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車輛戰爭|The War on The Car


文:吳莉瑋
圖:27147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The War on The Car》,談到柯林頓政府研擬的各種車輛管制,實際上是走向更大程度的集體主義,這種自由的被剝奪總是漸進式的,透過各種美其名的口號作為外衣,行限制人身與財產自由之實。

車輛戰爭|The War on The Car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當前政治舞台迷人的特點之一是它的苦澀與幾乎前所未有的兩極化。一方面,最近幾個月顯然湧出的激烈基層民眾運動,根深蒂固地厭惡柯林頓總統這個人、他的思想、他的政治主張,以及所有與柯林頓和華盛頓利維坦(Leviathan)政府相關的事物。

這個運動的範圍廣泛,從農村居民到習性溫和的知識分子與教授,並體現在個人意見、基層活動與民意調查中。

柯林頓政府通常在這樣強烈的流行運動下會看準風向並謹慎行事。離奇的是剛好相反,他們橫衝直撞且考慮不周,從而打造出越來越多的虛擬社會危機和馬克思主義說的「革命形勢」。

柯林頓政府一直試圖壓制對手的言論自由。最近兩個明顯的例子:第一是柯林頓計畫推動法案,將遊說(lobbying)的定義擴大到包括幾乎所有的基層政治活動(這將意味著強制註冊、登記等繁瑣的規定)。幸運的是,這個「遊說改革」法案於眾議院通過後在參議院的「阻撓」下胎死腹中。

其次,是住房及城市發展部(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採取系統性法律行動,嚴厲打擊那些反對公共房屋發展的「無家可歸者」在社區的政治言論與集會自由。HUD 將這種自由的基本政治活動視為「歧視」因此「非法」。雖然HUD在備受輿論強力批評下收回對這些公民的法律騷擾,但 HUD 從來沒有承認這麼做是錯誤的。

最近的柯林頓式極權主義尚未被完全釋放。白宮似乎設立了一個叫做「白宮車輛論壇」委員會的諮詢小組,計畫將在 9 月提交建議。「車輛論壇」的需求源於車輛污染的威脅。

汽油中已經去除那些被妖魔化的化學元素鉛這個事實,或者說,聯邦政府已經犧牲汽車安全來提高引擎燃油效率,對這些人一點用也沒有。安撫激進的大規模集體主義社會運動是不可能的:收益或優惠只是鼓勵他們並養大他們的胃口來要求更多。對於車輛論壇的人也是,車輛污染依然如以前那樣具有嚴重威脅。

車輛論壇諮詢小組包括常出現的嫌疑人:柯林頓的政府官員、環保人士、有同情心的經濟學家,和一些車業走狗。除了對「耗油」的車輛徵收更高的稅外(問:有什麼車是小酌汽油而不是狂飲?),還有些創新的想法正研擬中:

提高持有駕照的最低年齡;

強迫超過某個年齡的駕駛人要放棄駕照;

訂定每個家庭擁有車輛數目的最高限額;

強制執行車輛通勤者的選擇性上路日。

簡言之,汽車強制配給、強迫某些群組停止駕駛、強迫他人停止使用那些他們被慷慨允許擁有的車輛。

如果這不是極權主義,那還有什麼有資格?如果美國公眾會被「奪槍者」激怒,那他們也會等到他們認識到利維坦正來奪走他們的車!

現在,當然,討論了這些想法的白宮助手向新聞界承認,一些「狂野想法」將被委員會夭折。難道這是我們保護自由唯一的依靠?

同時,一如往常,唯一公開批評這些思考來自左派,喃喃說著這些車輛論壇參與者行動速度不夠快。山巒協會(Sierra Club)的 Dan Becker 抱怨:「白宮每嘟噥一秒,就有數百加侖的汙染物被送到空中。」誰知道?也許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萬年局長 Dr. David Kessler 可以發布燃料排放被發現「有毒」,然後政府就可以一夜禁止所有車輛。

我們應該認識到,這場車輛戰爭並非始於發現汙染。對私家車的憎恨在左翼自由派間流行了幾十年。它首次出現於看來似乎是次要的審美觀抱怨:1950 年代凱迪拉克的魚鰭式尾翼。那些攻擊恐怖尾翼的墨水和精力的數量相當驚人。

但左翼自由派很快就出現無關尾翼或污染的抱怨。他們憎恨的是個性化、舒適,甚至是豪華的私家車運輸方式。

相對於鐵路,汽車解放了美國人在集體主義獨裁下的集體運輸:被迫在巴士或火車上摩肩擦背的「交叉式民主」,與主導的固定時間表及固定車站。相反地,私家車讓每個人擁有「王者之路」,他能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也沒有義務要為了鄰居或「社區」清掃。

此外,司機和車輛擁有者能舒適又豪華地擁有這些奇蹟,比他的「民主派」同胞幾小時的擁擠時間更愉快。

因此,系統性私家車戰爭開始,並轉入高擋。如果他們不能直接拿走我們的車,他們可以用燃油效率、汙染、鍛鍊身體等名義,甚至是以美學說服並強迫我們使用更貴、更小、更輕,但是安全性較差且豪華與舒適度更低的車。

就算他們勉強讓我們暫時保有車,他們也可以把駕駛變得更困難來懲罰我們。但現在,柯林頓的人馬們從各方面趨向集體主義,從醫療照護、搶奪槍枝到攻擊言論自由與吸煙者的權利等,都證明他們從來沒有放棄。

與歷屆政府不同的是,他們不知疲倦、無情,什麼都不放過。昨天,「如果你讓他們來搶我們煙或槍,接下來他們就會來搶我們的車」的口號看來似乎荒謬得誇張。但現在,這種前景看來變成合理的政治現實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