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譯作】俄羅斯的黃金標準?|A Gold Standard for Russia?


文:吳莉瑋
圖:Ѕolo via photopin cc

本文意譯《Making Economic Sense》書中的《A Gold Standard for Russia?》,Rothbard 以美聯儲官員 Wayne Angell 與蘇聯央行代表的會談內容反詰 Angell,難道,真的要等到廉價紙幣的狀況變得像當時的盧布一樣糟糕,才有資格或需要迅速回到真正的黃金標準嗎?

俄羅斯的黃金標準?|A Gold Standard for Russia?

作者:Murray Rothbard
譯者:吳莉瑋

在 1989 年去社會化的渴望下,蘇聯找來西方的經濟學家與政治科學家,試圖從資本主義的源泉中吸取智慧。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許多美國與歐洲的馬克思主義學者都高調缺席。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受苦了數個世代後,蘇聯與東歐對馬克思主義的忍耐到達極限;他們不需要那些沒有義務生活在自己馬克思理想裡的不切實際天真西方人。

這些西方滅火員去訪莫斯科的交流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次是蘇聯央行代表與美聯儲官員 Wayne Angell 間的會談,該次會談發表於蘇聯《消息報(Izvestia)》並被摘錄於《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蘇聯央行代表驚訝地聽到 Angell 先生強烈建議蘇聯立即返回黃金標準。此外,不是假的供給面學派黃金標準,而是真正的黃金標準。Angell 說:「你們的政府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是將你們的貨幣單位盧布,定義為固定重量的黃金,且可供蘇聯市民及全世界贖回。」

這並不是說蘇聯央行的人不熟悉黃金標準;只是他吸取了傳統西方智慧,認為黃金標準只能在所有其他的經濟問題已被俐落地解決後的某個模糊遙遠未來恢復。蘇聯的金融專家問 Angell,為什麼首先要恢復黃金標準?

Wayne Angell 替迅速恢復到黃金的重要性進行了具有說服力的解釋。他指出盧布已經完蛋,它在任何地方都沒有信譽。盧布系統性地大幅貶值、膨脹,被蘇聯當局嚴重高估。因此,以馬克或美元供盧布兌換是不夠的。Angell 坦率地解釋說,為了獲得信譽,成為真正的硬通貨,盧布必須變成「誠實的貨幣」。

Angell 繼續說:「我相信,如果沒有誠實的貨幣,就不能預期蘇聯公民對改革作出回應,而背後有黃金支持的盧布,將使得盧布看來像誠實貨幣,並會立刻以可兌換貨幣的身分在國際上流通。」

隨著盧布穩固地被黃金支撐,恐懼通膨的「盧布過剩問題」將消亡。蘇聯公民目前急於盡快消費以擺脫不斷貶值的盧布。但在黃金標準下,盧布的需求將大幅增加,而蘇聯公民也願意延後消費,用來換更多的消費品或西方產品。由於蘇聯工人與製造商渴望透過銷售商品與服務來換得這個具有價值的新盧布,將有更多的產品被製造出來。

然而,如果沒有黃金,Angell 警告說,蘇聯的改革方案可能在猖獗的通貨膨脹與盧布逐步瓦解的打擊下崩潰。

蘇聯央行代表很快就提出重要問題。如果黃金標準如此重要,為什麼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不採用?Angell 答覆的弦外之音很值得注意:美元和其他西方貨幣「至少歷史上具有黃金可兌換性」,使它們能繼續透過布雷頓森林體系,啟動現今的浮動廉價紙幣系統。

那麼,Angell 先生真正的意思是什麼?他實際上在告訴蘇聯央行代表什麼?他的意思是,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政府能夠擺脫對人民強加不誠實貨幣的印象,是因為這些貨幣具有曾經與黃金相關聯的殘餘記憶。

與盧布相反,美元、馬克等貨幣都仍保留著信譽,簡言之,它們的政府仍然能夠欺騙他們的公眾,而蘇聯政府則不再能這樣做。因此,蘇聯必須返回黃金標準,而西方國家政府還不需要跟風。他們仍然可以擺脫不誠實貨幣的印象。

這將很有教育性,問問 Angell 先生,那些眾多第三世界國家,特別是貨幣嚴重裂化與惡性通膨的拉丁美洲,這些貨幣的情況難道不像盧布一樣糟,難道這些國家不該迅速恢復到黃金標準?甚至我們西方國家在尚未遇到註定的惡性通膨之前,難道就不能享受誠實、穩定、非通膨性貨幣的巨大好處?