典型程序如下:自由主義者找到兩三個腳氣病案例。我們會在電視上看到腳氣病受害者的照片,然後被宣傳要戰勝腳氣病爆發恐懼的直接郵件廣告淹沒。十年後,數十億美元的聯邦稅收投入腳氣病研究、腳氣病治療中心、腳氣病疫苗,以及其他有的沒的,然後一項調查結果顯示令人不安的潛在事實:腳氣病數量比以前更多。一些認為聯邦用於腳氣病的資助是在浪費時間、金錢甚至反生產性的觀點,被迅速忽略。相反地,自由主義者記取的教訓是腳氣病的威脅比他想得更嚴重,必須要快速增加三倍的聯邦資助。此外,他指出,我們與腳氣病的鬥爭,已有 200,000 名訓練有素的腳氣病專家,正準備將餘生奉獻給豪華聯邦資助的偉大事業。

那些認為政府沒有義務「解決社會問題」的想法,被說成「不感性」和「缺乏同情心」。一些保守派抓住精明的尾隨策略。他們只好同意:「是的是的,我們也相信所謂社會危機的緊迫性,我們感謝您的呼籲引起我們的注意。但我們相信解決問題的方式不是透過增加政府支出與稅收,而是允許私人和團體以稅收抵免的方式花錢解決問題。」

總之,讓人們保有自己的錢,然後把錢花在倒裂刺、BMW 或防治腳氣病的研究上,社會危機就會得到解決。雖然基本的哲學問題被迴避,至少人們被允許自己花自己的錢,稅會減少而不是增加。雖然人們事實上仍沒能保留他們的錢,但至少稅收抵免是從政府走向私人的值得歡迎的一小步。

然而,一切都在 1986 年改變。保守派加入自由主義者的行列,嘲笑稅收抵免是「補貼」(彷彿讓人們花自己的錢和給他們別人的錢是相同的事情!),並擺稅收抵免當成「漏洞」來拒絕,視為崇高單一稅理想的破口。保守派現在不再試圖盡可能降低稅收,改採統一的「公平」理想,讓每個在社會上的人都受到同樣的痛苦。

1986 年的稅收改革法案,應該要簡化稅收表格並在不改變總收入的情況下帶來公平。但是,當美國人終於穿過稅收表格叢林後,他們發現這一切複雜到連 IRS 都搞不清楚,而且大多數人發現他們繳的稅增加了。而且還沒有稅收抵免來慰藉心靈。

但希望還是有的。自由主義者在 1988 年發現的危機,取代去年的遊民問題還有前年的餓肚子問題,是自由派的骨幹中產階級雙薪家庭無法負擔托育服務。因此,他們呼籲要調用多達數十億的稅金,讓那些收入較低、單薪家庭的納稅人被迫補貼較富裕的雙薪家庭。福利國家正在行動!

在絕望中,保守派並沒有準備要說(a)這個問題跟政府無關,或(b)如果政府廢除最小法定空間、照護執照等規定,托育服務將會更便宜也更豐富間。保守派迎回我們被遺忘的老朋友:稅收抵免。不僅對專業托育服務,也針對選擇在家裡照顧孩子的母親。

讓我們祈禱稅收抵免將全面回歸。然後我們就可以復甦這個失落的策略,不是「關閉漏洞」而是不斷擴大,廣泛地開放,讓每個人都能開著麥克貨車壓過它們,直到整個聯邦稅收制度成為一個巨大漏洞的絕妙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